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看电影的方式背书

  几乎每个读书人都读过或背过陶渊明的不朽之作《桃花源记》。
  
  陶渊明写作很干脆,用字简练,一点儿也不唆。你看,他一开始,先来上一句:“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才用了11个字,就把“人、地、事、时、物”交代清楚了。
  
  接着,“缘溪行,忘路之远近”。我们就跟着这位渔人,沿着溪水划船吧。想必他那天有点儿走神,居然迷路了。陶渊明强调“忘路之远近”这句话,为什么?因为如果不是“迷路”而误入桃花源,读者后来难免要问:“渔人既然在溪上讨生活,就可称得上‘轻船’熟路,怎么出了桃花源就找不回去了呢?”
  
  好,咱们继续。“忽逢桃花林”,让人眼前一亮,接着“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桃红草绿,这色彩多美啊!加上落英缤纷、桃花飞舞的动态,整篇文章便鲜活起来。“渔人甚异之”,他非常惊讶而且好奇,继续往前划。“复前行,欲穷其林。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真是愈来愈精彩,有种神秘探险的感觉。
  
  “初极狭,才通人”,山洞很狭窄,“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走出山洞,陶渊明用了电影的广角大远景拍摄方法,只见“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不但用大远景,他的镜头还渐渐向前推,起初是“土地平旷,屋舍俨然”的远景,渐渐成为认得出桑树和竹子的中远景。
  
  接着加入人的动态和声音,“阡陌交通,鸡犬相闻”。镜头继续往前推,看得更近、更清楚了。只见“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你想象那画面,是不是由“中远景”又成为“近景”,已经看得清人的衣着、发饰了?而且再往前,看到脸上的表情“怡然自乐”。大家终于发现他这个外人了——“见渔人,乃大惊,问所从来。具答之”。你从哪儿来啊?大家问,渔人就老实说了。
  
  于是大家“便要还家,设酒杀鸡作食。村中闻有此人,咸来问讯”,都好奇地跑来问。村里人说自己是“先世避秦时乱,率妻子邑人来此绝境”,不再出去了,于是跟外人隔绝,问当时是什么朝代,竟然不知道有汉,更别说魏晋了。停留了几天,大概渔人想家了吧,不得不告辞。桃花源里的人送行的时候,特别叮嘱他“不足为外人道也”。您可千万别告诉外人!
  
  但是这渔人很不够意思。他“既出,得其船”,就沿原来的路,处处做记号,而且“及郡下,诣太守,说如此”。太守“即遣人随其往”。奇怪的是“寻向所志”,寻找原先做的记号,“遂迷,不复得路”,居然找不到了。
  
  陶渊明还像拍剧情片似的,在结尾留了一手,说:“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闻之,欣然规往。”刘子骥很兴奋地计划去,可惜“未果,寻病终”。还没成行,刘子骥就病死了。果然“后遂无问津者”。真是千里烟波、山重水复,不知道那“桃源仙乡”藏在何处,留给后人无穷的想象空间。
  
  你说,陶渊明是不是写出了一个古老中的“哈利·波特”?哈利·波特能由车站的柱子进入魔法世界,武陵渔人搞不好也是通过山洞的时光隧道进入桃花源。陶渊明以短短300多个字,写出充满惊喜、神秘、色彩、声音和各种人物的悬疑故事,而且用词那么生动浅显,连一般人都能看懂,当然能产生共鸣,成就这千古不朽之作。
  
  各位想想,这篇文章从头到尾,是不是以一条线、一个镜头跟着渔人走,就写成了?了解了这一点,你也可以试着用视觉、镜头,用广角远景、中景、特写和大特写等拍电影的方式,创作出生动的文章。
  
  当你跟我读完这桃花源的故事,用拍电影的方式去想,这篇文章是不是就变得很好背了?要想事半功倍,你千万不能死读书,那样看到的只是印在白纸上的黑字,而要把那些文字变成动画,化为流水、芳草、落花、山洞、田园、鸡犬、人物、太守和刘子骥这位高士。
  
  如果你能这样背《桃花源记》,我相信,50年后,你跟我一样,还能倒背如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