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比好重要

  2010年,多伦多大学和芝加哥大学两个教授来中国一个生产电子产品的工厂,拿中国工人做了一个实验。
  
  工人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受试者。在一周开始的时候,某些工人被告知,如果你们能完成本周的生产任务,将获得80元奖金。而另一些工人被告知,本周你们有80元奖金,但若完不成生产任务,你们就会失去这笔奖金。
  
  不都是完成任务拿80元奖金吗?但是有区别,第二组工人看来,80元已经是自己的了,关键词是“失去”。这里涉及一个重要的心理学定律,叫损失厌恶。人总是喜欢获得,而害怕失去。实验结果也证实,第二组完成情r更好一些。
  
  我们可以体会一下,完全相同的条件,只不过换了个说法就能让人拼命干活。这些人难道还不如朝三暮四成语里的猴子?事实是,每个人都有损失厌恶,换一帮大学教授来做实验结果也一样。更有甚者,很多实验证明,连猴子都有损失厌恶。
  
  这个实验似乎可以解释,为什么自由媒体的时事版块全是坏消息。
  
  首先,需要搞清楚一个问题是人们为什么这么害怕损失。这需要神经科学家出手。
  
  核磁共振发现,一旦说到“损失”这个词时,他们大脑中一个特定区域,“杏仁核”兴奋了。这个区域一旦兴奋就会产生一种负面情绪。人们怕的不是损失,而是这种负面感情。据2010年的一个研究发现,若一个人脑中的杏仁核受到伤害,他就不会有损失厌恶。
  
  这些损失厌恶的实验告诉我们,人们对负面感情的重视程度总是超过正面感情。心理学对这个更一般的现象也有个名词,叫“negativitybias”,不知这个词的准确翻译是什么,姑且称之为负面偏见。损失厌恶可以看作是负面偏见的一种。
  
  恐惧和冒险是两种非常基本的感情,进化心理学认为恐惧来自人的自我保护本能,而冒险来自人的求偶本能。让人在做损失厌恶实验之前,先幻想一个恐惧情节,他会变得更加厌恶损失。让人先幻想一个浪漫的情节,他会变得不那么厌恶损失。恐惧使人害怕损失,浪漫使人热爱冒险。
  
  也就是说,坏比好重要。负面偏见可以解释很多事情。比如,容易记得一个人的缺点。比如,一篇文章,喜欢的读者会点赞,更可能什么也不做。而不喜欢这篇文章的读者更可能采取行动,要发表一份评论,非要告诉你他的意见。这样一来读者的负面偏见很可能会造成文章的评论中更容易出现负面的评论。同时,文章的作者也可能有负面偏见,表扬的评论他们不在意,而批评的评论他很在意,这样的话,结果就不太好了。
  
  对世界上大多数工作来说,该做什么早就有人设计好了,你就算有损失厌恶也用不上。但是有一类工作要求我们必须超越本能,这就是做决策。
  
  大到领导一个公司,小到买卖股票,只要你的工作要做很多决策,你最好能够理性行事。
  
  本能归本能,有些人可以超越自己的本能。他们知道自己强烈的负面情绪会带来偏见,所以他们不轻易纵容这种情绪。他们看到好的冒险机会敢上,遭受损失却不放在心上。他们看到好人好事主动夸,听说坏消息却能够保持淡定。
  
  朝三暮四的心理学手段对他们没用,这样的人不会被自己的杏仁核绑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