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聘一个岗位

  金槐村这天突然贴出一张告示,村里要招募一名扫大街的环卫工,每月给开1800元的工资。消息一出,立刻引起了全村人的注意。村民李嫂得了信,更是兴冲冲地往村委办公楼赶。李嫂很想干这份工作,她丈夫在城里打工,儿子儿媳都在乡镇企业上班,她每天就是接送上幼儿园的小孙子,有大把的空闲时间。她想,不就是扫大街嘛,年轻那阵子都义务干,现在每月竟给近两千,这不是送上门来的好事?
  
  不过,让李嫂想不到的是,等她气喘吁吁赶到村主任老金的办公室,里面却早已坐着一个人。谁?孙婶。一开始,李嫂还以为孙婶是在办其他的事呢,所以一进门,她就粗门大嗓地喊道:“金主任,村里不是要找一个扫大街的人吗,这活俺干了!”
  
  谁料,她话音刚落,孙婶却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也亮开嗓门大声道:“要干也是俺干,俺告诉你,俺早来了快一小时了!”一个扫大街的活儿,李嫂和孙婶都争着干,这让村主任老金犯了难。老金想,这活如果按先来后到的顺序选人,肯定没有说服力。
  
  老金闭目沉思了一会儿,终于想出了一个好主意。他笑眯眯地告诉李嫂和孙婶:“这扫大街呢,虽说是个简单活,但要干好,也不是容易的事。既然你俩都想干,那就比赛吧,你们每个人试扫3天,三局两胜制,谁干得好,这活儿就给谁,咋样?”李嫂和孙婶想想,也没啥话说,只好同意了。
  
  第一天,李嫂先干。她把小孙子送到幼儿园后,拿起家里的那把大扫帚,就开始扫起大街来。扫大街,这活儿对她来说太轻松了。大街已硬化,她把大街扫得干干净净,连一片废纸树叶都没有,李嫂觉得,这回赢孙婶是没问题了。
  
  没想到,第二天,孙婶扫完大街后,老金把她们叫到了办公室,对她们扫大街的情况评判说:“这次对垒,是孙婶胜出喽!”李嫂腾的一下站起来,直视着老金道:“为什么呀?拿出依据来,不会是你偏心眼这么说的吧。”
  
  老金一点也不着急,笑眯眯地回道:“我当然有依据了。李嫂,你把大街是打扫得很干净了,可是你知道吗,你把废纸树叶什么的,扫到被硬化的路面以外就不管不问了,可是你知道孙婶是怎么做的吗?”
  
  “怎么做的?”李嫂瞪着大眼追问道。“人家孙婶呀,还把那些扫到硬化路面以外的树叶废纸、小石子什么的,都用簸箕撮到了垃圾桶里,这做法,是不是比你想得更周全?因为你扫到路边的废纸树叶,一旦遇到刮风,就有可能又被刮到了路面上……”
  
  李嫂听老金这么一说,不由得红了脸。不过她想,后边还有两天呢,自己还有翻盘的可能。
  
  第三天,李嫂再打扫大街的时候,不光注意把路面扫干净了,还特别注意把那些扫到一块的树叶废纸,也装进了垃圾桶。她边装边想,哼,谁不会呀,不就是要把它们装进垃圾桶吗,这能难倒谁?注意了这个环节,接下来再评比的时候,李嫂自然是信心满满了。想不到,第四天老金等她们都做完了后,又对她们扫大街的情况总结评价说:“这次扫大街,李嫂有进步了,不光把路面扫干净了,还把扫起来的垃圾,全装进了垃圾桶,和上次比起来,这责任心自然又上了一个档次。”
  
  李嫂听老金这么一表扬,看一眼孙婶,自豪地挺了挺胸脯。
  
  不料,老金“嘿嘿”一笑,话锋一转又说道:“不过,这一次,仍然是孙婶赢了。”
  
  “什么?她又赢了?”李嫂瞪大了眼,满是吃惊的样子。老金点点头道:“别激动,我这么说,自然是有事实依据啦。”
  
  说着,他拿出手机来给李嫂看说:“你看,你把垃圾只是装进了垃圾桶里,即使垃圾桶满了,你也没管没问。可是你知道孙婶是怎么做的吗?她扫完大街,又把那些装满垃圾的垃圾桶,清理出来,运到了村北的垃圾填埋池里。这显然又比你更有责任心了。你说呢?”
  
  说到这里,老金故意停下来,眼睛盯着李嫂问。李嫂的脸不由得一下又红了。
  
  按说,三局两胜制,到此,李嫂就该退出了,下面也没比的需要了。但李嫂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人,她眼睛盯着老金道:“虽说这活我是干不上了,但最后一天,我还想再比一次,咋样?”老金看一眼孙婶,想征求下她的意见。孙婶也是个爽快人,毫不含糊地说道:“比就比,谁怕谁呀!”
  
  具体地说,到了第五天,李嫂再打扫大街的时候,就格外地用心起来,不仅仅把大街扫得干干净净,最后连每个垃圾桶都清理得不带一点垃圾。她想,即使自己干不了这环卫工,也得赢一次,不能让那个孙婶还有老金小看了自己。
  
  带着满心的期盼,终于等到了再次评比的时候。李嫂信心满怀地来到老金的办公室,和孙婶一起,等着老金的再次总结评价。老金因事让她们稍等了一会,回来后直说对不起。然后他话锋一转,又直截了当地说:“这最后一次对垒嘛,你们可谓旗鼓相当,打了个平手,特别是有一个细节之处,让我非常感动……”
  
  说着,他打开手机让李嫂看,边指着手机画面边说道:“看见了吗,这十字街头不起眼的地方,原先地面上都有几个破钉子,你们在扫地的时候,都没有不管不顾,而是把它们捡拾起来清除掉了。为啥要这么做,你们谁能说一说?”
  
  孙婶挺了挺胸脯道:“我是这么想的,这几个破钉子看起来不起眼,也不妨碍环境卫生,但它们在这个地方却是个隐患,一旦有人骑车轧上,就有扎胎的可能。我想,为了防备万一,还是拾起来清除掉的好……”
  
  孙婶的话说完了,老金“嘿嘿”一笑,又补充道:“其实那几个破钉子呀,是我故意撒那里的,目的是想看看你们的责任心……”
  
  李嫂听到这里,心里暗暗吃惊,因为当初她看到那几个破钉子时,根本没往这方面想,她都打扫过去了,后来想想这几个破钉子,家里也许还有用得着的地方,就又回头拾了起来,带回了家,没想到这竟是老金故意考察的项目。她羞愧地说:“我拾这钉子是因为……”
  
  最后,她心服口服地站起来,不好意思地说道:“通过3次较量,我承认,自己在竞聘这个岗位时,确实有许多地方做得不如孙婶好,我甘拜下风,主动退出。这活,就让孙婶干吧。”说完,她拔脚就想走。
  
  不料,还没挪步呢,老金就把她叫住道:“别急,别急,我话还没说完呢。李嫂,经过这几次比赛,你对村里的环境卫生做得不错,责任心也不断加强……知道吗,经过村两委研究,你们两个都被用了!刚才我不是晚来了一会儿吗,就是和村两委的人在开会研究这事……”
  
  李嫂一听,一时间愣住了。老金看着她,又笑眯眯地解释道:“现在咱们不是在大搞美丽乡村建设吗,这环境卫生可是大问题。下一步除了大街要像城里那样扫,路边美化绿化的花草树木也要修剪浇水什么的,一些巷子也要天天打扫,这样一来,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所以,村两委经过研究,你们两个都符合村里对环卫工的要求。决定同时录用你们两名环卫工,明天正式上岗……”
  
  李嫂一听,喜得简直是合不拢嘴了。老金看她高兴的样子,又看看一旁的孙婶,叮嘱道:“不过,话又说回来,希望你们正式上岗后,一定要负起责任来,让全村的居住环境更美丽……”
  
  老金的一席话,说得二人频频点头,尤其是李嫂。两人脸上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