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的秘密

  很早以前,密州城里有个老铜匠,他有一手打造铜号角的绝活。
  
  过去的人但凡有点手艺,那是不外传的。别说是收徒,就是自己的亲骨肉还传儿不传女。老铜匠也不例外,他没儿没女,也不舍得把自己的手艺外传。
  
  这天,有个衣衫褴褛的少年,走进铜匠铺讨口水喝。这少年十三岁,叫欧达。家中遭遇变故,父母双亡,是个孤儿。老铜匠看孩子可怜,又想到自己已年过半百,干活渐渐力不从心了,他便破例收欧达为徒,留他在铺子里帮忙。这真是喜从天降,欧达立刻朝着老铜匠跪下,磕头谢恩。
  
  起初,老铜匠只让欧达干些笨重的粗活,后来,老铜匠见欧达又勤快又机灵,便开始教他做铜号角最关键的一道工序:淬火。
  
  常言说: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傅。所以,老铜匠在授徒时还留了一手:手工铜号角分“单号”和“对号”两种。所谓对号,就是指从外形到音质都几乎一样的铜号角。欧达心灵手巧,每道工序几乎是一W就会。他很快就掌握了单号淬火的技术,闭着眼都能做好。而每逢做对号淬火时,老铜匠就不让欧达动手了,并且以各种借口将他支开。
  
  这样一干又是好几年,有一天,师徒二人去集市卖铜号角。他们刚到集市,就有家戏班子路过这里,戏班师傅们拿起铜号角吹了吹,觉得不错,便决定买几只。
  
  老铜匠很得意,可是人家都要对号的铜号角,师徒俩带出来的数量却不够。想着家中还有些淬好火的成品,老铜匠就打发欧达赶紧回去拿。
  
  欧达一路小跑回到铺子里,却没找到师傅说的对号铜号角。他心急,便去内堂问师娘。
  
  师娘听了情况,沉吟了一下,为难地说:“你们走后不久,就有人来买铜号角,铺子里那些,我都给卖啦!”
  
  欧达叹着气,说:“这可怎么办?那些戏班师傅还在集上等着呢,看来这生意做不成喽……”说着,欧达打算出门去给师傅回话。
  
  师娘连忙拦住他,说:“你等等,买铜号角的人本来就不多,好容易遇到一件大买卖,岂能轻易放走了?”
  
  “不放走又能怎样?”
  
  “明白人怎么就让一泡尿憋死了?赶紧把炉火烧旺,你现在立马淬几只不就完了?”
  
  欧达犯难了,说:“人家要的可是对号,我、我怕做不好……”
  
  师娘说:“不试试,你怎么就知道做不好?你只管按平时师傅教的方法做就是了。若是把对号淬成单号,大不了以后就当单号卖。若是你做成了,咱不就赚了嘛!放心,你师傅怪罪下来,你只管往我身上推……”
  
  欧达想想也觉得师娘的话在理,他连忙将炉火烧旺后,刚要按通常的方法,烧一只,淬一只,师娘来到了炉旁,对他说:“时间紧迫,若是一只一只地烧,一只一只地淬,多费事?还不如偷个懒,把几只铜号角一齐放到炉火里,烧好后一起淬火,这样省事多了,也免得你师傅在集上等得心焦……”
  
  “这……师傅没让我这样做过呀,能行吗?”
  
  师娘也急了:“哎哟,傻小子,你瞧瞧这天色,你还有多余的时间磨蹭吗?”
  
  有师娘做主,欧达就将几只对号铜号角小心翼翼地一起放到炉火里烧,烧到一定的火候,拿出来一起淬火。淬好火后,他不放心地拿起来吹吹试试,立刻惊喜得目瞪口呆:几只铜号角音质竟然丝毫不差,和师傅做的一样。欧达恍然大悟:原来“对号淬火”的奥妙是将它们同时加热,同时淬火,这样声音就能一致!
  
  欧达兴冲冲地把对号铜号角拿到集上,师傅一瞧见他,就冷着脸责备道:“就这点路,爬也爬几个来回了,怎么才来?”
  
  欧达把在铺子里的事对师傅说了一遍,然后抑制不住高兴地说:“师傅,我终于也会给对号淬火了……”
  
  老铜匠心里“咯噔”一下,不禁埋怨起妻子:这个败家娘们,怎么就这么多事?自己千防万防,还是防不胜防啊!
  
  老铜匠生着闷气回到家里,只觉得胸口堵得慌,他本想找妻子吵一架,没想到还没开口,自己就背过气去了。
  
  欧达和老铜匠的妻子吓坏了。
  
  欧达把师傅扶起来搂在怀里,一边用手揉着他的胸口,一边流着泪说:“师傅,醒醒啊,我刚刚学会手艺,还没来得及报答您老人家呢!您快好起来,以后我一定更加好好地听您和师娘的话,把咱们的生意做大,让您和师娘晚年过得舒舒服服……”
  
  老铜匠突然长舒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眼角还滚下一串泪珠……
  
  关键时刻,欧达几句情真意切的话,让师傅“起死回生”,也让师娘觉得自己没有看走眼。
  
  原来,师娘早就劝老铜匠把手艺都教给欧达,只是老铜匠防备心重,没有答应。
  
  今天,师娘觉得机会来了,于是故意说把铺子里的铜号角都卖了,好顺水推舟让欧达学会对号淬火的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