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王爷的宝藏

  1。神秘访客
  
  我是一个在科研所上班的研究员。这天我正在坐班,有人敲门走了进来,是一个自称姓黎的女人。
  
  黎小姐对我微微一笑,神神秘秘地把门关好,坐在我对面,开门见山道:“吴博士,听闻你在城市历史方面很有建树,我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报酬十分丰厚,不知道你可有兴趣?”说着,黎小姐把一个卷筒放在了我的办公桌上,然后从卷筒中抽出一幅图,小心翼翼地展开在我面前。
  
  我打眼一看她展开的图,不禁大喜过望,这幅就是我近几年多方搜罗,却连影子都没有见到过的《奉城舆地图》。
  
  黎小姐看着我发亮的眼睛,把图往我面前推了推:“吴博士,初次见面,小小心意,不成敬意。”我深知《奉城舆地图》的价值,这黎小姐手笔也太大了,不禁防备地看着她,把图放回到卷筒里,指着门,请她说出自己此举的目的,否则就立刻离开。
  
  黎小姐叹了口气,反问我听没听过八王爷宝藏的故事,我不禁嘲笑,这种老掉牙的城市传说还有人信?谁知黎小姐又一本正经地把《奉城舆地图》推到我的面前,说谜底就在这幅图里。我看她的样子不像开玩笑,只得再次把图打开,仔细端详了起来,没想到不看不要紧,一看还真发现里面的门道了!
  
  八王爷的宝藏是奉城流传了许久的一个故事。相传清朝末年,慈禧太后深感时局动荡,就密令一位俗称八王爷的满族大将偷偷把一批金银珠宝运送到关外奉城埋了起来,这宝藏埋在哪里,却没有人知道。但这《奉城舆地图》绘制于清初,年头可比八王爷宝藏传说久多了,这线索在前,宝藏在后,时间上也不合理啊!
  
  在我看图的时候,黎小姐说,这幅图是当年八国联军在圆明园里抢的,后来辗转流落到一个日本收藏家那里,她为了把这幅图买下来,可花了不少钱。
  
  清初的舆图,价格肯定低不了,但我仍然不信什么八王爷的宝藏。但这地图的确有问题,我小心翼翼地在地图上给黎小姐指出来:“这图被动过,你看右下角的天柱山和左上角的昭福陵,这两处是后人填上去的。因为天柱山在清初的时候叫武功山,乾隆皇帝东巡的时候才改成了天柱山。而昭福陵埋的是咸丰皇帝的侄儿,不可能出现在清初的图上吧?”
  
  “吴博士果然名不虚传,这幅地图就赠送给你了!”黎小姐非常高兴,“但是我们只找到这两点可不行,我们必须得从这张图上找出八王爷宝藏的埋藏地点!”
  
  黎小姐看我还是不信,便说:“吴博士,实话告诉你,这幅地图是我最近才买到手的,在这之前,我机缘巧合得到了一份二战时期的日军机密档案。这份档案是一个日本对华专家,名叫小野三郎的历史学者所写的笔记。在这份笔记中,他写道,经过多方寻访与查证,确定奉城八王爷宝藏一事为真实可信的。他说,他在当时的北京找到了一个伺候过慈禧太后的老太监,老太监回忆的确有一天,慈禧召见了八王爷,密谈许久,第二天,内务府运出了几十口封好的大木箱送到了八王爷府上。半个月后,慈禧命八王爷东巡祭祖,但没想到八王爷此去就没回来,竟病死在了奉城。”
  
  “据说他去世之前,亲手给慈禧太后写了一封奏疏,随着奏疏一同递送的就是这幅《奉城舆地图》。老太监说,慈禧太后看完密封的奏疏就将其烧毁了,然后叫人拿来木匣,将地图放入木匣,用火漆封好,差遣人将木匣送到圆明园收藏,并下令任何人不准开启。但后来英法联军火烧了圆明园,这木匣就下落不明了。小野三郎在笔记中说,他认为慈禧太后命令八王爷将内务府中所藏的一些珍宝送到关外奉城藏了起来,为了保密起见,八王爷将宝藏所藏位置写在奏疏和地图中,奏疏被慈禧太后烧毁,那么剩下的唯一线索就是这幅《奉城舆地图》。”
  
  我仔细听了黎小姐的讲述,觉得非常蹊跷。内务府中的几十口箱子,由慈禧太后命令八王爷送到奉城藏起,八王爷最后又死在了奉城。整个过程如此隐秘,以慈禧太后的身份,这么行事,绝不仅仅是金银珠宝那么简单。但我没有将自己的想法告诉黎小姐,因为我知道,她一定对我有所隐瞒。
  
  果不其然,黎小姐又对我说:“吴博士,如果我们合作找到八王爷的宝藏,我可以给你100万的辛苦费!”我心下了然,佯作跟她成交,但是对她说,分析这张《奉城舆地图》会耗费很大的精力和时间,所以她至少要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黎小姐一口答应。
  
  在我把黎小姐送出门的时候,只见一个人影匆匆闪进楼梯间。
  
  2。张公馆探秘
  
  黎小姐离开后,我很仔细地研究了《奉城舆地图》,这幅地图的门道我已经稍微看出了一点点,但是黎小姐揣着什么心思,我可还没想通。首先一百多年前,慈禧太后^对不可能只为了藏一些金银珠宝就那么大费周章,其次就算奉城有宝藏,那挖出来也属于国家,怎么可能个人就分账?难道黎小姐是一个文物贩子?
  
  正好我有一个同事丁招刚从日本交流回来,他研究的就是二战史,于是我找他咨询了一下小野三郎的事。
  
  “这个人在中国生活过很久。”没想到丁招非常了解小野三郎,“不仅是一个史学家,更是一个中国通,他协助制定了很多侵华战略。抗战胜利之后,他被关进战犯管理所,上世纪50年代末回到日本,回去之后潜心研究清朝历史,醉心于古地图收集,不过并没有出版过什么学术专著。对了,你打听这个人干什么?”
  
  “研究地图,刚好碰上就问问。”我随便敷衍了几句,黎小姐在小野三郎这件事上应该没骗我。
  
  我天天看着那张地图,终于发现秘密的关键点是天柱山和昭福陵,将地图均分为横七竖八的网格,天柱山刚好处于右下角的第一格角点,而昭福陵落于上一左二的格中,把昭福陵位于格中的点,等大放大到图面上,刚好对应的又是一点,这点却是奉城的一处保护性建筑,张公馆。
  
  张公馆是民国时期奉城大军阀张雨霖为其四姨太建造的别院,一般人还进不去,我有些犯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