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疑云

  李福生今年58岁,是一名刑警。这天下午两点,老伴哭着打来电话:“陶陶不见了!”老李脸变得煞白,赶紧请假回家。
  
  陶陶是老李的孙子,八岁,每年暑假会来爷爷家住一段时间。今年暑假刚开始,才来了一周。
  
  老李回了家,老伴急得直打转,说:“吃了午饭,陶陶想踢足球,我俩便下了楼。孩子在空地上踢,我坐在旁边椅子上看。刚坐了一会儿,我肚子疼,回家解了个手,十分钟后再下楼,陶陶就不见了。”
  
  正说着,老李的手机“叮”的一声响。老李打开手机,看到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孩子在我手里,准备好一万块钱,五点钟准时放在你家楼下的2号垃圾箱里。”
  
  老伴腿当时就软了,催促老李赶紧给对方回电话。
  
  老李却说:“这是绑架,得先报警!”
  
  老伴眼睛都瞪圆了:“报警?稳稳当当把孩子换回来要紧!报警了,万一孩子出点什么事,咱们还活不活了?”
  
  老李沉吟了一会儿,坚持道:“绑匪想得挺好,以为少要点钱,我们就不报警了?我是警察,不能纵容犯罪。”说着,老李拨通了搭档的电话。
  
  十分钟后,搭档带着两个组员赶了过来。老李简单介绍了情况。小区有南、北两个大门,门口有监控,四人兵分两路去调取监控。
  
  老李去了南门,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问值班保安最近有无可疑人员进出。
  
  保安想起了什么,调出前一天早晨的录像,指着一个男人,说:“最近,这人每天早上在小区对面的公交站那儿,可眼睛老往小区里瞄,看着不太正常。”
  
  录像中,老李一家出了小区,接着,老李向右走,这是去上班;老伴带着陶陶向左走,这是去公园。男人死死盯住老李的背影,一直目送老李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
  
  老李皱皱眉,将影像定格后放大。咦?这人有些面熟!裤兜里露出来一截黄色胶皮手套——想起来了,好像是小区附近洗车店的一名洗车工!老李平时都是走路上班,也就周末开开车。那次去洗车,这个小伙子主动过来帮自己,不光把车洗得特别干净,还把后备厢乱糟糟的物品也整理好了,所以老李对这个小伙子有些印象。
  
  老李谢过保安。保安正义感很强,对老李说:“老李,如果让我再看到这小子,一定帮你抓住他!”老李笑笑,说:“可别帮倒忙,如果你再看到他,打我电话就行了。”说完,他赶紧去了洗车店。
  
  店主说,那个洗车工叫张家林,今天早上请假,说要回趟老家。这就有点可疑了,谁知道他是真的回老家,还是去干别的了?
  
  店主找出了张家林的身份证复印件,证件显示,他老家离这儿两个小时车程。老李有个老战友在那边当刑侦大队长,他马上联系老战友,让他帮忙查一下,这个张家林今天是否回了老家。
  
  二十分钟后,老战友回了电话,说张家林高中辍学后没有正当工作,经常打架斗殴,进过局子。不过,张家林的爸爸倒是个好人,去年这时候,一个建筑工地楼房倒塌,他爸救出了两个人,自己却被埋在废墟里头了。张家林今天早晨九点在客运站下的车,然后去祭祀用品店买了烧纸,应该是回去祭祀他爸周年的。十二点,他又出现在客运站,上车返程。
  
  如此说来,张家林没有作案时间。不过,这小子似乎在留意老李的行踪,这又是为什么呢?
  
  老李刚出洗车店,搭档电话打了过来,说北门监控也没见到孩子,难道绑匪把孩子藏在小区里?
  
  老李刚走回南门,只见保安正抓着一个小伙子,拉拉扯扯地往门卫室里拽。保安看到老李,兴奋地喊道:“李警官,这小子让我给逮着了!”老李走近一看,那被“逮着”的人正是张家林。
  
  张家林奋力地甩着胳膊:“我干吗了?你抓我干吗?”
  
  保安挺着腰杆:“说!你今天是不是绑了一个孩子?”
  
  张家林听了这话,望着老李,惊讶地问:“你孙子丢了?”
  
  老李吃了一惊,这短短的一句话,真是耐人寻味。没等老李回答,张家林又说:“我有线索。”
  
  张家林让保安进门卫室,调出前一天早上的视频。视频里,老李右拐去上班,老伴领着陶陶向左去公园。接着,从南门走出一个大爷,也跟着陶陶他们向公园走。张家林说:“就是他,自从你孙子来了,这人就老跟着你孙子。”
  
  保安仔细辨认了一番,说:“这不是咱小区的业主吗?我看看……哟,是3号楼的老赵。”
  
  老赵?怎么会是老赵!
  
  老赵是谁?去年这时候,市里发生了一起绑架案,小学生赵乐乐被绑架,绑匪索要30万块钱。赵乐乐家人报了警,是老李出的警。爷爷老赵担心孙子的安全,坚持破财免灾。乐乐爸爸相信警察,就按老李的要求,尽量拖延交赎金的时间,和绑匪周旋。后来,绑匪急了,发来一段视频,用刀抵住乐乐的脖子,威胁再不交赎金就撕票。老赵当场晕了过去。视频背景暴露了绑匪的方位,警方根据视频,找到了市郊一处废弃厂房,救出了乐乐,可绑匪已溜之大吉。乐乐受了惊吓,本来挺开朗一小孩,现在变得整天郁郁寡欢,晚上睡觉老是做噩梦。
  
  老李纳闷,老赵什么时候搬到自己小区的?
  
  不管怎样,这种巧合太反常,得去调查。物业协助叫开了老赵的家门,老赵看到警察,没有一丝惊慌。陶陶抱着一只小狗跑了出来:“爷爷,你怎么才来接我呀!”
  
  通过陶陶讲述,老李知道了事情经过:中午,陶陶在小区花园踢球,奶奶回家上厕所时,跑来一只小狗,陶陶喜欢狗,便放下足球跟小狗玩了起来。那小狗正是老赵的,老赵过去对陶陶说:“我是你邻居,就住3号楼。你奶奶去医院了,让我照看你。”见陶陶眼神里带着警惕,老赵又说:“你爷爷叫李福生,是警察,我们是朋友!”陶陶信了。
  
  老李气得揪住老赵的领口,责问他为什么这么干。老赵也激动了:“绑我孙子的人你们抓到了吗?要不是你们拖延时间,那混蛋能用刀吓唬我孙子?他能有这么大的心理创伤?我今年开春搬来这个小区,冤家路窄,我发现你也住这儿!我就悄悄观察你的行踪,寻思着怎样才能让你吃点苦头。最近,我发现你孙子来了,我忽然想,如果你自己的孙子被绑走了,你会怎么办?就瞅准机会,把你家孙子带走了。”
  
  老李一时语塞。是的,绑乐乐的人还没抓到,这也是他的心病。
  
  老赵把情绪发泄出来,脸色平和了些,说:“我在阳台上能直接看到2号垃圾箱。如果你真把钱放进去,我会瞧不起你的!现在,我的心结解了,你把我铐走吧。”就在搭档拿出手铐时,先前在旁边一声不吭的张家林走过来,脸色苍白地说:“警官……那起绑架案,是我干的。”声音虽小,却如同平地炸响了雷。
  
  在公安局的审讯室,张家林向老李坦白了一切——
  
  张家林说,爸独自把他养大,高中辍学后,自己在社会上胡混,不止一次把人打伤。他爸一气之下,把他赶出了家门。去年,他来这儿想挣点快钱,便铤而走险,绑了一个小孩,向家属索要30万。可对方筹钱很慢,好像在有意拖延时间,他就拍了一段视频,威胁对方要撕票。谁料老家打来电话,说建筑工地楼塌了,他爸被埋在里面了,生死未卜。顿时,张家林心慌意乱,没心思拿赎金了,扔下了小孩,赶紧回了老家。
  
  说完,张家林从贴身衣兜里掏出一张照片,递过去。老李一看,照片上的人和自己竟有几分相像。
  
  张家林对老李说:“他就是我爸。我爸是因为救别人才死的。他以前总说,自己多做点好事,儿子的罪孽会轻些,没想到最后把命搭进去了。”张家林用袖子擦擦眼泪,继续f:“办完爸的后事,我躲了大半年。今年,我决定重新做人,就来这边找了份洗车的活儿。那天你来洗车,我发现你的背影和我爸特别像。洗完车,我就一路跟着你,想多看你两眼……真没想到,你是警察,可能这就是我的报应吧!”
  
  这下,老李全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