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葬

  冥冥之中,他感X到有个东西在跟踪自己。在这荒山野岭之间,天色又这么晚了,浑身顿时阵阵发冷,不由得加快了脚步,着积雪朝山下走去。
  
  他叫李天保,是山下屯子里有名的猎人,死在他猎枪之下的飞禽走兽不计其数,从来都是他跟踪那些猎物,还从没有过野兽胆敢跟踪他的事情发生。可今天偏偏被他碰到了,而且那东西已经跟踪了他很长时间。
  
  现在他已经证实了,跟踪自己的是只孤狼。因为他发现了狼留在雪地上的爪印。他把挎在肩头的猎枪摘下来,紧攥在手里,只要发现那只跟踪自己的狼,立刻扣动扳机,一枪把它撂倒。
  
  去年冬天,他在这片山林里曾打死过一只大公狼,只可惜和那只在一起的母狼逃跑了。那天,他扛着那只大公狼回到屯子,求人用狼皮缝了一顶狼皮帽子。
  
  突然,他看见了那寒冷的月光下面蹲坐着一只母狼。他立刻端起了猎枪,随即扣动了扳机。可那只狡猾的母狼竟从他的枪口下逃掉了。李天保提着猎枪,循着母狼留下的踪迹追了上去。就这样,寒冷而寂静的山林里不时响起清脆的枪声……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开了多少枪,直到把子弹全部打光。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找到一棵粗壮的大树,把自己的后身隐蔽住,不给那喜欢从背后攻击人的狼以任何机会。
  
  李天保手持猎枪倚靠在一棵大树下。冷不防,一阵冷风从他身后突然刮了过来,他顿时感觉到脑袋一阵冰凉,本能地伸手一摸,那顶一直戴在头上的狼皮帽子突然不见了。尽管他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可那只母狼还是从背后偷袭成功,而且叼走了他戴在头上的狼皮帽子。
  
  随后,那只母狼顺利地逃走了。就在这时,李天保的几个伙伴打着火把找到了他。有个人见李天保光着脑袋,奇怪地问:“这样的大冷天,你的帽子怎么跑丢了?”
  
  “被狼叼走了。”李天保沮丧地说。随后,他把自己的遭遇叙述了一遍。那些人更不相信了,疑惑地问:“难道那只母狼跟踪你仅是为了那顶帽子?”
  
  站在一旁的老猎人想了一会儿说:“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走吧,在这附近肯定还能找到那顶狼皮帽子。”
  
  人们跟着老猎人沿着母狼的爪印寻找了几十米远,终于在一棵树下发现一个雪堆。老猎人让人把雪堆扒开,真的在下面发现了那顶狼皮帽子。人们好奇地问老猎人怎么回事。老猎人这才告诉他们,那只一直跟踪李天保的母狼,肯定是他去年冬天打死的那只公狼的伴侣。当它嗅到了伴侣那熟悉的皮毛气味后,才会一直尾随在李天保的身后,伺机要夺回那顶用公狼皮缝制的帽子,把它埋葬在雪地里,使那只公狼安息在茫茫的雪野里,再不会受到猎枪的惊吓和骚扰。
  
  听了老猎人的讲述,在场的每个人都惊呆了。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看似凶残而狡诈的狼,竟会有着这样的侠骨柔情!
  
  他们把那顶挖出来的狼皮帽子重新埋在了雪下,还在上面堆了个很大的雪冢。从此,这个屯子里的猎人再没人打狼,也没人再戴狼皮帽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