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万分之一

  美国专栏作家温契尔几十年间,既在报纸上写文章,又在电台做广播,成天散布流言飞语。他的读者和听众居然多达5000万。
  
  这真可以算得上一位造谣大师了。一派胡言乱语,竟然会引起美国三分之二成年人的兴趣,这实在让人悲观。
  
  但是,5000f人听着他,却未必相信他;相信的,也未必喜欢他。
  
  那年他去世,全美国来给他送葬的,只有一个人。我不忍心对一位死者幸灾乐祸,但毕竟对谣言的问题产生了某种乐观。
  
  居然,送葬的只有一个人!
  
  人死为大。但是,5000万人与一个人的悬殊对比,会让我们进一步领悟谣言的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