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和你

  儿子探头探脑,似有话要说,问他,又支吾其词。
  
  我警惕起来:莫非这小子惹了祸,亟待大人收拾残局?
  
  儿子“嘿嘿”笑,说是一点点小问题,指甲盖那么大。我立刻转了口风,吹嘘自己是处理小问题的高手。
  
  儿子怪腼腆地问:“我为啥这么丑?”丑?我瞪他一眼,上上下下地打量,不过是个普通人,但,凭良心讲,他确实不够漂亮。要真的道出情的话,一论就论到我们做父母的身上,我才不傻。
  
  我咳嗽一声,开始用大道理攻心:“腹有诗书气自华,多读书自然气质尊贵。外表美不算美,心灵美才要紧。”
  
  哪知此人根本不识货,听了我的宝?贵人生箴言,仍是浑浑噩噩。他叫苦道:“我皮肤黑,个子矮,怎么办?”我跟他说:“包大人就黑,肤色如非洲酋长,还不是亚洲神探,把坏人吓得嗷嗷叫?鲁迅身材矮小,但文章光芒几万丈,照耀几世人……”
  
  儿子认真起来:“包大人不是因为黑才会断案,鲁迅先生也不是因为矮小才会写文章,妈妈的逻辑完全不对。”这孩子已经会讲逻辑了,我得意得很。
  
  但儿子不让我走,他忧心忡忡地问我:“妈妈,妈妈,告诉我,怎样才能变得又白又高?”我建议他减少阳光暴晒,经常做拉伸运动。
  
  说话间,他的爸爸迤迤然走进来:“儿子,别难为你妈了,咱爷儿俩这种黑与矮,与太阳月亮无关,与爸爸的列祖列宗有关,是遗传。”看,这个呆人,引火烧身。
  
  看着儿子一脸绝望,我颇为惊惶。还好,儿子并未打算追究这事,只叹口气问我,能不能帮他买一些美白护肤的东西。我大惊:胭脂水粉向来是女儿家的小玩意儿,一个男生怎可堂而皇之索要?
  
  老公劝我:“别忙着标注性别,管他男子汉女子汉,咱们可以试用一下。”他自认为这句话说得又高明又俏皮,上前抓住我的大拇指竖起来,晃两晃。
  
  我劝儿子先用妈妈的护肤品试一试,儿子很赞同。
  
  儿子睡前敷了补水面膜,早起又用了面霜粉底,照了七八遍镜子之后,这少年心满意足地出门去。傍晚回来,他颇沮丧,今天上午一直在考试,没人注意他面白面黑。课间休息时,他帮邻座扛走坏掉的课桌,那女生夸他皮肤变好了,但也只是人情话,算不得数。
  
  儿子终于发问:“妈妈,你长得这么漂亮,为什么偏偏找我爸呢?”我沉吟片刻,终于勇敢地发问:“你除了对爸爸的相貌不满意,还有别的吗?”他摇头:“没有了,爸爸做饭特别好吃,还有啊,我考砸了,或者跟同学闹矛盾了,别管多沮丧,爸爸总能逗笑我,然后才跟我分析原因。”
  
  我告诉儿子:“这些东西比美貌重要,你爸做事勤勉,又深爱家人,跟他在一起,游玩是好的,工作是好的,连辛苦都有意义。”
  
  不知不觉,我们已聊了很久,外边门一响,是老公回来了。
  
  儿子替爸爸拂落满头的雪花,我替他除下湿外套。他却兴奋地举起一个纸袋嚷道:“看,这是什么?”
  
  儿子抢过来打开,是热烘烘的糖炒栗子和烤红薯,顿时,家里充满了香甜之气。
  
  儿子边啃红薯边问:“爸爸,你像我这么大的时候,为自己的长相自卑过吗?”老公说:“有过,自卑得要死,还想穷尽这一生,到天涯海角去找神仙,能把自己变得漂亮一些。”
  
  儿子停止咀嚼:“那你找到了吗?”老公笑道:“找到了啊,就是你妈妈和你。”我站在窗前,看雪花一朵一朵从天上掉下来,每一朵都是美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