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审土地爷

  密州城西郊五里铺有个叫于正的乡民,十年前跟随亲戚去苏南做生意。他能吃苦,跑船、倒腾丝绸、贩鱼,只要是能赚钱的事就做。辛苦了十年,终于攒下六十两银子。估摸着这些钱够置几亩地买上两头牛了,他决定回家和老婆孩子团圆。眼看年关将近,他带上银子往家赶。
  
  日夜兼程将近一个月才回到五里铺,却已是半夜时分。临近家门,他突然起了一个念头:自己一去十年,临走的时候妻子桃花正青春年少,这些年她有没有为自己守身如玉呢?如果她不守妇道,自己还把辛辛苦苦赚来的银子交给她,岂不是冤大头一个?干脆,试探她一下。于是,他转身去了村前土地庙。土地庙周围全是枯干的杂草,看样子平时人迹罕至,把银子藏在这里一定保险。
  
  他摸索着进了庙,把银子藏在土地爷身后,感觉万无一失,才返程回家。
  
  夜深人静,于正望着自己家的院门,想到立刻就能见到日思夜想的老婆孩子,内心实在抑制不住激动。他从周边找了几块石头垫在南墙根下,小心翼翼地踏上去,想从门楼处爬墙进到院里。靠近此处的院内有一个粮囤,是十年前离家时为媳妇砌好的,结结实实,用个一二十年没问题,如今正可以从这儿悄无声息地进入院子,以免动静太大,惊动屋里的人。事情果然如他所料,粮囤还在。他毫不费力地踏着粮囤进入院子,悄悄来到窗前,屋子里面传出了轻微的酣睡声。
  
  他捏着鼻子小声叫道:“桃花,桃花……”
  
  “谁啊?”屋里传出了桃花那熟悉的声音。
  
  “是我。你连我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
  
  “我知道你是谁?半夜三更跑我家来干什么?赶紧滚,要不我可喊人了!”屋里的桃花破口大骂。
  
  “赶紧开门!再不开门,我就要砸了!”
  
  “你要是敢砸门,老娘拿菜刀劈了你!我家相公就要回来了,到时候看他怎么收拾你这坏种……”
  
  于正暗暗惊喜,立刻放下心来。他变回声音说:“孩子他娘,是我,于正回来了。”
  
  桃花半信半疑地问:“谁?孩子他爹,是你回来了吗?”
  
  “是我,快开门!”
  
  桃花还是不放心,卷起窗户上的纸帘,仔细辨认了一下,确定外面站着的就是自己牵肠挂肚、日思夜想的男人,急忙爬起来跳下炕,打开房门。夫妻相见,悲喜交加。桃花拉起于正的手,冰凉冰凉的,情不自禁地捧起来放在自己温暖的怀里。于正非常感动,却又冒出一个试探的念头,于是低垂着头,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桃花急切地问:“怎么了相公?身子不舒服?”
  
  于正叹了口气说:“桃花,我一走就是十年,让你一个人在家吃苦受累。可是我在外这些年却没有挣到钱,真是没脸见你啊。”
  
  桃花一下笑了,说:“我还当是怎么了呢!挣没挣到钱有什么要紧,你能平平安安回来比什么都好。这些年你没有拿钱回来,俺和爹娘孩子不是也过来了?一家人在一起比什么都好!”
  
  听了这话,于正心里热乎乎的,老婆还是那么善良。
  
  “孩子呢?”于正看到炕上没有孩子,忍不住问。
  
  “在他爷爷奶奶那里,这时早睡了。明早再见他们吧。”
  
  “也好。”
  
  桃花见他浑身哆嗦,嘴唇都冻紫了,心疼地说:“你一定饿了,赶紧到炕上被窝里暖和暖和,我给你做饭去。”她一把将于正推到炕上,然后弯腰把他的破鞋脱了……
  
  于正就势爬上炕,钻进温暖的被窝,感觉非常舒服,情不自禁脱口而出:“还是在家好啊!”他太累了,躺下没多一会儿,就睡着了。
  
  桃花看看风尘仆仆、沾席就睡的丈夫,心疼地想这些年他在外面一定吃了很多苦,大冷天的,应该先去胡三孬那里打壶酒,给相公祛祛寒,暖暖身子。
  
  且说这胡三孬,满肚子花花肠子,仗着做小生意手里有几个钱,没少打歪主意。他见桃花长得漂亮,长期独守空房,早就起了贼心,觉得有机可乘。可是,桃花正派本分,平日里没事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压根不给他机会。偶尔街上碰到,他迎上去轻薄两句,每次都被桃花抢白回去,让他备受煎熬。桃花深更半夜突然叫门打酒,胡三孬以为机会来了,忍不住春心荡漾,调戏她说:“妹子,终于熬不住了吧?碚腋绺缃饷疲”
  
  桃花听了,正色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这酒你卖不卖环卖我走了。”说着,转身就往外走。
  
  胡三孬见状,赶紧说:“别……别,开个玩笑,何必当真?来,我给打上。”他一边打酒一边还是忍不住问:“半夜三更的打酒干什么?”
  
  桃花没好气地说:“喝。”然后,把钱扔在酒案上,提着酒壶就走。
  
  酒打回来后,她又赶紧烧水馏煎饼,用铁勺煎了两个鸡蛋。一切准备就绪,将饭桌放在炕上,端上酒饭,喊于正起来吃喝。
  
  于正二两酒喝下,身子暖和了,话也多起来。看着善良的媳妇,实在不忍心继续隐瞒,就拉起她的手笑着说:“桃花,刚才我是试探你的。这几年我攒了六十两银子,放在土地庙土地爷神像后面了,故意来试探你变没变心。咱这就去把银子拿回来。”
  
  桃花一听很开心,却说:“急什么?吃饱了再去也不晚。”
  
  于正很快就吃饱喝足,两口子手拉着手一起到庙里取银子。可是,那六十两银子却不见了!两口子如遭雷击,抱头痛哭。怎么办?年的辛苦血汗就这么丢了!
  
  还是桃花有主意,说:“听说苏轼大人断案如神,咱去报案,说不定银子还能找回来。”
  
  于正早已心疼得没了力气,听老婆一说,就如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急忙说:“那还等什么?赶紧去啊。”
  
  于是,两口子连夜动身,心急火燎地去衙门击鼓告状……
  
  知州苏轼听罢于正的诉说,思考了一下,问道:“你回村时碰到过什么人没有?”
  
  于正回答:“报告大老爷,深更半夜,天寒地冻,哪里还能碰到人?”
  
  苏轼点了一下头,又问:“你媳妇出去打酒时知不知道银子的事?”
  
  于正肯定地说:“不知道。那时,我还瞒着她呢。”苏轼又问桃花去买酒的事。桃花把买酒的过程说了一遍。苏轼听后,点了点头,说:“暂且回去,有消息就告知你们。”
  
  第二天,有个消息在街上风传:于正把银子放在土地爷身后丢了,知州苏老爷昨晚梦中拜会土地爷,询问银子的去向。你猜怎么着?土地爷竟然说,看到是谁拿了,就是不告诉他。理由是自从苏老爷来上任,把密州治理得井井有条,老百姓安居乐业,就没人供奉土地爷了。他缺吃少喝,日子过得还不如叫花子。知州大人只知道关心凡人,让他们过舒心日子,对这小庙小神不管不问,如今出了事倒想起问他来了,他才不管呢!苏老爷对神仙也不敢强迫,好言好语地问他怎样才肯说出盗贼是谁。土地爷说,从明天起,连续三天,多多给他上供,打发他满意了,自然就告诉了。知州老爷不信邪,和土地爷杠上了,限期三天,让土地爷考虑。三天后再不指认盗贼,就去公审土地爷。到时还要请众乡亲到场,做个见证……
  
  期间,有好事之人发现,连续三天半夜三更,竟然都有人偷偷到土地爷像前烧纸焚香,难道真的是……
  
  三天后一大早,苏老爷传下话来,五里铺所有村民无论男女老少,岁数大小,上午辰时都到土地庙前集合,参加公审土地爷。
  
  苏知州要审土地爷,不但本村人好奇,就是附近村庄的人闻听此事,也都纷纷跑来看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