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待筋骨

  每次要去健身房前,总有个声音告诉我:要不要找个理由请假?刚开始时最辛苦的,不是用吃奶的力气咬紧牙根,也不是软着腿走下健身房的台阶,而是第二天醒来全身僵硬,接连三天都因为酸痛难以入睡。
  
  我也没有设置什么目标,硬着头皮守信用去上课,约好了就得去,去了就得认真地忍,忍了就继续忍,以免前功尽弃。本来只能跑半马,在第六次练肌力后,竟跑完了一个全马,纪录比我想象中快得多,这天降神迹让我发现肌力训练的好处,于是持之以恒但也毫不勤奋地,每周固定接受一两次刑求。
  
  意外地,我年少时的肩颈酸痛竟然好了大半,几乎不用再去找整椎师傅。其实,整椎没用的,神仙妙手把你的骨头都调正了,你那松软无力的肌群也会在不久后自动缴械投降,让它继续歪回去。而我也发现了肌力训练和跑步最美好的副作用:当我开始虐待筋骨之后,我几乎不再虐待自己的心情。
  
  那些以前会钻的牛角尖,竟然在对自己的肌肉愈碛有掌控力的时候,不再为难了。挥汗练习后,什么仇人啊,伤感啊,都抛在脑后,酸言酸语更是无所谓了。
  
  其实有些后悔:如果年轻时,就明白这个好处,一定会少浪费一些心情在作茧自缚。
  
  真正的自信,原来不是只种在心中,它成长在筋骨强韧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