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内疚

  薛小七长得人高马大,却懒得动。这年头,有谁愿意出钱去养个闲人,薛小七在哪儿也不得待见,东一榔头,西一榔头,一年到头挣不了几个钱。快要过年了,再穷也得给老婆孩子买身新衣服。
  
  薛小七捏了捏兜里仅有的100来块钱,戴上大口罩,一头扎进了夜幕笼罩的火车站,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薛小七要故伎重演。
  
  候车大厅里,有人在低头玩手机,有人在低声私语,还有人打起了哈欠。薛小七若无其事地逛了一圈儿,然后在两个汉子旁边坐了下来,不是看两个汉子好欺负,而是一高一矮两个汉子身边都有个大背包,鼓鼓囊囊的,肯定是给家人买了不少东西。薛小七相信自己的直觉,去年他就在这个火车站得手过,一个大背包,里面全是给女人和孩子买的新衣服,省了他一大笔钱。
  
  薛小七眯起了眼睛,他在静侯时机。一会儿,高个站起身对矮个说:“你看着点儿,我去方便方便。”高个走了没一会儿,矮个就不停地挪屁股,好像也憋不住了。果然,矮个环顾了一圈儿,急吼吼地站起身对薛小七说:“嗨!吃坏肚子了。兄弟,麻烦你给看会儿包,我去去就来。”说完,矮个站起身慌慌张张地奔厕所去了。
  
  薛小七一阵兴奋,看四周没人注意,薛小七拎起两个背包,迅速消失在了黑暗中。
  
  到家的时候,老婆和孩子已吃完晚饭,看着两包红红绿绿的衣服,两个孩子像兴奋的小鸟儿,围着薛小七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拿着新衣服一件一件在身上比划。突然,从一件深蓝色的上衣里滚落出一个钱袋来,里面有一沓百元钞票,还有几十张50和10块的,有的都毛了边,看来也不知攒了多久。薛小七点过钱后傻了,居然有5000多。薛小七忙抖了抖另一个包里的衣服,又抖出了4000多,两个包里的钱加起来有1万多块。
  
  薛小七一屁股跌坐在了板凳上。弄几件衣服本来算不了什么事,可现在里面竟然有这么多钱,够判刑啊!薛小七再也无法淡定。
  
  翻来覆去,薛小七躺在床上一夜没合眼。第二天早上,薛小七红着眼圈对妻子说:“昨天捡的那两个背包,俺得想办法给人家送回去。”
  
  从早上,薛小七就拎着两个背包在候车大厅附近转悠,可他始终没有勇气迈进大厅,日头已经偏西了,薛小七这才心情忐忑地进了大厅,转了一圈儿,薛小七也没看出大厅里有什么异样。他大着胆子向一位女售票员打听:“昨天,这儿有没有发生丢包的事儿?”
  
  女售票员叹口气,说:“别提了。昨天傍晚,这儿有两个汉子因为丢包的事儿打起来了,先是口角,后来动了家伙,两人疯了一样,从身上掏出水果刀互捅了对方几刀,等人们回过神来拉架,两人已倒在了血泊里。有人拨打了120,幸亏铁路医院的救护人员及时赶了过来。”
  
  薛小七没想到事情发展成这样,他慌乱地问:“他们为什么打得这么凶?”
  
  女售票员f:“好像不是丢包那么简单,原来两个包里都有钱,高个回来的时候背包就不见了。矮个不相信,他们两个都怀疑是对方故意弄丢了包,然后把自己的那份钱藏起来了。”
  
  薛小七心里慌慌的,赶紧拎着包逃回了家,他把两个包塞进床底,再也不敢正眼相看。
  
  过了一段时间,薛小七去铁路医院打听,两人都伤得不轻。医生说,即便医好了,以后也不能再从事重体力活儿。
  
  这事全怪我啊!薛小七内疚得要死,夜夜失眠。他将那烫手的1万多块钱匿名捐给了医院,点名给307病房那两位丢包出事的民工做医药费。
  
  从此,薛小七开始拼命干活,想以此减轻内心的罪责。搬砖头,扛水泥,什么脏活累活他都抢着干,白天累个半死,晚上还是照样失眠。
  
  薛小七干了几年小工,慢慢摸出了门道。他拿出仅有的一点儿家底做本钱,搞起了建筑装修,从单打独斗,到组建施工队,再到成立公司,几年打拼下来,薛小七居然已拥有几百万资产,但他依然失眠。
  
  这一天,薛小七驱车百里,前往两人居住的小山村,找到村支书,向他打听两人的情况。支书说,以前靠着打工两家生活都不错,7年前,因为丢包的事儿,两人大打出手,结果都落了一身伤病,还欠了一屁股债,从那以后,也干不了体力活啦。现在,两家早已和好了,但日子都过得紧巴,成了村里的困难户。
  
  薛小七一阵自责,都是自己作孽啊!薛小七向支书提出,他要帮扶这两家脱贫。支书正犯愁呢,一听这话高兴得合不拢嘴。他当场和薛小七签订了帮扶协议,由薛小七招收两人进公司务工,一举摘掉穷帽子。
  
  回来的那一晚,薛小七破天荒睡了一个好觉。7年了,他第一次睡觉打起鼾声。
  
  本来,薛小七想安排两人更好的岗位,给他们多开些工资,怎奈,两人干不来。薛小七只好安排两人做了公司门卫,月工资2000元,比周围其他公司门卫的工资高出200元。月底发工资,薛小七还给每人发了500元的奖金,他想多给他们一些补偿。
  
  这天早晨,薛小七哼着小曲儿刚泡上杯茶,两人找到了办公室。二话不说,两人“扑通”一声跪倒在薛小七面前,咚咚咚,磕了3个响头。说,这么多年,他们就是废人,没人拿他们当人待,只有薛小七不嫌弃,还给他们安排了这样体面的活儿。两人流着泪对薛小七说:“薛老板,您就是我们的大救星,我们一辈子也忘不了您的大恩大德啊!”
  
  薛小七一愣,赶紧将两人搀扶起来,连声说:“使不得,使不得,这些都是你们应该得的。”
  
  薛小七心里一阵内疚。他下定了决心,一会儿他就安排财务人员去给两人办理手续,按月给两人缴纳养老保险。这样,等他们年老时也能有稳定收入,可以安享晚年。
  
  想到这儿,薛小七心里舒畅了许多。他端起茶杯轻轻品了品,满口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