归于明月

  01
  
  再见到常归月时,是在香港的秋季电子展。姜茶带着西装革履的客人逛展,聊着聊着,竟来到老东家的摊位前。她一愣,柔和的灯光也变得晃眼,再回过神来,正好迎上了常归月温暖的笑脸。
  
  常归月反而没有表现得很诧异,也没有急着要和姜茶相认,而是将目光投向身旁的客人,自然地介绍起自己的新产品。
  
  但是客人并不太能听懂英文,好在姜茶反应也快,迅速向他转达了常归月的意思。就是在那一瞬间,常归月流露出自己的惊喜之情,像是看见自家小孩儿的成长,也感到些许欣慰。
  
  常归月和客人互相交换了名片,不过常归月的名片是由姜茶帮忙收着,等到展会结束之后,她还要再统一整理所有面谈过的供应商的资料信息。
  
  于是姜茶悄悄记下了常归月的联系方式,她并没有刻意删除过对方的联系方式,但是前些年刚离职后不久,她的手机被偷,小偷顺着她的通讯录名单一个一个地借钱,察觉到异样的朋友被拉入了黑名单里,后来她换掉手机和卡号,很多联系号码遗失了。除了老东家的同事,她和常归月并没有别的共同好友,为了避嫌,她也就没再找机会联络她。
  
  展馆的冷气开得很足,姜茶在洗手间补妆的时候一连打了3个喷嚏,于是她扣上了针织外套的纽扣,又将手提包里的丝巾抽出来,系在细白的脖子上。她暗想,原来自己已经不像十几岁的时候能在大冬天里穿短裙出门了,现在的冬天里,只要北风稍微一吹,她就忍不住想翻箱倒柜地找出她的毛衣。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这些年来的确感觉自己在慢慢变老,所以我喜欢和你们年轻人一起工作。”姜茶忽然间想起常归月曾经这么说过,在面试的过程中。随即她将双手烘干,赶回餐厅和客人吃饭并稍作休息。
  
  姜茶是回到深圳之后才重新联络常归月的,说客人希望12月份再来中国的时候能参观一下工厂现场,并且觉得她推荐的新品很有竞争力,说不定能达成下一步的合作。
  
  “我想也许是你也开口美言几句了吧?”常归月温和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此刻仍让姜茶觉得有些错愕。
  
  “客人本来就对公司的产品感兴趣。”姜茶没有正面回答,试图圆滑地一句带过。
  
  常归月没有穷追不舍地问,仍是不紧不慢地说道:“看来这几年来是有在好好修炼。”
  
  “我怕你觉得我多此一举。”姜茶轻声说,在常归月面前她仍显得有些小心翼翼。
  
  “怎么会呢,现在大市场不景气,开发新客户更有难度,如果有人能稍微推动一下客人,也并不是坏事。”
  
  接着,常归月和姜茶又互相寒暄了几句,再浅谈一番失去联络这几年来彼此的状态。但是姜茶没有告诉常归月,那位从日本来的客人其实是她师姐的丈夫,这两年来,都是她带他去逛香港电子展和广交会,替他现场翻译,帮他从中挑选比较优质的供应商,不过,姜茶这么主动地向他推荐一家公司,倒还是第一次。
  
  “那你为什么离开你原来的公司呢?”客人也曾好奇地问。
  
  姜茶看着维多利亚港的夜景陷入深思,晚风清冷,对岸高楼的灯火闪闪烁烁。
  
  02
  
  2014年的冬天,姜茶还是对自己的职业生涯感到十分彷徨的应届毕业生,她化淡妆,穿正装,脚踩7公分的高跟鞋穿梭在校园招聘会的各个摊位之间,深知家中无矿可挖的她可丝毫不敢看轻这场招聘会,递出去不少简历,也收到了几家公司的面试邀请。
  
  当年姜茶第一次见到常归月的时候,是在挤满人的电梯里,她装作不经意地悄悄瞥她一眼,只觉她面容姣好,干练高挑,还以为是气质出众的同龄人。直到常归月出F在会议室,姜茶才知道原来她是外贸部的经理,是从事了10年外贸行业的资深业务员。
  
  每逢年底,公司的人员变动较大,有两位前辈即将离职,公司也计划在第二年开通阿里巴巴国际站,岗位缺口比较大,才决定注入一股新鲜血液。
  
  姜茶大学期间主修商务英语和国际贸易的课程,成绩良好,基本符合外贸跟单员的岗位要求,除了实操经验为零之外,也没什么特别可挑剔的地方。另一方面,公司提供的福利并不太苛刻,看在薪资的份儿上,姜茶也很高兴地上岗了。
  
  起初姜茶和常归月之间几乎没有交集,部门里有一对一带姜茶学习的前辈,有主管,即便她有所疑问也不会直接跳过他们去向她请教。和她同期进来的同事学习能力强,新的工作上手快,隔年春天已经基本摸透了岗位的流程,而她还在埋头加班,不是因为勤奋能干,只是工作效率太低,白天的活儿总积压到夜里才能忙完。
  
  姜茶对于生产车间总是拖延订单交期的问题很是头疼,哪怕是给自己预留一周的缓冲时间,到头来发现这点儿时间并不是很够用。要么是物料供应不上,要么等到物料同时赶来了,生产排程又得重新给订单分个前后。
  
  因此,新人们总在紧张兮兮地给客人道歉,不断思考客人能接受的理由,一边请求能够推迟发货的时间。前辈们似乎对这种事情早已司空见惯,一杯温热的枸杞茶下肚之后,活动活动筋骨,再从容地敲打键盘,写尽量简短的英文邮件,或翻译生涩难懂的长篇客户资料。
  
  同期的同事开始抱怨,明明不是自己的责任,却总要失信于自己的客人,而姜茶沉默不语。当同期的同事开始在工作群里与其他部门的前辈争论对错,姜茶也尽可能避免谈论这种事情。
  
  即便如此,姜茶还是差点儿没能转正,主管对她的意见很大,大抵是不喜她过于迟钝。且不谈吃苦耐劳的品质,在主管的眼中,外贸业务员要有敏锐的触角和丰富的感染力,而外贸跟单员要有掌控订单的格局和灵活的调控能力。
  
  左看右看,姜茶都像是一只笨鸟。
  
  姜茶也是后来听离职的前辈说起才知道,原来是常归月驳回了主管想要辞退她的主张,还说,“我当时做得还不如她呢,再给年轻人一个机会也无妨。”
  
  姜茶不敢想象,平日里要求部门所有人都必须准时参加例会,不允许邮件有任何拼写错误和语法错误,不苟言笑的常归月,竟曾经默默地维护过一个职场新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