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小鸟儿在飞翔

  在我的观念中,还是觉得比起昆虫来,植物缺乏丰富性,也缺少动态美。实在没有昆虫可拍,我才仔细观察起那些陌生的植物来。
  
  忽然发现一串“小鸟儿”,似乎眼前一亮,一下子激动起来。它们从上至下,由小到大,从雏鸟到幼鸟,从翩然欲飞到展翅翱翔,阶梯状排列。翅膀和鸟身颜色不同,展翅后姿态各异。它们一律将嘴巴插进竖直的嫩茎之中,似乎在吸吮里面的蜜汁。大部分两两相对,像正在举行一个祭祀的仪式。
  
  放眼望去,这种花儿一枝枝竖着,随风摇曳,星罗棋布的,占了很大一片。刚才只顾寻找昆虫了,对它们竟然视而不见。我的视野多么狭窄。
  
  好漂亮的野花海就叫它“小黄莺”吧。可我查找出它真正名字的那一刻,却愣住了,这么漂亮的花儿竟然叫“猪屎豆”,而且是中文学名。学名,你没看错!
  
  谁起的呢?就这样定下来了?多粗俗的名字,怎么对外翻译?这不是暴殄天物吗?
  
  是不是气味特殊呢?我知道有一种植物叫“鸡屎藤”,因它自身散发的气味特别像鸡屎而得名。它是一味不错的中药,有祛风除湿、消食化积、解毒消肿、活血止痛的功效,为了“雅”些,后来人们就写成了“鸡矢藤”。我采下一片猪屎豆的叶子,揉碎,没有闻到臭味,只有植物的青涩气味。它结的果实都垂着,像是某种圆滚滚的豆角,只是更小些,形状也不像猪屎。剥开,里面的小豆子整齐排列,更与猪屎无关。
  
  谁起的名字?我在心里又一次问,这跟把宝玉叫成二蛋,把黛玉叫成翠花有什么区别。花儿,那可是花儿啊!花儿的名字岂是随便起的。
  
  就算它与“猪屎”密不可分,非起这么个名字不可,也要换两个字吧,例如,叫“豚矢豆”“彘矢豆”或者叫“豕矢豆”都可以。南方有一种花有利尿作用,但并不叫“通尿花”,而是叫“溲疏”,你听听,不但不俗气,而且还很有学问的样子。
  
  翻瓣莲也叫兔耳花、一品冠,都是以其形来命名的,但有人却依据它的拉丁学名音译成了“仙客来”,真好。而且,在正常环境下培植,它的花期在春节前后,家中养这么两盆,有朋友来的时候给他们介绍这花儿,显得多么热情好客。1995年,天津市承办第43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仙客来成了吉祥物。我认为,这是这么多届大型体育赛事中最有创意、最有品位、最有档次的吉祥物之一。八方宾客,四海友人,云集天津,都是仙客来聚,这是有底蕴的礼仪之邦应有的品位。
  
  比较一下,起名这件事,还是那些喜欢多肉植物的朋友们更有诗意、情调和想象力。月光女神、芙蓉雪莲、粉香槟、桃美人、醉斜阳、春莺啭、筒叶花月、冰灯玉露……听名字就美,他们的锦心绣口简直创造了一个玲珑雅致的小世界。知道这些名字之后,我再去看那些养在精致花盆中的多肉植物,感觉它们也一个个鲜活起来,仙风道骨,玉洁冰清,超尘脱俗。
  
  富贵竹、发财树、金钱草……一听就是商人起的,他们试图让一贯低调朴素的植物承担起招揽生意的使命,这些人的头脑中填满了金银珠宝,心中装不下一丝诗情画意。
  
  不过话说回来,那些植物的美丽和芬芳与人类其实没什么关系,你看与不看,它们都在那儿美着;你闻与不闻,它们都在那儿香着。在自然面前,人总免不了自作多情、碍手碍脚的,显得多余。
  
  还是莎士比亚的话经典:“玫瑰不叫玫瑰,依然芳香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