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来了个冤大头

  燕子村的村主任刘大路到山上查看小麦长势,让蛇咬了,幸亏一个上山采药的大夫救了他。大夫叫高平安,城里来的,用自采的草药,治好了刘大路的蛇伤。
  
  当听说高平安要在山里待一段日子暂时还没找到住处时,刘大路把他请进了燕子村,拾掇出一间闲置的村办公室,让他住了下来。
  
  燕子村是个贫困村,连个卫生室都没有,村民生了病如果不是什么大病,都自己死扛。现在听说村里来了个大夫,都跑去找他看病。
  
  高平安来者不拒,凡是上门找他看病的,他都耐心接待。村民们都很高兴,高大夫不但耐心细致地给他们看病,还不收钱。不收钱那还不赔死,除非他是大款,可是看样子又不像,因为高大夫平时吃饭很简单,有时就用煎饼就咸菜对付一顿,比有些村民吃的还差。时间长了,大家都叫高平安“冤大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傻子。
  
  村里有个叫温富贵的贫困户,因为上山摔伤了腰,行动不便,因病而贫,家里很困难。听说高平安治病不要钱,就去找他看病。
  
  高平安给他治了几次,温富贵感觉轻松了不少,腰不是那么疼了,也能行动了。这天高平安告诉他,其实他治病是有条件的,就怕温富贵付不起这医药费。
  
  温富贵心里顿时一格登,就说吧,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人家给治好了病再说要收费的事,这手段厉害。这让温富贵心里有点不舒服,可转念一想,看病收费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再说高平安医术高明,没费多少力气就把自己的病治得差不多了,就冲这一点,他要多少钱也得给。温富贵就大着胆子问高平安要多少钱。
  
  高平安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老温,别担心。我这里有3件事需要人去做,你只需从中选一件,做好了,就算是你付我的看病钱了。”
  
  接着高平安说了3件事。一是给乡亲们扫一段村街,长短不拒,只要上街扫就行。二是上山帮他挖一种中草药,不用太多,挖几株就行,只是上山时千万要注意安全,别磕着碰着。三是跟他说说村里最困难的10户人家都有谁,如果觉得10户包不过来,那就有多少说多少。
  
  这也太简单了,一开始温富贵还以为那3件事有多难呢,原来都是些在他看来不算事的事。“高大夫,您是在开玩笑吧?这些事哪能正儿八经地算事呢?3岁的小孩也能做。”温富贵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你看我像开玩笑吗?如果信不过我,你可以试试看,反正这3件事对你来说也不算什么,对吧?”高平安给温富贵吃了定心丸。温富贵半信半疑地走了,不过他还是挺高兴的。
  
  后来,温富贵听说,从他开始,凡是找高平安看病的,高平安都让他从这3件事里选一样去做,顶看病的钱。一时之间,村里经常见有人在扫大街,同时上山采草药的也多了起来。
  
  为了感谢高平安大夫,大伙在做这3件事时,都格外卖力。扫大街时都会尽量多扫一些,而且都会比别人打扫得干净,扫完了都会跑去告诉高平安自己扫了多少;中草药肯定不会只挖几株,每次都会给高平安送去一箩筐;说出来的困难家庭名单,不只是个简单的名字,而是把每家每户的具体情况说得透亮明白。
  
  因为经常去找高平安看病,温富贵渐渐发现了一个秘密,就是每次各人扫了多少大街,挖了多少中草药,还有那些贫困户的名字,高平安都认真地记在一个本子上,不知干什么用,问他也不说。
  
  可是不管怎样,时间长了,整个燕子村环境卫生上去了,大家看着自己打扫的大街,整治好的环境,都很高兴。高平安也收集了不少中草药,有时给村民看病,他也不需要亲自上山挖药了。更重要的,他成了村里的“万事通”,不论提到村里的哪一户,他说起来都头头是道,知根知底,像是说他自己的亲戚朋友一样。
  
  这天,温富贵感冒了,又到高平安那儿看病。高平安给他抓了点药,让他回去吃。这次温富贵选择了送中草药,带去了事先上山挖的一箩筐中草药。让温富贵吃惊的是,临走时,高平安给了他500块钱,说是他这些天以来送去的所有中草药的钱,还有以前打扫大街的辛苦费。他清清楚楚地给温富贵记着账呢。
  
  温富贵没想到自己只是付出了一点点,高大夫还要给他付费,这让他感动得眼里含了泪。他自然是死活不要那500块钱。高平安假装生气:“这钱你不收下,那以后你就别再来找我看病了。再说,告诉你吧,我马上要在咱燕子村建个中药材收购站,既然是收购站,那就得付钱。以后不来看病,也可以上山挖中草药,挖了就送我这里来,我照价全收。”
  
  温富贵高兴坏了,虽说他腰好了,可是他这样的人,一无技术二无手艺,正愁着不知如何脱贫呢,这下好了,燕子村周边山上全是中草药,他有挣钱的门路了。他高兴地对高平安说:“这感情好,只是扫街您还给钱,这个不应该啊。”
  
  “只要有付出、有劳动,就应该得到报酬。你没发现我们燕子村比以前漂亮多了吗?这多亏了上街打扫卫生的乡亲们啊。再说,这钱不光给你一个人,凡是在我说的3件事上做出过贡献的,我都会按我事先记好的账付费。这不是对你一个人的优待,全村人都一个标准,我一碗水端平,一视同仁。拿着吧。”
  
  “那,既然您这么说,这钱,我收下?”温富贵嘴上这么说,可心里还是有点忐忑不安。
  
  “收下就对了。您啊,就大大方方地收下吧,这是您应得的。”高平安高兴地把钱塞进了温富贵的口袋。
  
  自从摔伤腰后,这还是第一次见到钱,温富贵激动得眼里含了泪。他高兴地到外面一说,大伙更吃惊了,给人看病不要钱也就罢了,还给别人钱,看来这个高平安是有钱没处花了,说他是个冤大头一点都不冤枉他。
  
  可是让燕子村的乡亲们吃惊的还在后头呢,在村主任刘大路的支持下,高平安很快在村里挂起了“燕子村中药材收购站”和“燕子村卫生室”两块牌子,他还不定期地从城里大医院请来医生,免费给乡亲们义诊、送药。看样子,高平安这是打算在村里长住啊。
  
  高平安又从别人提供的贫困户名单里,确定了10户最困难的家庭,给他们送去了大米、花生油、面粉等生活必需品,这些东西都是那些来村里义诊的医生们带来的。那10户困难户都感动得眼泪哗哗的。温富贵就在这10户当中,他哭得比谁都凶,他真的被高大夫的举动感动了。
  
  这天,收购站和卫生室挂牌时,全村的乡亲们都来了,刘大路还请来了乡里的歌唱团前来助兴。歌唱团开演前,刘大路走上台,对乡亲们说燕子村成立中药材收购站和卫生室只是第一步,更值得庆贺的是,燕子村要成立中药材合作社了,高平安确定的那10户贫困户可以免费入社,年底分红。
  
  刘大路话音刚落,台下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刘大路等掌声平息后,又大声喊道:“今天再郑重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燕子村有幸迎来了建村以来的第一位第一书记。”说到这儿,他故意停顿了一下,见大家都伸长了脖子,静等下文,他@才拖着长音说,“他就是从市卫生局来我们燕子村挂职的高平安高大夫,不,是高书记高大夫。大家热烈欢迎高书记给我们讲话。”
  
  这时,高平安喜笑颜开地走上了台,刚说了一声“老少爷们”,台下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原来,为了尽快跟村民们打成一片,尽快了解村里的情况,高平安这个第一书记先找到村主任刘大路,让他帮助自己事先隐藏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以“冤大头”高大夫的身份进了村,通过给乡亲们看病治病拉家常,终于摸清了村情民意,给村民们找到了种植中药草治富的好路子。
  
  台上,高平安书记慷慨激昂,讲得实在,台下乡亲们议论纷纷,喜形于色。通过近一段时间的接触和交往,大家都认可了高平安书记。温富贵对身边的乡亲们说:“高书记虽然瞒了我,但他是善意的,我们听他的话跟着他干没错。”
  
  燕子村的乡亲们都点了头,因为温富贵说出了大家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