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啥爱好

  赵晓光在一个贫困县干了几年,忽然被调回家乡担任县长。这事儿根本没法保密,陆续有旧相识找上门来。
  
  这不,高中同学何壮打电话过来,邀请他参加同学会,时间地点都定好了,让他务必赏光。
  
  赵晓光推脱说工作忙,去不了。何壮笑着说道:“我知道你顾虑啥,保证不违反八项规定!咋的,当了县长连同学都不认了?”
  
  这话说得呛人,赵晓光再三强调聚会AA制,才勉强答应了。
  
  何壮考虑得也很周到,只叫了十几个玩得好的同学,在农村找了户宽敞的人家,给了点钱借用一天,大家自己动手做吃的,还真找到点高中时候的感觉。
  
  菜弄得很丰盛,满满当当摆了一桌子。赵晓光坚决不肯坐首席:“同学聚会,论资排辈就没意思了,按年龄坐!”
  
  大伙儿拗不过他,也没再坚持。倒酒的时候,赵晓光捂着杯子直摇头:“三高,戒了四年了,我以茶代酒。”
  
  同学们不依,赵晓光却异常坚定,死活不肯喝,弄得大家非常扫兴。
  
  何壮打圆场道:“算了,只要感情有,喝啥都是酒!吃菜吃菜,我记得你最爱吃这玩意。”
  
  说着,何壮夹起一只林蛙放到赵晓光的碟子里。
  
  赵晓光连忙推辞:“不知道咋回事,现在这些荤的,我一口都吃不下。”
  
  从头到尾,赵晓光只挑黄瓜青菜之类的吃,什么跑山鸡、黑山羊、鸭绿江大鲤鱼,一筷子都不动。
  
  别别扭扭地吃完饭,大家又提议去钓鱼。赵晓光却显得兴致不高,拿着杆坐在岸边,半天也没钓上来一条。
  
  同学们窃窃私语:“以前赵晓光最爱钓鱼了,怎么当了县长跟变了个人似的。”
  
  赵晓光以前爱好可多了,喝酒、钓鱼、下棋、唱歌,现在一样都不感兴趣了。同学们被弄得索然无味,很快就散了,背地里议论:“人家当官了,以后聚会别找他,搞得像咱们要巴结他似的。”
  
  转过年来四月初八,是高中班主任徐老师六十岁生日,同学们张罗着去他家热闹热闹,因为想给老师一个惊喜,也没提前打招呼就去了。
  
  徐老师看到大家非常感动:“你们这些孩子咋不听话呢,忘了我的规矩啦?不许给我过生日!”
  
  同学们七嘴八舌地说道:“上学的时候您怕我们送礼才不过生日,现在您退休了,也不能找我们家长了,还担心犯e误呀?”
  
  徐老师哈哈大笑,红着眼眶说道:“都是好孩子,没白费我的心血。快进屋吧,赵晓光在厨房忙活半天了。”同学们一听,顿时面面相觑,脸色冷了下来。
  
  这时,赵晓光端着盘红烧肉从厨房出来,看到大家,热情地打招呼,和之前判若两人。
  
  不一会儿,桌子摆好了,大家纷纷坐下。
  
  徐老师开了瓶好酒,大伙儿纷纷上去抢酒瓶:“老师,我来我来,哪能让您倒酒呢!”
  
  徐老师抱着酒瓶往后一让:“不,今天必须我亲自倒酒,并且第一杯就给赵晓光同学倒。”
  
  同学们安静下来,等着徐老师的下文,只见赵晓光双手端杯,恭敬地让徐老师斟满。
  
  徐老师倒了一圈酒,示意大家坐下,开口说道:“同学们还记得我给你们讲过清朝皇帝用膳的故事吗?”何壮接话道:“我记得我记得,那时候的皇帝活得憋屈,再喜欢吃的菜,最多也只能吃三口。”
  
  徐老师点点头道:“是的,这样做是为了避免被人掌握皇帝的饮食规律,在他喜欢吃的菜里下毒;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防备有人利用他的喜好做文章——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何壮看了赵晓光一眼,略带嘲讽地说道:“哟,我说呢,酒也不喝肉也不吃的,原来赵县长还有皇家风范呢,失敬,失敬!”
  
  赵晓光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诚恳地说道:“同学们,我先给大家道个歉。”女生们纷纷劝道:“别喝那么急,吃点菜。”
  
  赵晓光吃了一块鸡肉,接着说道:“我之前在别的县当县长的时候,有次多吃了几只林蛙,结果陆续有人拎着林蛙来串门,后来实在没办法,我公开将二十多斤林蛙放生,这才刹住了这股风。从这之后,我对任何奢侈一点的菜都不敢碰;还有人给我送各种名酒,所以我干脆把酒也戒了;以前我喜欢下棋,于是总有人找我下棋,并且巧妙地输给我。为什么?还不是别有所求!于是,我把所有的爱好都戒了。”
  
  赵晓光略带哽咽地说道:“同学们,虽然我只是个升斗小吏,但手里握着人民的利益,不敢大意呀!换句话说,咱也不唱高调,大家不想以后到监狱去看我吧?”
  
  何壮举起杯,惭愧地说道:“哥们儿,服气了!说实话,我有意竞标县里的排污工程,原本想通过你内定下来……今天你给我上了一课。我代表同学们表个态,以后绝不因为私事给你添麻烦。你好好干,以后我们也能出去吹吹牛——我们的同学是个清官!来,我们敬你一杯。”
  
  赵晓光举起杯:“不,让我们共同敬徐老师一杯,感谢他老人家的教诲!”
  
  徐老师笑吟吟地把杯子碰了过去,看着这群中年男女的眼神,还像在看一群天真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