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鼠尾

  很久以前,白塔山下有一个为富不仁、贪财好色的地主,名叫甄富贵。他有一座“义仓”,却从来不肯救济平民百姓。
  
  这一年闹了旱灾,当地百姓请求甄富贵开仓放粮。甄富贵拒绝了:“要么拿钱换米,要么让村里的李寡妇嫁给我,否则别做美梦了!”百姓们没钱换米,李寡妇则立志守节,百姓们敬重李寡妇,当然不会助纣为虐。大家对甄富贵无可奈何。
  
  义仓附近住着一个善良、勇敢的青年叫石臼。这天晚上,石臼正准备吹灯躺下,灯下突然冒出来一个白胡子老头,吓得石臼一激灵。老头手上拿着一段鼠尾,走近说:“莫怕,我是来救你的。”
  
  石臼开始挺高兴,待看清鼠尾,不禁失望地说:“老人家,别拿我开涮,您到底是谁呀?”
  
  老头笑着说:“不瞒你说,我是你家柴火堆下的老鼠,你对我有救命之恩……”
  
  石臼想起来了,自己那时候还是个小孩儿,一次,甄富贵家的花猫跑了出来,在自家院里摁住了一只大老鼠,眼看花猫就要咬断老鼠的脖子,石臼抄起棍子赶走了花猫,救下了老鼠,老鼠“哧溜”钻进了柴火堆里。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只老鼠已经修炼成精。
  
  老头笑着说:“这是我的尾巴,有神通。你把鼠尾接到自己最后一节尾椎骨上,看看会怎样。”
  
  石臼接过鼠尾,只见鼠尾三寸多长,遍布白毛,他将鼠尾往尾椎骨最后一节一放,突然感觉全身上下似有千斤挤压,骨骼顿时“咯咯”作响,身子越变越小,一眨眼已经趴在地上。他的眼力突然变好了,放眼望去,屋子变得异常宽敞,原本幽暗的油灯似在数十丈高的地方,感觉亮如白昼。
  
  石臼低头一看,自己成了一只四爪着地的老鼠。特别的是,身子毛发是灰色,尾巴却是白色的。
  
  白胡子老头也变回白毛鼠,个头比石臼大了不少,眼睛滴溜溜冒着精光,唯独少了尾巴。白毛鼠说:“紧跟着我,否则有性命之忧!”
  
  石臼点头答应,紧跟白毛鼠钻进夜色之中。等钻过一个山洞,眼前突然开阔起来,石臼看见了两堆一眼望不到顶的大米“山”,近处堆的是老米,远处堆的是新米。
  
  白毛鼠说:“义仓中新米看管得紧,老米看管得松。眼前都是存放多年的老米,虽不好吃,但安全。你每天来一次,尽管敞开了肚皮吃。切记,新米不能碰!”
  
  石臼饿极了,“咯吱咯吱”吃起了老米,直到撑得吃不下,才心满意足地停了下来。
  
  回到家,白毛鼠说:“你回头咬住尾巴,使劲拉一下就行了。”石臼照做,尾巴从尾椎骨拉脱,他感觉全身一阵舒展,不一会儿恢复了原样。石臼从嘴里拿下鼠尾,说:“老神仙,刚才感觉特别撑,现在变回来了,肚子还是饿。”
  
  白毛鼠变作老头,捋着胡子笑着说:“鼠才多大胃口?变回来当然觉得不够了。不^,肚里终究有东西了。以后每天夜里去一次,就能顺顺当当度过这段艰难日子。”
  
  老头走后,石臼想起忍饥挨饿的乡亲们,他立马在村里转了一圈,挨户叫人悄悄在义仓后面集合,轮流为他们续上鼠尾,叮嘱他们进仓吃米。一夜之间,村民们都吃上了一口粮食。石臼跟大家约定,每天夜里来这里碰头,虽能吃到的粮食不多,总不至于饿死了。
  
  过了些日子,石臼动了心思,想:“难道要把新米留给甄富贵自个儿享受?不行……”
  
  这天夜里,石臼斗胆奔向了新米堆,张嘴要尝尝新米的滋味。谁知米粒还没咬到,旁边蹿出一只巨大的野兽,直扑石臼,“嗷”的一声,吓得他四肢发软。好在石臼一向机灵,他往一侧急闪,躲开了野兽的突袭,边跑边看了一眼,这下瞧清楚了,所谓的“猛兽”是只花猫。以前没觉得猫有多厉害,现在变作老鼠,觉得猫实在是太吓人了。
  
  石臼心惊胆战地逃了好一阵,再回头,发觉甩掉了花猫,脚下不禁放慢了速度。一愣神的工夫,花猫从天而降,血盆大口死死咬住了石臼的后脖子。
  
  石臼挣扎片刻,还是无法脱身,他这才明白,老头为什么不让他来新米堆。不听老人言,后悔在眼前。情急之下,石臼把力量集中到屁股上,使劲往回摇尾巴,花猫赶紧摁住了石臼的白尾巴,石臼一努屁股,鼠尾被猫爪扯掉了。
  
  石臼瞬间恢复成人样,花猫吓得炸了毛,转眼不见了踪影。石臼长出一口气,却发觉鼠尾不见了。石臼失去了老鼠的眼力,只能在地上摸索,摸了好一会儿找不到出口,他的冷汗冒了出来。
  
  忽然,石臼摸到了一个人的脑袋,那人一激灵蹦了起来,大喝一声:“哪来的毛贼?”
  
  这人就是甄富贵,他知道近来闹灾荒,怕义仓进贼,就拿了柴刀,天天住在义仓里。
  
  甄富贵一刀砍来,石臼赶紧躲到暗处去了。甄富贵点起油灯照亮仓库,看到了石臼,石臼也看到了在角落里的花猫,花猫爪子上卡着白鼠尾。石臼眼疾手快,一把将鼠尾抢到了手。
  
  甄富贵狞笑道:“原来是穷小子石臼。今天让我砍了你的手,扔在义仓门口示众三天,看哪个还敢来偷米!”说着,他扬起了刀。
  
  石臼不慌不忙,拿着鼠尾续到了尾椎骨上。甄富贵眼看石臼瞬间变成了一只灰身白尾鼠,惊得下巴差点儿掉下来。甄富贵心思活络,知道鼠尾是个宝贝,他眼珠一转,立马抄起筛子扣老鼠。只要得到这条鼠尾,他就能偷窥各家藏了多少钱、钻进李寡妇的家……原先想干的坏事儿都能得逞了!
  
  石臼在地上故意乱窜,甄富贵追得晕头转向,大喊:“咪咪,快去抓老鼠!”石臼躲不过,又被花猫摁住了。石臼一转头,又摘下鼠尾。这次,花猫趁石臼变人的工夫,一口咬住那根神奇的鼠尾,夺路而逃,直接跳进了甄富贵的怀里。
  
  甄富贵拿到鼠尾,大喜过望,生怕宝贝被石臼抢走,立马踢翻油灯,将鼠尾直接续到屁股上去了。转眼间,甄富贵变成了一只肥胖的老鼠,在黑暗中得意地冲石臼“吱吱”叫了两声。石臼两眼一抹黑,又什么都看不见了。
  
  甄富贵防住了石臼,却忘了防自己的花猫,花猫刚才还在主人怀里,突然发觉自己竟被一只肥老鼠抱着,不由恼羞成怒,跳起来直扑甄富贵。甄富贵边跑边喊:“咪咪,是我!我是甄富贵!”可惜喊出来的都是“吱吱”的惨叫声。
  
  甄富贵慌不择路,跑到老米堆旁边的鼠洞,溜了出去……没多久,外面天亮了,石臼没找见甄富贵,就打开义仓门,赶紧回家,跪在柴火堆前,求道:“老神仙,我不听您的话,鼠尾被甄富贵夺了去……”
  
  “你没错!”石臼扭头,白胡子老头又出现了。老头说:“鼠尾接到尾椎第二节,会永远变成老鼠,甄富贵贪念太多,变成老鼠也是天意。你心里装着乡亲,甘愿冒险也要为大家争取好处,让人敬佩。”
  
  石臼立马召集乡亲,开仓放粮,把老米、新米一股脑分给了大家。大家知道甄富贵变成了老鼠,放心地把米领走了。
  
  几天后,李寡妇提着一只肥老鼠找到石臼,问:“这老鼠天天在我家外面啃墙皮,是不是甄富贵?”
  
  石臼见这只肥老鼠生着一条白尾巴,不是甄富贵还能是谁?
  
  石臼把肥老鼠放进桶里,指着它说:“变成老鼠仍贼心不死,以后就住桶里吧!”肥老鼠咬住自己的尾巴,使劲拽呀拽,怎么也拽不断,急得“吱吱”乱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