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县看戏

  前声和签手是早些年皮影戏里的行话。前声是乐队的总指挥,生、旦、净、末、丑都由前声一个人演唱,边唱边敲大鼓。签手则操作皮影人。一个主唱,一个主演,须默契配合紧密团结才是。可是,有些人一起演的时间长了,就有了矛盾。
  
  陇州城“张氏皮影戏班”里的前声叫穆怀文,为人忠厚老实,30多岁,功底扎实,生得一副好唱腔。下岗前,曾是小城县剧团演员。签手晁尚武年轻几岁,可双手同时操纵5个皮影人。此人虽然身怀绝技但心高气傲,除了班主张老三,谁也不放在眼里,所以老是不服气前声穆怀文。只是两人的矛盾没有影响到戏班演出,张老三也就睁一支眼,闭一只眼。
  
  这一天,张老三收拾停当,准备第二天去华县置办戏目皮影人的时候,却没承想下台阶时一脚踩空,崴了脚。
  
  张老三当即叫过来穆怀文和晁尚武,让两人顶替自己跑一趟。
  
  陕西华县,那可是中国皮影制作的发源地。两人没费吹灰之力就办完了事情。晚上两人一路闲散,专挑人多的地方钻。正走着,忽然看见前边有一家皮影戏正在演出。两人不由驻足观看。
  
  那皮影戏正唱着《孟姜女》。前声唱得凄凉悠长,潸然泪下。签手表演丝丝入扣,借助于形象的体态动作,把孟姜女的恸哭表现得淋漓尽致。惹得两人拍手叫好。
  
  一台戏终了,后台稍稍休息之后,只听前声一个亮腔,喊道:“主公呀。”
  
  两人一听,就知道了这是皮影戏里最难表演的《长板坡》开始了。那长板坡场面宏大,人物众多。最少得3个签手才能表演得过来。这种皮影大戏两人还从未见过,今日有幸碰上,禁不住心花怒放。
  
  后台前声格外卖力。一会儿是赵云,一会儿是曹操,一会儿是刘备,一会儿又是张飞。花脸吐字重,怒声如雷。生旦启口轻圆,柔情似水。人物转腔疾徐绵细,尖亮切响。只见后台似有千军万马在厮杀。赵子龙身背阿斗纵马飞奔,与曹军众多大将杀得难分难解。皮影人腕可伸,股可屈,手可指,步可移,灵活多变而又轻盈多态。
  
  戏目在两人瞠目结舌之时悠然停止。半晌,两人才缓过神来,禁不住拍手称赞。
  
  此时,台后走出一个中年人,笑着说:“多谢两位捧场。请赏脸去后台聊聊。”
  
  到了后台,中年人自称姓李。得知两人是外地过来的同行,立马出去弄了几个菜,一瓶酒。
  
  酒一喝到好处,话就多了。
  
  晁尚武说:“那几个签手呢?刚才演到高潮处的时候,我看到有三十多个皮影人在厮杀。”
  
  中年人说:“那是我儿子一个人在操作。”
  
  晁尚武一听,头摇得拨浪鼓一样,大喊不信。
  
  中年人见状,朝后边一喊:“林林,过来再唱一段,来了两位客人。”
  
  稍许,门帘一掀,进来一人。
  
  两人一看,惭愧不已。那人竟然是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孩子也不言语,在百宝箱里取出二十多个皮影人,大大方方地唱开了《大闹天宫》。嘴里唱腔随着角色不断变化。一会是玉皇大帝,一会儿是太白金星,一会儿是孙悟空。造型不同,唱腔各异。手里那二十多个皮影人犹如神助。有惊吓状的,有逃跑样的,有打斗样的……一踢腿,一抬头,一抖肩,一张口,跟活物无异。
  
  两人正看得如痴如醉时,唱声戛然而止,人儿在一刹那间全部收回。两人回过神来时,孩子已经悄然退出。
  
  中年人说:“献丑献丑。两位莫笑。孩子今晚累了,若在平时,他可以一个人表演《红楼梦》。不停不歇,近200个人物悉数唱遍。最多的时候,可以让几十个人物同时登场……”
  
  晁尚武一回到陇州城就像死人一样睡着,不吃也不喝,只是眼睛大睁。
  
  张老三吓坏了!好在一天之后人恢复了原样。
  
  晁尚武一开口,说出了一句让张老三吃惊的话:“师父,我再也不学皮影了!”
  
  张老三忙问:“为啥不学了?”
  
  “师父,咱们这也叫皮影?”
  
  正纳闷着,穆怀文也说话了:“师傅,我也不想学了。您可是没见着,那么好看的皮影戏,竟然只有我们两人看。对面的露天电影却是人山人海。”
  
  张老三大张着嘴站在那里!
  
  张老三玩了一个“崴脚”小伎俩,本想让两人去见见世面,杀杀晁尚武的傲气的,万万没想到会弄巧成拙。
  
  “张氏皮影戏班”少了两个台柱子,很快就解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