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表大爷不一般

  许大明家境贫寒,但他很争气,高中毕业后考上了农业大学。父亲为了给他挣学费,就去上树打松塔,却不幸摔死了。眼看开学在即,许大明的学费依然没有着落。
  
  就在这时,一个叫老邹的远房亲戚找上门来,拿出了毕生的积蓄资助许大明上了大学。老邹五十多岁,是个罗锅腰,腰弯得像张弓,在镇上开了一个修鞋铺,靠给人修鞋补鞋为生。许大明知道老邹自己也很艰难,便对这位表大爷非常感激。
  
  可等许大明上了大学后,他发现只要一放寒暑假,前脚刚踏进家门,后脚老邹保准就会骑着自行车跑来,催促和提醒许大明勤工俭学。渐渐地,许大明发现老邹就像个监工,把自己的每个假期都安排得满满当当,让他没有一点自由,于是就对老邹产生了反感。
  
  转眼过去了四年。许大明大学毕业后回乡创业,得到了村里的支持和帮助,不仅主动让他承包了千亩荒山,还帮他申请了创业贷款。
  
  开发荒山栽培果树,需要大量的人力,许大明招募好人手,就紧锣密鼓地张罗起来。就在这时,老邹不请自来,询问许大明给工人们啥福利。当他听许大明说还没想好时,顿时来了精神,说:“大明,俺倒有一个现成的想法。你想想看啊,你那山上遍地都是杂草石头,工人干活最费的就是鞋和靴子,你不如让他们把坏掉的鞋和靴子都交给你,你集中起来送到俺这儿修补。费用嘛,你替大伙儿承担。这样一来,工人们肯定很感激你,干活时就会尽心尽力了。细算起来,其实你并不亏,也能照顾照顾俺的生意!”
  
  听完老邹的话,许大明难以置信,心说:真是人不可貌相,这表大爷还真是深藏不露呀!这主意表面上看起来是谁也不亏,可转了一溜十三招,最后还不是为他自己寻了一条稳稳的挣钱道儿,这也太高明啦!这哪是一般人能想出的主意啊?如此看来,他资助我上大学,说不定也别有用心呢!
  
  最后,许大明虽然按老邹的意思做了,但他也下定决心,自己挣到钱后,一定要先把老邹的钱还上,免得日后对方再得寸进尺,乱打主意。
  
  经过几年的拼搏,许大明终于把千亩荒山变成了硕果累累的花果山。果园有了收益,许大明第一件事儿,就是带上钱来到老邹的修鞋铺。
  
  老邹瞅着许大明放到他面前的几叠钱,脸顿时涨得通红,问许大明:“你是不是觉得现在翅膀硬啦?然后就拿X来打俺的老脸?俺当年无偿资助你上大学的事儿,可是传遍了十里八乡,现在你让俺把钱收回来,这是想让大伙儿笑话死俺老邹呀!”
  
  许大明赶紧解释,说他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他现在有了能力,应该首先把这笔钱还了。没想到老邹听后,沉默半晌,竟然长叹一声,说:“大明啊,既然这样,俺就实话跟你说吧。俺就是个经手人,而真正资助你许大明的,其实是镇上开煤矿的张老板,还有开水泥厂的胡老板……”
  
  许大明恍然大悟,心说:难怪呀!就说嘛,一个靠修鞋补靴子讨生活的残疾人,咋会有这么多闲钱供我这八竿子打不到的表侄子上大学?这背后果然另有隐情啊!
  
  知道了真正的恩人是谁,许大明不想再听老邹继续说下去,他拎上钱直奔煤矿,找到张老板说明来意。谁知张老板听后,一口咬定自己并不清楚资助的事儿。许大明无奈,转身又去了水泥厂。结果,胡老板也矢口否认。一头雾水的许大明心想: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事还得让老邹出面。于是他又回到了修鞋铺。
  
  老邹听许大明说完经过,笑得前仰后合,半晌才说:“你这孩子,性子也忒急了点!不等俺把话说完,就心急火燎地跑去找人家,不白跑一趟才怪呢!”老邹说到这儿,用手一指地上鼓鼓囊囊的两个大背包,接着说:“打开这两个背包,俺再把一切都告诉你!”
  
  许大明一听,赶紧伸手拉开了两个背包的拉链,只见里面装的全是坏鞋破靴子,他看到鞋底上都写着姓名,一时间更糊涂了。
  
  老邹告诉许大明,这两大背包坏鞋破靴子,一包是张老板派人送来的,一包是胡老板派人送来的。这两位老板手下都有几百号工人,每隔几天就会派人送来一些需要缝补粘修的鞋和靴子,已经有十几个年头了。这两位好心的老板,不光让工人们节省了买鞋买靴子的钱,也照顾了残疾鞋匠老邹的生意。等老邹攒了一笔钱,他就想回报一下两位老板,可两位老板啥都不缺呀!就在他想不出方法时,突然听说了许大明的事儿,他想,不如把两位老板的善心发扬光大吧,于是就下定决心资助许大明上大学,就当是替两位好心的老板做善事了!
  
  老邹还告诉许大明,为了不让许大明虚度假期的时光,让他养成吃苦耐劳的习惯,自己才一直盯着让他四处打工,不仅可以当作实习,还可以挣点钱贴补家里。至于后来让许大明把工人们刮坏的鞋和靴子,送到自己这里修补,这完全是效仿了张、胡两位老板的做法。
  
  许大明听完这些,才知道原来是自己错怪了表大爷,顿时感到羞愧不已。
  
  老邹伸出粗糙的双手,把许大明拉到身边坐下,轻轻拍着他的肩膀说:“大明呀,表大爷今天之所以把这一切都如实地告诉你,是因为俺现在又资助了一个贫困学生。等将来这个学生像你一样有了出息后,俺也会告诉他,资助他完成学业的人里面,有个叫许大明的好心人……”
  
  许大明听到这儿,只觉得心头发热,他一把抱住老邹,两行热泪夺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