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块10块,来看看啊

  我爸已经在这个小商品批发市场干了快20年了,每个假期,我都会过来帮忙。
  
  为什么突然想要写写这事儿呢?因为我爸打算不干了。在互联网冲击下,实体买卖成衣的生意越来越难做了,这两年下来,除了够维持生活,没有赚到什么钱。
  
  小时候懵懂又单纯,可以很坦然地和同学、朋友说“我爸爸在XX市场卖衣服”,根本不会在意别人怎么想;但是到了大学之后,我就不会再主动说了。我知道这是长大了的退步。
  
  每到年底,整个市场就会大甩卖,不论是卖成衣、布料的,还是卖五金或者是卖玩具、文具的。毕竟有些东西过时了不好卖,有些东西放着也是占仓库,便宜卖了还能回点儿本钱。而且临近过年,来批发市场的散客会比平时多很多,都是来淘东西过年的。
  
  今天,我的任务就是甩卖我们家的女装,主要是10块钱一件的打底针织衫、5块钱一件的薄套头上衣和防晒衫,还有一部分二三十块钱的卫衣,全部是均码的。至于目标客户的年龄段,那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只要她肯买,几岁都能穿。
  
  我就坐在门口,有劲儿的时候喊一下:“5块10块,来看看啊!5块10块,平过青菜!”诸如此类,方言和普通话交错着来。一有人来,就得看人说话:如果是一个年纪大点儿的阿姨埋头挑挑拣拣,就要在旁边碎碎念我家衣服多便宜、多划算;如果是几个较年轻的妇女边挑边讨论,就可以说“哎呀,这件衣服你穿再合适不过了,针织的有弹性、显身材,白色的衬你,红色的喜庆”之类的;如果是学生来,我就会说“我也拿了一件穿,很舒服,不起球,好搭配”什么的。总之,不论胡说八道些什么,目的就是把衣服卖出去。
  
  我妈在的话会让我少说点儿,担心我累;但我爸通常会随我,估计他很喜欢让周边的同行们看到女儿和自己一样能扯。
  
  我们旁边一家是卖男装的,也在大甩卖,一个母亲带着两个小孩在给老公挑衣服。清仓的时候各家的客流量总是忽多忽少,往往有一个人来挑选,就会吸引更多人过来,人们喜欢凑热闹的心理在这里得以体现,就算是全场大甩卖,大家也会感觉人多的地方东西更划算,“有便宜不占是傻蛋”,赶紧冲过去抢一抢才是正经事儿。
  
  因此,我也是一会儿闲下来无所事事,一会儿忙得晕头转向。为什么?因为人多的时候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诱惑每一条想上钩的“鱼”,还要注意有没有人趁乱偷衣服—在这个小商品批发市场,偷东西的事情屡见不鲜。
  
  和商户们一起趁年底甩卖的还有流动小摊,卖糖水的、卖快餐的、卖水果的、卖小吃的……
  
  我最喜欢那个卖糖水的阿姨,她总是用一个有录音功能的喇叭自动循环叫卖:“绿豆、芋头、西米糖水!”从我爸开始干这行,我就听这个叫卖,这么多年过去了,小贩来来去去,这个声音一直都在。糖水阿姨还有一个神奇之处,她总能捕捉到任何望向她推车的目光,然后朝那目光不断靠近,上前问一句:“来一碗吗?”
  
  小时候是很高兴听到糖水阿姨由远及近的叫卖声的,如果我爸心情好,或者那天生意不错,恰好她路过的时候我们又不忙,我就能喝上一碗绿豆糖水。我也见证了绿豆糖水从5毛钱一碗到现在两块钱一碗的历史进程。
  
  到了下午,客人越碓缴伲我点了两杯小城连锁奶茶店的奶茶外卖,只花了8块钱,还挺好喝。我躲在后面喝,面前就是陈列衣物的架子,一个上午,衣服已经被翻得不成样了。
  
  卖东西肯定会遇上形形色色的客人,大甩卖的时候更是这样。有的人对着几块钱的衣服挑来拣去;有的人像占了大便宜,一次买一打;有的人还是要讨价还价;有的人看了好久一件也不要;有的人和同伴一边挑一边吐槽我家衣服不好,然后离开;有的人离开后又回来……有人让我觉得做生意挺开心,有人会让我感到无奈、愤怒,但是对于每一个摊主来说,保持平静,多看好处,才是做买卖的秘诀。
  
  在这个小商品批发市场,我几乎没有见过斩钉截铁、底气十足地说“我要”的孩子。被爸妈(大多数是妈妈)领着来买衣服的孩子,总是不敢主动说“我想要哪件衣服”。大部分情况是妈妈问小孩“这个好不好看”,小孩点头,妈妈就开始和店主砍价。如果没砍成,有的妈妈就一把拉着孩子离开。但也有妈妈会问孩子:“你想要吗?”面对这样的问题,有的孩子低头不作声,有的会很懂事地说“算了”,也有的会说“也不是很想要”。
  
  但不论孩子说什么,砍价失败后的结果往往都是离开。我见过太多被妈妈拉走的孩子,转头回望自己刚刚心仪的衣服,那种眼神,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穷人家孩子的那种懂事,我感同身受。
  
  因为我也和他们一样。就像我从来不会主动和我爸说“我想喝一碗绿豆糖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