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鼐不可

  曹鼐不可
  
  明宣德年间,泰和典史曹鼐负责捕盗捉贼,某天,他抓获一美艳女贼,押解途中夜宿小庙,女贼百般色诱。曹鼐怕自己克制不住,在纸上一遍遍书写“曹鼐不可”四字,提醒自己。写完就烧,烧了又写。直到天亮,不该发生的事终究没有发生。
  
  曹鼐后来官至礼部侍郎翰林学士。他为官清廉,是明初颇有作为的名臣。
  
  孟子还不错
  
  北宋有位哲学家,名叫李觏,他喜欢饮酒,最讨厌的古人是孟子。一天,有个年轻人作了几首痛骂孟子的诗,带着诗稿去拜访李觏。
  
  李觏大喜,留他在府中饮酒,两人边喝边骂孟子。豪饮数日,年轻人把李觏珍藏的好酒全喝光了,飘然离去。没过多久,年轻人笑嘻嘻地又来了。
  
  李觏琢磨过味来,沉吟半晌,说:“你走后我仔细想想,其实孟子还不错……”
  
  不许叫好
  
  京剧泰斗程长庚,在梨园界威望极高。听他的戏,最奇特的规定就是观众不许叫好。程长庚觉得,其一,叫好会影响演员的注意力和观众听戏的效果;其二,他认为叫好声此起彼伏的戏园子,虽热闹却难成大雅之堂。程长庚的班子演出,台下皆鸦雀无声,谢幕才有鼓掌,即便是皇帝太后,也要遵守规定。
  
  吾手尚在
  
  清代史学家谈迁,花了几十年才完成了明史《国榷》的写作。不幸的是,书稿却被小偷全部偷走。如此打击让老先生痛不欲生,但他很快从痛苦中走出,仅用了四年多,便重新编著了新版《国榷》,共104卷、428万字,较原作更加翔实完善。原作被盗后,很多朋友劝老先生放弃,谈迁却答道:“吾手尚在!”
  
  曾国藩的“愚笨”
  
  曾国藩天资并不聪颖,但他肯下苦功。年少时,一天晚上曾国藩在家中背书,一篇拗口的文章连读数遍,他也没背下来。不想他的“愚笨”惹恼了一个人,此人是个贼,已在曾家窗外等了很久,本想等房中的人睡着,进去偷点东西,没想到曾国藩就是不睡。
  
  贼在窗外听了半天,忍无可忍,他就站起来,对着屋中的曾国藩将这篇文章一字不差地背了一遍,然后气呼呼地走了!
  
  冯玉祥比赛摔跤
  
  抗日英雄赵登禹长得人高马大,他在冯玉祥手下当兵时,一次冯玉祥问:“你长这么高个儿,敢不敢跟我摔跤?”赵登禹说:“把你摔坏了怎么办?”冯玉祥说:“看你有]有那个本事。”
  
  于是,赵登禹毫不客气地摔了冯玉祥三个跟头。旁人吓得面如土色,说:“赵登禹,敢摔将军,你完蛋啦!”谁知冯玉祥站起来拍拍土,对赵登禹说:“好小子,当我的警卫官吧!”
  
  价格如何
  
  前秦的苻郎投降晋朝,来到江南。王素之喜欢管闲事,常向苻郎询问中原地区的风土人情,一问起来就唠叨个没完,苻郎非常厌恶。
  
  一次,王素之又问:“中原地区的奴婢价格如何?”苻郎说:“话少的十万,话多的一千。”
  
  文彦博临危不惧
  
  北宋名臣文彦博担任知府时,有年冬天在家中宴客,直至夜深还未散席。在外等候的士兵大发牢骚,拆掉了门板,并烧了避寒。一个校尉将此事报告了文彦博,席上宾客听后,以为军队要哗变,个个吓得直打战。文彦博却神色自若,镇定地说:“天气确实冷,拆了门板去烤火无可厚非。”他说罢照旧饮酒。士兵们知道后就泄了气,再也没有找借口闹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