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城局

  一
  
  龙城自古是繁华之地,城东平畈之地堆积着大量黏土,是烧制陶瓷的好材料;南山出产碧玉,能雕琢精美的玉器;北山有铜矿,是铸造铜器的好材料。龙城历朝历代都是皇宫内廷御用之物的制造地,到了大清乾隆年间,龙城的这些资源早就枯竭了,但龙城依然繁华。有道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龙城人靠的是吃“古”。城几百年间出产的精美陶瓷、玉石、青铜器,闻名遐迩,哪家没有遗落几件?自然吸引了大批古玩商前来淘宝。除了西街鬼市上摆地摊卖古物的,龙城专做古玩生意的就有十三家,人称“十三行”。
  
  “龙城老货”古玩店是这十三家古玩店铺中最大的一个。老板是博学多才的侯江章侯老先生,最近,京城的同行极力邀请他去京城游玩、鉴宝,他想到自己操劳了大半辈子,还没去过京城,便同意了。侯老板这一走,古玩店经营管理的担子,自然就落在了大少爷侯宝贵的肩上。
  
  侯大少二十出头,从小娇生惯养,仗着家里财大气粗,在龙城横行霸道,是个无风卷起三尺浪、见树也要踹三脚的主儿,无人敢惹。
  
  侯大少虽然凶顽,却长着一双慧眼。他从小跟着老爹赏鉴古玩,真品赝品扫一眼便能辨个八九不离十。侯老先生出门不放心的就是这一点,他怕儿子见到好东西就逞凶强夺。侯老先生上京城时把儿子和大管家金宝叫到车前,特意立下两条规矩:一是做生意不要同古玩局的总管林子文争;二是“盘古阁”的人不能招惹,他们看中的任何一件古玩都不能染指,并令金宝时刻监视着。
  
  侯大少莫名其妙,林子文是朝中宰相和派到龙城收捐税和珍罕古玩的总管,自然不能与他争夺,可“盘古阁”是一个开在街角的小店,老板叫胡中园,侯大少认识,是个毫不起眼的小老头儿。侯大少不解的是:“盘古阁”有何道行,人不能惹,东西还不能染指?老爹的话,侯大少不敢不听,只好将满腹疑问藏在肚子里。
  
  侯老先生一走,侯大少如虎入山林,龙跃大海,在店里大展手脚。别人说他是纨绔大少,不懂经营之道,他很不服气。古玩买卖不就是看准货物真假,低买高卖赚大钱吗?他要在老爹离家这段时间,做几笔赚钱的大买卖,好让众人对他刮目相看。
  
  侯大少带领手下,到西街鬼市扫货。从一个专卖古玉的地摊前走过时,一件灰蒙蒙的小玉蝉跳入他的眼帘。那造型、款式,凭直觉侯大少断定是一件古玉,别看它布满污渍,只要长时间把玩摩擦,使它生热吐灰,假以时日,它就会现出古色古香的本色。
  
  侯大少沉吟着,正思量着怎样把那宝物弄上手,突然旁边蹿出一个人,一把抓住玉蝉叫道:“老板,这个多少钱?我要了。”摊主伸出五个手指头,那人爽快地丢下五两银子,揣了玉蝉扬长而去。人们议论纷纷:“你们知道那人是谁吗?‘盘古阁’的扫货伙计。”“‘盘古阁’的人出手大方,真是气派!”
  
  二
  
  回到店里,侯大少越想越窝火,少爷脾气犯了,哪里还顾得老爹的叮嘱,带领手下前呼后拥来到“盘古阁”。“盘古阁”的伙计懒散地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侯大少强忍火气,令伙计拿出店里最好的货看看。
  
  伙计指指柜台上的货。砰!侯大少一拳擂在柜台上,大声吼道:“别给大爷打马虎眼,去!把你们老板胡中园叫出来!”侯大少,龙城古玩“十三行”第一家的少东家,到别家店铺扫货,哪家老板不是毕恭毕敬地笑脸相迎?胡中园连个照面都不打,侯大少何曾受过这样的冷遇?
  
  伙计站着不动,吭哧了半天,侯大少才听明白:老板胡中园不是不见侯大少,而是在店后雅室里招待贵重客人,无暇分身。在龙城古玩行里,有哪个人比“龙城老货”的少老板侯宝贵侯大少爷金贵?侯大少不顾伙计阻拦,怒气冲冲地冲进后面雅室,当时就愣住了—胡中园的贵客竟然是龙城有名的盗墓贼吴大舌头!
  
  室内放着一张八仙桌,桌上有蜜饯、鲜果、酱肉、肥肠、油鸡、火腿、鲜鱼……酒是龙城的竹叶青。胡中园和吴大舌头正把盏对酌。
  
  侯大少突然闯入,二人吃了一惊。胡中园定睛看清是侯大少后,却黑着脸喝问:“你来干什么?怎么如此没教养?”
  
  一声猛喝,倒把侯大少喝愣住了,他直愣愣地盯着胡中园,心里直运气。胡中园竟然不把他侯大少放在眼里,这口恶气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看到胡中园高深莫测的样子,还有老爹临行前的叮嘱,侯大少也只有强压怒火,举手行个礼道个歉,然后回到自家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