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拐角的小碟菜

  很多人谈到比利时菜的时候,首先想到的会是“啊!一定与法国菜很接近”,我很多朋友去到比利时也只顾着点鸭胸和鹅肝。
  
  这种误解是很经典的,也会让性格叛逆的比利时人很不满,就好比阿加莎·克里斯蒂笔下那位著名的比利时大侦探波洛那样,每次被误解为法国人时,他总会显得不屑一顾而又愤愤不平。
  
  “你这卑鄙的法国小人!”
  
  “比利时小人,太太!”
  
  波洛最爱的比利时餐,莫过于早餐喝一杯热巧克力,吃两个小圆面包;午餐则吃点比利时传统煎肉肠;到了晚餐时间,自然需要一顿丰盛的海鲜大餐。我想对于比利时人,波洛一天的食谱应该也是他们一天的理想饮食状态。
  
  在这个南北饮食交汇的欧洲拐角上,比利时人的饮食是非常低调的,他们不会像法国人一样认为“样样食物都是法国的好”,却有着坚定不移的热爱和深深的认同,比利时人也不会像荷兰人和德国人那样讲求实际,吃饱了事,他们同样讲究食物的精致,比如肉类和啤酒,比利时人制造的就要比德国人制造的精美绝伦多了,此是后话。
  
  大多数人第一次到比利时,大抵会被人指导着去布鲁塞尔市中心的海鲜街吃海鲜,随后到附近的另一条小街买手工巧克力,但实际上这两个地方店铺良莠不齐,不知道骗了多少无知旅游者的腰包。
  
  要吃正宗的比利时菜,买到地道的比利时手工巧克力,其实要避开这两个地方,深入那些旅游者不会光顾的小街道,看到顺眼的店铺就可以停下来,相信自己的直觉一定不会错。比利时的餐饮业发达程度在欧洲排名第一,餐馆密度比法国还甚,每家店总有几道令老板自满的看家菜,并且这是一个满街老饕的国家,又何须担心走进陌生餐馆而找不到方向呢?
  
  我曾经和朋友在布鲁塞尔的大街小巷乱走,随便进了几家小餐馆,经过服务生的热心推荐,吃到了白酒煮青口、油焖鸭肫、传统风味啤酒炖野兔肉等好菜。至于后来上节目时吃的番茄酿灰虾仁,据说是比利时与白酒煮青口相提并论的国菜,灰虾仁要由专人在海边骑着马才能捕捞到,非常珍贵,可我却觉得口感一般,不大出彩。
  
  第一次去布鲁塞尔,在市内停留,发现四处的喷泉都喷射着粉红色的水,包括小于连撒的尿都是粉红色的,看上去非常怪异,后来被比利时人告之,那天正好是某个传统节日,所以特意把所有的水源都改成了粉红色的水,而每年也会固定有几天,这些水源喷射出的水都会换成啤酒,可见比利时人对啤酒的喜爱和骄傲了。想一想,会不会到时有调皮的游客直接把嘴凑在小于连的身子下面喝啤酒呢?
  
  比利r啤酒近乎香槟的口感和丰富的味道会让人不醉不归,现在想来,比利时最让我馋的仍然是各种各样的啤酒。在比利时,除了那些让人耳熟能详的啤酒品种外,每个店家几乎都会私酿一些非常具有特色的啤酒。
  
  而在那些已经赫赫有名的啤酒品种中,那一天的访谈节目中独独拿来了“深粉象”,这让我有点大吃一惊。因为“深粉象”的名字来源于酗酒者酒精中毒后的幻觉,看到粉红色的大象,考虑到电视的播出,所以那天我没有把这个大胆名字的起源向大家解释,可过后仍然觉得十分有趣。
  
  而我最爱的比利时啤酒十分俗烂,那是最寻常可见的白啤和樱桃啤酒。吃煎肉肠的时候搭配一杯清冽的白啤,喝下午茶嚼比利时肉桂小饼干的时候搭配一杯滋味浓郁的樱桃啤酒,那是一个贪食又贪杯女性的最好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