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生辰纲

  1。知府筹礼
  
  再过半个月就是当朝宰相赵宪的六十大寿,州县各地都想方设法,搜刮金银珠宝,快马押送京城宰相府。这个赵宪在朝堂上位高权重,势力滔天,门生故旧遍布朝野,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定州知府顾寒石现在为这件事头疼。定州边陲之地,土地贫乏,非久居之地。他早想搭上赵宪这条线,在京城附近谋一个职位,以图攀龙附凤。宰相府富贵之地,应有尽有,寻常礼物肯定入不了赵宪眼内。如何送上一份有分量的寿礼,在众多贺礼中独树一帜,从此搭上一条升官发财的捷径。顾寒石为了这事整日绞尽脑汁,睡不安眠。
  
  看着知府大人整日愁眉苦脸,新进府的幕僚胡学之献上一策:“虽说定州地处偏僻,但幅员辽阔,地广人多,说不定民间还藏有不曾为人所知的异宝,不如举办一个献宝大会,择其优者送向京城。”
  
  顾寒石言听计从,马上贴出告示,向定州各地征集奇珍异宝,择期举办献宝大会。
  
  定州富豪权贵哪肯错过这与知府大人攀交情的机会,纷纷带着各式各样的奇珍异宝,亮相献宝大会。经过层层甄选,优胜劣汰,最后有八位献宝人入围了最后的竞宝会,获准进了知府大人内堂。
  
  入夜时分,知府内堂灯火通明,亮如白昼。顾寒石坐在上首,怡然自得。下首左右分成两列,八位入围献宝人分席而坐。
  
  其中三人最为引人注目。一个是做水路船运的马天豪,身边一女子千娇百媚,穿着红衫子,如一朵火红的玫瑰。另外一个是号称“定州占半城”的霍万林。他身边一个娇小玲珑的女子,一身碧绿衣衫,如一湖碧水。满室春色,都被这一红一绿两个女子比了下去。
  
  然而还有一人更让旁人瞩目。就是知府内新进幕僚胡学之。知府内堂座上客都是一方富豪,穿戴服饰都是价值不菲。这个胡学之衣着简陋,容貌普通,一身教书先生打扮。旁边也坐着一个女子,一身衣服宽大,并不合身,脸色枯黄,丑陋无比。
  
  座间众人都投来奇怪的目光,低下头窃窃私语,低声猜测,一时不明白这胡学之葫芦里卖什么药。
  
  2。群豪斗宝
  
  献宝大会开始。各种黄金玉器,珍宝奇玩都一一献于堂前,堂内一时光华夺目,满室珠光宝气。顾寒石眉尖一挑,略略扫过,却脸无喜色。马天豪、霍半城满脸讥笑之色,而胡学之低眉垂目,与旁边丑女低语,对满堂宝物漠不关心。
  
  少顷,众人献宝完毕,知府大人一言不发。马天豪扶案而起,朝立在堂外的管家喝道:“将‘万紫千红总是春’拿上来。”随即几个男仆抬上一大物件,上面罩着一块艳丽的红绸。抽开红绸,竟然是一株高达两米的珊瑚树。这么大的珊瑚树已是罕见,更罕见的是树干五彩斑斓,绚丽夺目。
  
  此等宝物,确实世间少见。顾寒石不由拍手称赞,马天豪洋洋自得,道:“此是我倾尽家资买来的,单是这‘万紫千红总是春’的含义,就是意指宰相大人乃朝廷柱石,社稷重臣。另外还有一妙处。”随即呼来随从,用一把大扇子在珊瑚树一侧扇风,风送进珊瑚树内,一阵声音传出,仿佛乐器齐奏,悦耳动听。
  
  顾寒石击掌大笑:“真是妙哉!此宝献于相府,相爷必定大喜。”胡学之瞟了一眼,略略思索,和旁边丑女低语,声音虽细,却也传入众人耳内:“此乃几株珊瑚树拼接而成,再用五种颜色浸泡、烘干、风化,所以上面呈现多种颜色。树内有乐眼更是简单,使能工巧匠,用尖锉在树干锉出细孔,按音律排列即可。”这一番旁若无人的解释,马天豪脸色十分难看,哼了一声,吩咐随从将珊瑚树搬走。
  
  顾寒石目光望向霍半城,道:“霍兄带来了什么宝物,让我等开开眼界。”霍半城一笑:“小巧之物,恐难入大人法眼,但大人吩咐,不敢不从,只好献丑了,大家随我来。”起身走到堂外,众人尾随而出。
  
  堂外空地上摆着一个一尺见方的炮仗。霍半城随从中走出一个胡人,碧眼浓须,相貌奇特。上前用火折点燃。一个圆筒呼啸着冲上夜空,升到几十丈处,弹出几把小小绸伞,将圆筒待在半空。霍半城满脸神秘之色,道:“诸位禁声,请竖耳静听。”
  
  不一会儿,夜空中响起清晰人语,仿佛从圆筒中传出:“祝赵大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如此这般,说了三遍,朗朗入耳。众人都是惊异莫名。话声一了,骤然“砰”的一声大响,空中火树银花,几个灿烂大字在夜空中排开,正是“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那几个字。
  
  当时运用火药的技术远没有现在这么发达。这几个字有如神迹,让顾寒石和众持宝人目瞪口呆,叹为观止。胡学之盯着空中渐渐散去的烟花皱眉沉思,随即和旁边丑女笑道:“这玩意儿倒是设计精巧。你瞧,这圆筒必定有丝线与地上一人相连,圆筒里装有传音簧片,把语声传至夜空。那几个彩字,乃是先用彩绸做好,冲到空中,随即铺开,即可呈现八个凌空大字。妙就妙在,这等机巧要在夜黑天才能放出来,观者全神贯注注视夜空,让操作之人有可乘之机。炮仗一炸,又使彩绸、圆筒灰飞烟灭,是以很少有人能窥探其中之秘密。”丑女掩口而笑,灯光之下,面容更显丑陋。
  
  这两件宝物,各有巧思,确实别出心裁,独树一帜,既有看相,又有彩头。顾寒石心头大石落了地,回到堂中,招呼众献宝人一起喝酒吃菜。
  
  3。独揽三绝
  
  七位持宝人已经献宝完毕,唯有胡学之没有亮出所携带宝物。顾寒石心里也没有底。这胡学之因有巧思,才进州府不久,看穿着打扮,并不是身怀异宝之人。但是当初献计时,信誓旦旦承诺必定不会让知府大人失望,才免试进了最后八强。
  
  刚才胡学之出言揭破两件宝物的机巧,马天豪和霍半城都感脸上无光,心里早有怨恨。刚一落座,马天豪率先发难:“胡先生,依你所说,今日我等所献之宝都入不了你眼内。不知你又带来什么惊世骇俗的宝物,能替顾大人在宰相寿辰上大放光彩。”
  
  胡学之作了一个圆场揖,满脸笑容地答道:“各位老板的宝物各有特色,此次作为寿礼,定能让顾大人吃下定心丸,为我们定州挣得颜面。”众人起哄,要胡学之不要说废话,赶快把宝献出来。胡学之一指旁边丑女,道:“今日小人所献之宝就是我身边这位女子。”
  
  献宝人都是大笑,纷纷道:“贵府撒浆扫地之妇也胜过此等女人。”“胡先生,你是戏弄顾大人吗?”顾寒石脸色一沉,也皱起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