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绅和严嵩

  李绅的《悯农》家喻户晓: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但他为官后马上变了一张脸。一餐耗费多达几百贯,甚至上千。他还特别喜欢吃鸡舌,每餐一盘,耗费活鸡300多只,院后宰杀的鸡堆积如山。与李绅同时代的韩愈、贾岛、刘禹锡、李贺等,无不对其嗤之以鼻。
  
  严嵩的恶也是尽人皆知。然而史载他以前也极有声望,不但诗和文章写得好,而且为人刚正,很有风骨,曾在钤山隐居读书十年。
  
  人之初,性本善?抑或环境使然?两者皆有可能。不过,李绅比严嵩幸运,因为人们只记住了李绅的善和严嵩的恶。然而,历史是不会因为某个人而断章取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