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敌人到闺蜜,我和母亲花了27年时间

  妈妈生我的时候几乎把命给送了,从那以后,身体一直不好。因此爸爸包揽了抚养我的责任和大部分的家务。爸爸对我没什么期待,给了我一个快乐的童年。后来爸爸被调去外地工作,我开始了和妈妈“相依为命”的生活。
  
  妈妈开始亲自带我之后,迅速地发现了我的一堆毛病,比如说娇气、懒惰、任性等。她在对爸爸进行了一番批斗之后,便迅速投入了对我的改造划。而我作为倔强少女,也和她展开了顽强的拉锯战。
  
  我小时候扁桃体肥大,一吃冰的就发烧。我爸在家的时候老是盯着我,尽管如此,我还是隔一两个月就发一次烧,因为总会忍不住偷吃。有一次我又因为偷吃冰淇淋发烧了,妈妈发话了:“我没那个闲工夫像你爸那样盯着你,你的身体你自己负责。要是你再这么经常发烧,我就带你去把扁桃体割掉,或者你就等着被烧成个傻子吧。”
  
  孩子生病的时候不是应该好言抚慰吗?你为什么要威胁割掉我的扁桃体?从此之后我真的开始不吃冰的了,发作次数也确实减少了。
  
  和妈妈的斗争贯穿了我的整个童年和青春期,但是我最终惨败了。不是我的反抗不够厉害,而是她真的是个狠人。
  
  高中时,我要去同学家住一晚,妈妈不让,我和她大吵一架。我假装要从阳台跳下去,威胁她。但是她特别淡定地看了我一眼说:“要是为了这种事情跳楼,你活着也没啥意义了,我就权当白养你了。”
  
  我其实也害怕啊,只能哆哆嗦嗦地自己下来了。我明白了斗狠我是斗不过我妈的。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她当时肯定也是怕了的——自从我假装要跳楼的事情发生后,她就大装修了一次,把阳台弄成了封闭式。
  
  我上大学之后,妈妈整个人似乎突然就放松下来,很少教训我了。不知道是因为距离产生美感,还是因为我们的状态改变了,我和妈妈之间的关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转起来。我们开始煲电话粥,一起上街买衣服、下小馆子,开始尝试去了解对方。妈妈这些年一直围着我和爸爸转,似乎没有别的爱好。比起我的成长和爸爸的事业来说,她的人生显得那么不重要。
  
  我读研二时遇到了前男友,他是名校的医学生,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但是他老爱和我唱反调。我说我想考博士,他说就你这种研究生学校有戏吗?我说有别的男生在追我,他说我有幻想症……他经常大言不惭地说要养我,却不肯承认我的能力和付出,这令我很痛苦。
  
  有一天当他提出结婚这个议题,我崩溃了。我哭着跟妈妈打电话,不知所措。原以为妈妈会说我这山望着那山高,对我一顿批评。但她对我说:“快点跟他分手吧!没必要委屈自己,我女儿是最好看最优秀的,不用那样的人来伤害你!”我握着电话,眼泪直往下掉,第一次觉得有妈妈在,总是会有人无条件来爱我的。
  
  后来我和他分开了。妈妈一直没有催过我找男朋友。我和现在的未婚夫在一起的时候,他选择辞职和我去到新城市一起重新开始。妈妈一直很支持,因为她看出他对我是真心好。
  
  那天和妈妈窝在一起看韩剧《婚纱》,两个人都眼泪汪汪的。妈妈说:“当年我要是一场手术没熬过来,你也早就成了个没妈的孩子了。”我一下抱紧了她。
  
  感谢上天让妈妈一直陪着我。幸好,我理解她的时候还不算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