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一钓

  梁军喜欢钓鱼,他去彝区帮扶也带上了渔具。他在一个叫沙洛的贫困村担任驻村扶贫第一书记,到任后,他在村里走访了一遍,了解情况。令他惊喜的是,偏僻的村西有个湖,湖里有不少鱼!
  
  从外观看,这个湖不是人工水库,湖里的鱼也不是养殖的,因为没有丝毫养殖的痕迹,岸边也没写有“严禁钓鱼”的字样。援彝前,他了解到,彝族同胞也吃鱼,并没有什么禁忌。
  
  一个星期天上午,梁军带上渔具来到湖边。团好鱼饵,挂到鱼钩上,才甩出去,就有鱼上钩,而且看样子还不小。他只好放长线钓大鱼,等鱼游累后,他才把鱼慢慢拖到岸边,然后用捞网把鱼捞起来。是一条三四斤重的大草鱼!梁军把鱼装进长条形的大网兜,打个结,固定在水边。
  
  又上鱼饵,又钓,很快又有鱼上钩。拖过来一看,又是三四斤重的大草鱼。装进网兜后,梁军有些纳闷了:这么好钓的鱼,为什么没人来钓?难道真是别人养的?他又看了看四周,可找不到一丁点儿养殖的迹象。
  
  虽然不解,梁军还是第3次上鱼饵,又钓。鱼这么好钓,他决定钓3条,之后回村委会做锅酸菜~,请村干部们吃一顿,加深感情,以利于以后的工作。
  
  第3条鱼很快又上了钩。梁军正在收线,这时他对口帮扶的建卡贫困户力呷走了过来。力呷是个聋哑人,他一边焦急地比划,一边嘴里“啊啊”发声。梁军笑说:“力呷,待会儿到村委会吃鱼!”说着做了个吃鱼的动作。
  
  把鱼捞上来后,梁军解开网兜,将鱼倒进去。可力呷猛地夺过网兜,抓住底部,一下子把那3条草鱼倒进了湖里!并挥动双手,示意梁军离开,不要再钓。
  
  梁军有些不悦,可还是走了。回到住宿的村委会,见村主任在加班,就把刚才的情况说了。村主任说:“别说你初来乍到,就是村里的人到那儿钓鱼,力呷也不让。”梁军问:“那是他家的鱼塘吗?”“不是,那是若干年前地震引起山体塌方形成的堰塞湖。”“那力呷为啥不让别人钓鱼?”梁军感到奇怪。村主任苦笑一下说:“可能是因为塌方的地方有他家一块荞麦地吧。”
  
  梁军笑了:“如果是这样,那力呷也太霸道了。好吧,就算是他家的鱼塘,我钓鱼付费总可以了吧。”说着拿上渔具又出去。因为援彝,他已有一个多月没钓过鱼了,现在钓瘾发作,压也压不住。村主任忙跟上去。
  
  梁军见力呷坐在湖边的大石上发愣,就掏出200元钱交给他,边比划边说:“我200块钱钓你3条鱼,这下总可以了吧?”力呷把钱收下,对梁军笑笑。梁军打开盒子,拿出渔具,把伸缩钓竿拉长。力呷明白梁军要干什么后,过来夺过钓竿,把它收缩成一根棍子,重新放到盒子里,对梁军摆摆手,意思是说:不能钓!
  
  这时村主任走过来了。他毕竟是当地人,在村里待的时间长,更懂得力呷的手语。他详细“询问”后,告诉梁军:“力呷说,他阿达(父亲)去世前,曾对他说过,苏尼(巫师)对湖里的鱼作过法,不能钓,钓了就会遭殃。”梁军听后,哭笑不得。想了想,他说:“力呷,你就是不准别人钓鱼,也应该把鱼捞上来卖钱哪。湖里少说也有几百斤鱼,捞上来卖你就脱贫了。而且,高寒地带水温低,鱼生长慢,肉质鲜嫩,能卖大价钱,销路一点儿不成问题。我明天就找人来帮你捕捞,争取让你在年底脱贫。”
  
  村主任把梁军的话比划给力呷看,可力呷却把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他用手语告诉村主任:湖里的鱼,不能钓,不能捕,不能卖。
  
  哪有守着金饭碗受穷的?梁军觉得无法理解。忽然,他想起什么,问村主任:“力呷的阿达是什么时候去世的?”
  
  村主任说:“有好些年了,去世时才50多岁。奇怪的是,他去世不久,他老伴也跟着去世了。”
  
  “会不会是因为吃了湖里的鱼?”梁军皱眉。他援彝前是太白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警察,凡事喜欢从刑侦的角度来思考,职业使然。
  
  村主任说:“这个……不会吧?不过,那时他们家挺爱吃鱼的,煎鱼的香气经常飘满全村,力呷的阿达为此还得了个外号叫‘渔民’。”梁军说:“那我要钓几条鱼化验一下。”“你怀疑鱼有毒?那为什么鱼没死?还有,一起吃鱼,为什么力呷没事?”“在没化验之前,我不能告诉你什么。你跟力呷解释一下,免得他阻拦我。”
  
  不到一刻钟,梁军就钓上4条草鱼,每条都有三四斤重。从外观看,这些草鱼没有什么异常。因为村子离县城远,路又不好走,贸然弄到县公安局去化验,是不是有些莽撞?梁军决定先用土法试验。
  
  他到村主任家,把3条鱼剖开,没有发现异常。把鱼煎熟,尝了一小块,也没什么问题。他就决定拿村主任家的黄狗来做试验,他跟村主任说好,如果黄狗中毒死亡,他赔钱。
  
  煎鱼时的香气很快把黄狗吸引过来了,它对梁军不停地摇尾巴。梁军把一条煎鱼扔给黄狗,黄狗吃得很香,吃完舔舔嘴,表示还要。梁军又扔给它一条。这一条鱼黄狗还没吃完,就躺到一边呼呼大睡了,用脚撩拨也不醒。
  
  村主任瞪大了眼睛:“难道这鱼里有安眠药?”
  
  梁军冷静地说:“恐怕没那么简单。”
  
  村主任一听,脸色都白了。
  
  梁军到湖边用空矿泉水瓶装了一瓶湖水,带上一条活鱼和一条煎鱼,借上村支书的摩托车,直奔县公安局而去。
  
  一化验,鱼和湖水都含有大量的铅!
  
  急性铅中毒多嗜睡,所以黄狗吃了含铅超标的煎鱼后睡倒了。
  
  由此可见,当年力呷的父母就是因为经常食用湖里含铅超标的鱼,日积月累,造成慢性铅中毒而去世。
  
  那力呷又为什么没事呢?后来梁军请县特殊教育学校一位精通手语的教师询问力呷才得知,力呷从小对鱼腥味过敏,一闻到腥气就呕吐,所以他从来不吃鱼。
  
  故事到此应该结束了。可梁军深感纳闷,这里山清水秀,没有工厂,为什么湖里的水含铅超标?那村里的其他水源呢?他把其他水源取样化验,一切正常。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湖周围有座铅矿!
  
  梁军请地质队前来勘查,果然如此,还是优质铅矿!
  
  很快,沙洛铅矿开采,成为县里的支柱产业。沙洛村的群众通过在矿上务工,走上了致富路。力呷在矿上烧锅炉,也早脱贫了。
  
  梁军被钓友们誉为最牛钓鱼人:因他神奇一钓,钓出了一座铅矿。但梁军说,凡事只要多动脑筋想一想,多问几个为什么,也许就能得到意外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