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的母鸡

  每年春天到来时,村庄的街巷里就会传来起伏不止的卖小鸡的叫喊声,中间夹杂着小鸡叽叽喳喳的啾啾声。母亲拎着一个小纸箱循声而去,不一会儿,就抱回来十多只小鸡,院子里立刻就热闹起来。几个月后,柴垛下、鸡窝里到处都是鸡蛋。我的三弟看见一个鸡蛋,就会高兴得大叫。
  
  那一年,母亲买回来的小鸡不知为何一只只地病恹儿了,最后只剩下一只,是只母鸡。它的小同伴们一个个地离去,它却整日蹦跳着玩得欢实得很。母亲说,喂一只鸡将来连鸡蛋都不够吃。于是那只母鸡长得半大时,母亲又买回了十来只小鸡。
  
  那只母鸡在鸡群里没有伙伴,它独自刨食,独自生长。
  
  它是一只会飞的母鸡。那是我后来才发现的。它长大后常常跑出院子,在村子里到处转悠。母亲怕它走丢了,怕它被别人赶到自家的鸡窝里,便常常吩咐我出去找。那么大一个村子,我往哪儿找去?我急了,就喊:“你跑到哪儿去了?赶紧出来!”我那时想,它听到我的喊声肯定会躲在某个角落里嘿嘿地偷笑。
  
  我握着一把藤条,叫嚣要打断它的腿。可它却常常在我不经意间蹿到路中间,朝家里奔去。它拍着翅膀,两条细腿竟然比我跑得还快。我气得大骂,它却一蹬地,扑棱着翅膀飞了起来。它踏着一根电线,像在表演走钢丝。它潇洒地落在院墙上,然后轻轻一跃,跳到高高的鸡架上,站在上边乐呵呵地叫唤两声,嘲笑着我。
  
  后来我知道,它不但是一只会飞的母鸡,而且是一只丢蛋鸡。那天,母亲从鸡窝里收了一个鸡蛋后,说:“小鸡都会下蛋了,它下的蛋呢?是不是整天在外野跑,把鸡蛋丢了?”母亲看它不在院子,就让我出去找,顺便找找它把蛋都丢到哪儿去了。
  
  我在街道巷子里叫了半天,不见它的踪影。后来它从我家院后的一堆破房子的废墟中跑了出来,还“咯嗒咯嗒”地叫着。我知道,它肯定是刚下蛋了。我跑到废墟里找了许久,也没有发现一枚蛋皮。
  
  那天母亲用木条抽打着母鸡,骂道:“不中用的丢蛋鸡!鸡蛋都丢到哪儿了?”母鸡惊叫着,到处乱飞。我说:“妈,别打了!明天我跟着它,看看它把蛋丢哪儿了!”母亲这才扔掉了木条。第二天,我还是没有跟上它。它在一片破房颓墙间左蹦右跳,三两下就把我给甩了。我只听见它下完蛋后轻松地“咯嗒”了几声。
  
  来年打春后,它全身的羽毛都蓬松起来,好像开始孵小鸡了。母亲骂它懒:“鸡蛋都弄丢了你还孵什么小鸡?真会装样子!”那段时间不知道它把自己藏到哪里去了,整天都不见它的影子。
  
  父H也很无奈:“养这样的丢蛋鸡有啥用?连个鸡蛋也落不着!干脆杀掉给小三儿炖吃了算了。”三弟很高兴,嚷着要父亲杀鸡。那时,那只母鸡还不知在哪儿刨虫子吃呢!父亲开始磨刀,并吩咐我去把母鸡找回来。
  
  我走出院门的时候,不知怎的,突然感到心情沉重。我一出门便看到母鸡站在街头的一堵土墙下望着我。我盯着它,竟然不知所措。我的耳边响起了小鸡啾啾的叫声。我看到母鸡突然向远处奔去了,我冲过去把它往家里赶。它奔跑着,拍打起翅膀,又飞了起来。它还是沿着电线,最后落在院墙上。我看见母亲一把将它抓了下去。它“咯咯”地惊叫起来……我站在街上,听着它的叫声戛然而止。我知道,父亲的刀落在了它的脖子上。在那样的年头,对家人来说,那是一顿无比丰盛的佳肴。而那时我嚼着鸡肉的感觉,如今早已忘却。记得清楚的是:杀掉母鸡后的几天,清晨的阳光铺在大地上时,我家房后的那片废墟中满是小鸡叽叽啾啾的叫声。它们从一堆草垛深处钻出来,足有二十来只。
  
  它们小嘴一张一合,把整个春天都吵得热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