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草鹅

  花溪在县城边上,覃一诚在溪边养了一群草鹅,每隔十天半月的,就会有百十只出栏。可最近,覃一诚遇到了一件烦心事,老客户金侃侃突然变脸,说草鹅价格不厚道。
  
  任覃一诚怎么解释,金侃侃都不改口。金侃侃在县城开着一家乡村大饭店,柴锅烧草鹅是店里的招牌菜。
  
  这天,金侃侃又打来电话,说:“我说的价,你想好没有?”
  
  覃一诚咬咬牙,说:“最低100元一只。”覃一诚知道,在金侃侃的店里,半只柴锅烧草鹅就卖100多元钱。
  
  那边的金侃侃丢下一句话:“90元一只,你再想想吧。”说完,“吧嗒”一下撂了电话。
  
  狮子大张口,覃一诚气了个倒仰。他养的草鹅啄水草食鱼虾喝花溪水,兼具飞禽和土鹅的双重优点,养殖周期长成本高,关键是眼下正有一批急着出栏,金侃侃简直抓准了覃一诚的七寸。
  
  正在覃一诚不知所措的时候,溪边来了个老头,自称叫老周,是来买草鹅的。
  
  覃一诚强打起精神,问:“买几只?”面对这样的小客户,覃一诚提不起多大兴趣。
  
  老周说:“价格合适呢,就多买几只。”
  
  覃一诚苦笑了一下,说:“最低价,100元一只。”
  
  老周想了想,说:“价格还算实惠,我买50只。”
  
  覃一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瞪大了眼睛问:“您不是开玩笑吧?”
  
  老周掏出钱包,从里面掏出50张嘎嘎新的红票子,递给覃一诚,说:“把X收好,抓紧拾掇草鹅。”
  
  突然出现了个财神爷,覃一诚喜出望外,立马开始抓草鹅,并开动简易机器拾掇起来,很快把这单生意做完了。目送着老周开车离去,覃一诚突然一拍脑门,刚才光顾着高兴了,竟然忘记索要联系方式了,怎么办?追啊!
  
  覃一诚骑上摩托车,加大了油门,很快跟上了老周的那辆车。覃一诚多了个心眼儿,并没有贸然拦车,而是不远不近地跟着。轿车驶进县城,开进了一家星级宾馆。老周把草鹅卸了下去,覃一诚似有所悟,难道这老周是宾馆的采买员?
  
  谁知,从星级宾馆出来,老周竟然去了乡村大饭店。覃一诚心里“咯噔”一下,老周在搞什么名堂?在远处等了半天,也不见老周出来,覃一诚怕被金侃侃撞见,便悻悻地回去了。
  
  覃一诚万万没有想到,转过天,老周又来了。见到覃一诚,老周开门见山地说:“我还要买草鹅。”
  
  覃一诚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忙问:“买多少?”
  
  老周笑眯眯地说:“你的这批草鹅还有多少只?”
  
  覃一诚犹豫了一下,说:“不多不少,刚好整50只。”
  
  老周干脆利落地掏出5000元钱递给覃一诚,说:“我全买了。”
  
  覃一诚望着老周,犹疑着半天没有接钱,显得有些为难。
  
  老周一愣,奇怪地盯着覃一诚,问:“怎么了?我买草鹅又不是不给钱。”
  
  覃一诚摇了摇头,下了很大的决心,才结结巴巴地说:“我的草鹅,之前卖110元一只。”
  
  老周笑了,反问道:“遇到回头客,坐地涨价,你这是玩的什么套路?”
  
  覃一诚一下红了眼圈,把自己养草鹅的事一五一十地说出来,特别是被金侃侃卡着脖子,非要低价买鹅的事也说了。覃一诚说:“100元是养草鹅的盈亏临界点。”
  
  老周倒也大方,又掏出10张百元钞,说:“养草鹅的风吹雨淋不容易,总不能赔钱赚吆喝吧。我不为难你,前后100只草鹅,都按这个价结算。不过这草鹅,你可不能一女二嫁啊!”
  
  覃一诚忙拍着胸脯保证说:“那是当然。”
  
  这时,覃一诚的手机响了,接起来一听,是金侃侃打来的。金侃侃在电话里急匆匆地说:“我说的草鹅价,你想好没有?”
  
  覃一诚多少有了一些底气,说:“100元一只已经是跳楼价了。”
  
  金侃侃缓和了口气,说:“那你今天先送50只过来,明天再送50只,千万别耽误了。”
  
  草鹅已经易主,覃一诚心里有些好笑,便据实以告,说:“实在抱歉啊,草鹅刚刚被人买走了。”
  
  听筒那边的金侃侃一听火冒三丈,声音抬高了八度,嚷着:“覃一诚,你可不能耍心眼儿啊!”
  
  覃一诚还想解释些什么,旁边的老周拦住话头说:“你告诉他,要想买这批草鹅,低于120元一只免谈。”
  
  覃一诚心里打着鼓,把老周的话复述了一遍。话刚说完,老周竟然伸手替覃一诚按下了挂断键。覃一诚不解地看着老周。
  
  老周诡秘地一笑,说:“对付这样的人,你还嫩点,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覃一诚讪讪地说:“其实,金侃侃人不坏,就是把钱看得有些重了。”
  
  老周说:“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往往都是这样的人,你就瞧好吧。”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唠得正欢,金侃侃的电话又打进来了。这次,金侃侃的语气非常真诚。金侃侃说:“这回我一下想通了,还是我媳妇说得对,‘一笔生意两头赢’。过去我做得不好,请你原谅。对了,刚才我已经把草鹅钱打给你了。”
  
  覃一诚的手机“叮铃”响了一声,短信显示银行卡里有12000元现金到账。金侃侃接着说:“你我抓紧签个正规订单吧,往后,我们各取所需,有钱大家一起赚,都把心放到肚子里。”
  
  覃一诚正想说“可是我这批草鹅已经卖出了呀”,旁边老周笑着说:“放心,那批草鹅我退还你。”覃一诚听了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想不到仅仅过了一天,金侃侃的态度就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令覃一诚有如坐过山车一般。老周这个人真是精啊,既慷慨仗义帮了覃一诚的忙,又对付了以强欺弱的金侃侃,而且自己还轻松地赚到了一笔钱。
  
  等回过神来,覃一诚取出12000元现金递给老周,说:“给,这是您的钱。我只是担心,昨天那50只草鹅,保不定宾馆已经用了。”
  
  老周“呵呵”一笑,说:“真是做贼三年,不打自招。你小子昨天跟踪我,我早在倒车镜里看个正着。”
  
  覃一诚一下红了脸,嗫嚅着半天递不上话来:“我,我——”
  
  老周得意地说:“告诉你也无妨,草鹅是我临时寄存在那的,宾馆经理是我的学生,正巧那里要用柴锅烧草鹅配餐,我便顺手牵羊,代他和乡村大饭店签了个10倍违约金的订单。而今天你这里的草鹅一断供,正是一堂生动的警示教育课,金侃侃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光是违约金就是10多万元。如果他是聪明人,只是一时鬼迷心窍,一定会幡然醒悟的。”
  
  覃一诚恍然大悟。可是作为本次交易的最大受益者,心里多少还有一丝酸溜溜的感觉。
  
  出乎覃一诚意料的是,老周从12000元里,拿出1000元钱交给覃一诚,说:“我知道,你的草鹅卖120元才是正价,这钱我不挣。”
  
  覃一诚脸涨得通红,说:“您这是什么意思?男子汉吐口唾沫掉到地上都是钉,这钱我不能收。”
  
  老周说:“这是感谢费,感谢你的配合。”
  
  覃一诚一头雾水,说:“我还没谢您呢,您谢我做什么?”
  
  老周说:“可怜天下父母心,金侃侃总算是长大了。”
  
  话里有话,覃一诚更加云里雾里。
  
  老周意味深长地说:“我要提醒你的是,你的草鹅价从120元一只,3元5元的一路降到100元一只,也没有挡住金侃侃的胃口,这叫什么?这就叫一味迁就换不来平等互利。”
  
  覃一诚频频点头,说:“我懂了。”覃一诚又问:“金侃侃和您是什么关系呀?”
  
  老周笑道:“金侃侃是我的女婿,他不顾媳妇反对,使花花肠子,都让我们伤透了脑筋啦。现在我闺女说了——‘浪子回头金不换,给他一个机会。’”说罢,老周晃了晃手机,那上面有一条微信留言。
  
  覃一诚看着老周,敬佩不已,心里想:卖草鹅的学问可真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