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女和狗

  我每天上下班都要经过大阪车站。
  
  晴天走过站前的马路,暖阳怡人。下雨天,我钻地下通道,一直走到办公大楼。徒步的距离不算长,哪怕天寒地冻,我穿的也是西服便装,不像在北京的时候出门必穿棉衣棉裤。这么说绝非自吹耐寒,而是电车内的暖气、地下通道的热风和柔和的日光足以让你忘记了“受冻”是什么滋味。
  
  每天路过车站,好像变成了一个行走方程。眼前的高楼、晚间的路灯,还有匆匆忙忙的行人都变成了我视野内的固定画面,一旦周围有什么异样,我就会敏锐地觉察出来。这种敏感有时连我自己也不由得惊奇。碰见盲女和她的导盲犬的时候,我显然是处于这种状态之中的。
  
  当时正值傍晚时分,渐落的夕阳像一团火,染红大楼的落地玻璃,通体闪亮,反射出的光波照向十字路口等信号灯的行人,给街景传来冬日里的温暖。信号灯变绿了,导盲乐的单调声响从喇叭里传出,让人想起幼儿园的早操音乐。
  
  行人们犹如一齐射出的箭,从十字路上横扫而过,摩肩接踵,但表情都是单一的,很少有叽叽喳喳的交谈声。大家似乎从整天的疲劳中获得解脱,匆匆地踏上归途。
  
  过马路的人流使站前呈现出一瞬间的沸腾。
  
  绿灯闪灭,黄灯亮起,信号灯正欲变红的时候,从马路的对面走来一位盲女,面容洁净,脸色红润,是一位端丽的玉人,但她身材娇小,双手紧紧握住一根细棍,敲打着路面,步履艰辛。她的手里同时还抓着一根绳子,牵着一只导盲犬。犬毛是金黄色的,它摇头摆尾,在夕阳里表现出一种从容的欢跃,四脚迈开节奏明快的步子,引导着它美丽的女主人。
  
  信灯已经变红,导盲乐也戛然而止,可盲女正好走到马路中间,她惊慌了,迟疑间,居然止步不前。
  
  真糟糕!
  
  在她的周围正汇集着过往的车辆,再加上紧赶慢赶企图抢在红灯前过马路的行人,犹如激流的旋涡一下子把盲女卷入其中。我提心吊胆地望着她,直想冲她大喊:“危险!”
  
  这个时候,无论路口行驶的车辆,还是行色匆匆的人们,都悄悄驻足不前,奔忙的场面被定格了。盲女又开始一步一步地走动起来。她把细棍收起,握在腰间,而另一只手拉着那条狗绳,由狗引导向前,她的整个身体沿着狗走出的路面,正在一步步迎面而来。
  
  她是那样信任,信任她的狗带她走的路,而她的狗又是那样尽责尽职,好像懂得盲女惊慌的脚步,故意放慢了步子,让她不必急行。对盲女来说,周围的人是不存在的,可狗却明察秋毫。这种情景也许会让我们哀怜和悲伤,但她和它相互依偎,用无言的行走向众人展示出一股生命的力量。
  
  我的内心被深深地感动了,同时,我也坚信所有静候他们的人都和我怀有同样的心情。要不然,大家为什么不再像往常那样赶路呢?
  
  盲女好像在微笑,她在导盲犬的引导下,过完了马路。我从她甜蜜的嘴角可以看出她已经恢复了原有的平静。而她的狗似乎明白了主人的喜悦,跳着脚摆起尾巴,上扬着脖子向周围的人摇头示意,欢蹦不已!许多人都笑了,因为这是生命的喜悦,它温暖了我们的心。
  
  当然,大阪站前依然如故,每天都是行人们的匆匆忙忙。
  
  但不要忘记,也许就在今天,你也会遇见一位美丽的盲女和可爱的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