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嫁宫女

  武则天当上了皇帝以后,真正体会到“谁说女子不如男”。她倡导开女科、取女官,允许寡妇改嫁,又将宫中许多大龄的宫女赏赐给有功未婚的将士。一时间,人们纷纷称颂武则天的恩德,尤其是天下女子莫不感到扬眉吐气。
  
  @一天,武则天在御花园散步,行至一道清溪边,见到艳阳高照,溪水潺潺,溪畔青松翠柏,鸟语花香。她观赏着溪水里一些怡然自得而又笨拙爬行的螃蟹,觉得非常有趣好玩儿,顿时心旷神怡,便兴致勃勃地观赏逗弄着。正在高兴,忽有一太监来报,宫中遣配该嫁的宫女,大都欢天喜地而嫁,唯有宫女史媛媛不尊皇帝旨意,不听宫中遣配,死活不肯出嫁离宫。
  
  兴致很高的武则天心里老大不高兴:这宫女史媛媛也太不识好歹,太不给皇帝面子了!武则天把脸一沉,马上命太监传宫女史媛媛见驾。不一会儿,史媛媛就被押来,跪倒在皇帝武则天面前。太监怒喝一声:“大胆史媛媛,在众多宫女之中,唯有你胆敢抗旨不嫁,该当何罪?”
  
  史媛媛忙不迭地叩头领罪。武则天见这宫女有闭花羞月之貌,不免也产生怜惜之意;再加上她早已听说过史媛媛颇有文采,就想试试这宫女的水有多深。她舒了一口气,心平气和地说:“朕今日畅游御花园,神清气爽,颇有兴致。现偶得一联,如你能对上,朕就恕你无罪。”说着她眼望溪水里可爱的螃蟹,随口吟出一联:松柏映春溪,笑看几多蟹攀树。
  
  史媛媛抬起头来,仰望晴空,但见成群的燕子在清溪之上晴空之中穿梭飞行,她即景对道:云霞照晴空,乐见无数燕飞波。
  
  武则天一听非常惊奇,不住地夸奖史媛媛对仗工整,文思泉涌。接着她问起史媛媛为何抗旨不嫁的原因,史媛媛委婉地推托说,她仰慕皇帝陛下是圣明天子,自己愿意侍奉皇上一辈子,不想嫁人出宫。武则天听罢微微一笑,知道史媛媛没说实话,必定另有隐情。她故意对史媛媛说:“你有此意,朕心甚慰!但是男婚女嫁,乃人之常情。朕愿为你作主,一定要给你找一个品行端庄、声势显赫的王公贵胄,包你满意!”史媛媛一听又急忙跪下,叩谢皇恩,然后泪流满面地对武则天说,她出身微贱,配不上王公贵胄,皇上如果一定要奴婢嫁人,她情愿嫁入寻常百姓之家。
  
  听了史媛媛的一番话,武则天又是微微一笑,她是何等冰雪聪明之人。看来这史媛媛不嫁达官显贵,定是早就有了意中人。可谁是史媛媛苦等苦恋的情人呢?联系到史媛媛的容貌才情,她的情人必定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平民公子。武则天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第二天,宫门外赫然贴出一张奇怪的皇榜,皇榜上说,遵照大周皇帝的旨意,现有一位才貌双全的宫女,将于某月某日公开征联招亲。届时无论士农工商、五行八作之平民,皆可参与应征,唯有王公贵族、官宦人家的公子不得参与。征婚的规则是:应征者要首先写出上联,在上联中要暗含自己的职业身份,不得“亮底”明说。上联由太监传入宫中之后,才女将随即对出下联,如果才女回复横批,且在横批中点破应征者的身份,则此人将落选没戏。入选者则由太监导引入宫完婚。皇榜最后说,大周皇帝届时将亲临现场,监看整个征联嫁才女的过程。
  
  皇榜一出,立时轰动了京城,数不清的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恨不得到时自己一联走红,入宫成就好事,抱得美人归。京城内外、茶馆酒肆,大家都像着了魔似的,人人兴致勃勃地争说才女,个个摇头晃脑地吟咏对联。到了征联这天,皇宫外更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常。宫门外摆放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文房四宝,有太监专管进进出出传递对联。宫内,皇帝武则天坐在史媛媛身旁,亲自监看整个征联招亲的过程。
  
  征联招亲的盛举自上午卯时正式开始。太监首先捧上一个上联,史媛媛与武则天一看,上联龙飞凤舞地写着:宁人宜世,百花千草悉归我。
  
  史媛媛出身于中医世家,一看上联这内容,这“医生体”的字迹,就知道是中医同行到了。她不假思索,立即对出下联:祛疴弭灾,三乡五里全赖君。
  
  接着史媛媛把下联连同横批“妙手回春”一同交给太监传出宫去,那位中医应征者只好铩羽而归。武则天看后,不住地点头微笑。
  
  紧接着,太监又递进一个新的上联,上边用歪歪扭扭的“童体字”写着:热热闹闹出出进进水生财。
  
  史媛媛接上联后“扑哧”一笑,一挥而就对出下联:熙熙攘攘来来往往人赏光。
  
  武则天看了史媛媛对的下联及横批“茶博士家”,不由得也笑出声来。看来这位茶馆老板与刚才那个药店医生遭到了相同的落选命运。
  
  征联活动进入了高潮,太监忙不迭地出出进进,传递应征者的上联及史媛媛的回复,一批批的应征者被无情地刷了下去。忽然,一个由太监呈进来的上联引起了武则天的注意,这个上联不但字迹遒劲圆润,有王羲之字体之风骨,而且文辞清丽、儒雅飘逸:桂绕蟾宫,迫近蟾宫桂又远。
  
  武则天一看上联,就知道这位应征者是一位希望“蟾宫折桂”的落第秀才。她又见史媛媛对着上联反复审视,顿时心里“咯噔”一下子:莫非这位落第秀才就是史媛媛的有情人?武则天顿时心生怜意,便有意促成。于是她绕过史媛媛,亲自奋笔疾书,代替史媛媛拟出了下联:月隐帝阙,深入帝阙月更幽。
  
  武则天正要让太监传旨,让落第书生觐见。不料史媛媛轻轻叹息一声,马上回复横批:“再跃龙门”,让太监递出宫去。看来这位落第秀才并不是史媛媛属意的情人,同样被“刷”下去了。武则天十分惋惜,禁不住纳闷:这史媛媛的情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才高八斗的人物呢?
  
  武则天帮宫女征联招亲的盛举从卯时一直进行到午时,仍旧没有一个应征者入选。人们议论纷纷,莫非这位宫中才女要嫁的不是凡人,而是天上“文曲星”?大家正在纳闷,正午时分,又一个上联被呈了上来:鸳鸯地处两端,魂牵蓬莱,魂魄恍若见史妹。
  
  武则天一看上联,面带怒色:这小子的上联虽然情真意切,但是他竟敢藐视皇榜,公然违规:他在上联中不再暗含自己的职业身份,而是“直奔中心”,直抒胸臆!更蹊跷的是,这小子怎么会知道宫女姓史?再看史媛媛,她早已泪流满面,提笔飞快地对出下联:凤凰天各一方,梦断巫山,梦中仿佛会潘郎。
  
  武则天感到蹊跷,不住地催促史媛媛,说史媛媛的横批还没写呐,赶紧回复横批,打发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痴狂小子。谁料到史媛媛早已掩面泣不成声,武则天一看这情景,心中明白了八九分,立即命太监传旨,让这个“违规”的后生进宫觐见。
  
  那个后生进入宫中,叩拜过皇帝以后,竟然与史媛媛相拥在一起,两人抱头痛哭。
  
  武则天故作恼怒:“大胆后生,你竟敢违抗旨意,在上联中不暗含自己的职业身份,恣意轻狂,该当何罪?”
  
  那后生擦干眼泪辩解说:“启禀圣上,小生并无职业,况且已在上联中道出小生是相思病患者的身份。”
  
  武则天一时语塞,只是轻轻地叹息一声,口中喃喃自语地说:“唉,罢罢罢,只是可惜了那位‘桂绕蟾宫’的后生!”
  
  不料听罢武则天的喃喃自语,那后生反而跪倒在地,不住地磕头请求皇帝赦免他的“欺君之罪”。武则天感到非常蹊跷,在恕他无罪之后,那后生才承认前一个“桂绕蟾宫”的上联也是他所为。原来在被史媛媛第一次“打发”之后,他心急火燎,五内俱焚,无奈急中生智,二次应征“直抒胸臆”,终于使心爱的“史妹”发现了自己。
  
  武则天听后大为惊奇!经过询问,方知那个后生名叫潘文彦,与史媛媛是同乡,从小青梅竹马、情深意长。两人曾海誓山盟,永不相负。不料后来史媛媛被强征入宫,鸳鸯离散,天各一方。潘文彦常常伫立宫墙之外,千遍万遍地呼唤史媛媛,无奈宫阙森森,情人渺渺,始终无缘相见。史媛媛今天第一次看到她熟悉的字体,就想着该是潘郎到了。但是她又知道潘文彦从小淡泊功名,无心科举,况且天底下字迹相似的人多的是,所以就不顾武则天的热心催促,犹犹豫豫回绝了潘文彦的第一次应征。直到第二次接到潘文彦的上联,她才悲喜交集,热泪横流……
  
  武则天看到一对苦命鸳鸯经过了百转千回、坎坎坷坷方才团聚,心中也十分激动。她干脆令二人当面对出一联,若对的好,就赐他们成婚。史、潘当场向皇帝陛下叩拜谢恩,两人不假思考,当即脱口对出一联:感圣意碎玉复旧,沐皇恩破镜重圆。
  
  武则天非常高兴,当即降旨,由自己亲自为史、潘二人主婚,并厚赐妆奁,在宫中拜堂成亲,成就了一对失散多年的有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