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司令的画

  民国时期,有个军阀姓吴,是土匪出身,此人斗大的字不识一升,扁担倒了也不识一个一字,是个十足的大老粗。自从部队被人收编后,他摇身一变成了司令,觉得自己也成了一个有身份的人,便开始附庸风雅,学着文化人吟诗作画起来。
  
  一次,吴司令的部队奉命在北平城外休整,他本人则闲居在城内的一处王府内。这王府非常气派,据说第一任主人很有来头,受到皇帝的恩宠。
  
  这天,吴司令闲来无事,就画起画来。很快,一幅猛虎图便画完了,吴司令还兴致勃勃地在画上盖上了自己的印章,然后把画挂在了墙上,自顾自地欣赏起来。他左瞧右看,心里十分喜欢,但觉得印章太少了,他记得,名人字画上不都是密密麻麻地盖着好多印章嘛,便吩咐手下道:“去,给老子多找几个印章来。”
  
  手下不敢怠慢,连忙到王府的书房上下翻腾起来,不多时就在一个角落里翻到了几枚布满灰尘的印章,这人小心擦拭了一番,便急急忙忙地给吴司令送了过去。
  
  那吴司令拿到印章,便迫不及待地全都盖到了猛虎图上,顿觉顺眼了不少,他又下令道:“去,到大街上抓几个懂字画的过来,老子要让他们好好欣赏欣赏这幅大作。”
  
  很快,士兵便押着几个收古玩字画的走进了吴司令的房内。那些人都是老头,看到四周都是荷枪实弹的士兵,立刻吓得面如土色,浑身发抖。
  
  吴司令咧着大嘴哈哈一笑,指着墙上的画说道:“今天请各位先生来,也没有别的事,就是老夫新画了一幅猛虎图,想请先生们欣赏欣赏。”
  
  众人抬头一看,顿时愣住了。只见墙上的猛虎画得虎不像虎,猫不像猫,竟像小儿涂鸦一般,可谁也不敢直说,只好争前恐后地拍起马屁来。
  
  听着众人的夸赞,吴司令顿时有些飘飘然:“那依各位先生之见,老夫这幅画该值多少钱呢?”
  
  “@……”众人一听,一下子都犯了难,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这时,只听一位姓李的卖画先生说道:“司令的画,小人愿出两百大洋收下。”
  
  众人一听,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两百大洋!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就是一幅好一些的字画也不值这么多钱,何况就这么一张废纸?众人都在暗忖:这李先生不是吓傻了,就是马屁拍过了!
  
  吴司令听完,先是一愣,随后便拍着巴掌笑道:“先生果然是识货之人,好!就两百大洋,老夫忍痛割爱让与先生了。”
  
  走出吴司令所在的王府大门,众人长舒了一口气,便开始七嘴八舌地讽刺起来:“恭喜李先生,又收了一幅名画!”“李先生果然慧眼识佳作。”“李先生,这画要是一转手,可以赚不少钱啊。”
  
  哪知,李先生微微一笑,并不多说什么,他收起那幅画,便急急忙忙地回家了。一到家,李先生便拿起放大镜,仔仔细细地看了起来,一边看还一边赞叹道:“不错,不错!”
  
  徒弟一听,以为师父收到了一幅精品,急忙凑上前去,一看,便大失所望道:“师父,您没事吧?这种小儿画的字画,扔到大街上都没人要,简直就是废纸一张!”
  
  李先生听完,并不反驳,反而说道:“你不懂,你不懂。”从那以后,李先生一有时间便拿出吴司令的猛虎图来观看,像是在反复确认什么,每次都赞不绝口。
  
  说来也有意思,自从李先生高价买下吴司令的猛虎图后,吴司令便将其看成了知己,时常差人来请李先生到驻地看画,李先生每次都会乐呵呵地过去。
  
  一晃三个月过去了,两人因为时常相见,竟然成了一对好朋友。人们这时才明白,敢情李先生是把那两百大洋当作敲门砖,趁机和吴司令攀上点交情,日后说不定还能谋上个一官半职,果然老谋深算,下了好大一盘棋啊。对于这样的说法,李先生就当没听见,依然我行我素,频频出入吴司令的住处。
  
  突然有一日,吴司令又一次差人来请,一见面就对李先生说道:“先生,部队准备三日后开拔,先生要不和我一起走,就留在我身边做事算了。”
  
  李先生一听,竟半晌没有开口,缓了好久才开口道:“司令,小人就是个收古玩字画的,没什么别的本事,一个人也闲散惯了,怕耽误了司令的大事,还是祝福司令官运亨通,仕途顺利吧。”
  
  人各有志,吴司令也不好再强求什么,只是心里还有些舍不得。
  
  这时,又听李先生难过地说道:“司令,可否把你平时画画的东西留一些给小人,也算给小人留个纪念。”
  
  吴司令听完,二话不说,当即派人把书桌上的东西打包好,一股脑都送给了李先生。
  
  三日之后,李先生送了吴司令最后一程,望着吴司令远去的背影,李先生忍不住笑了出来。站在一旁的小徒弟有些奇怪,连忙开口问道:“师父,您笑什么呢?”
  
  李先生又笑了一阵,方才从怀里掏出了一枚印章,只见那枚印章除了旧一点,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我笑的是这个。”李先生得意地说道。
  
  “印章?这印章不是吴司令送您的吗?”
  
  “没错。其实,为师对印章研究颇多,所以那天,我一眼就认出猛虎图上加盖了一枚清代顺治帝的印章。野史有记载,顺治帝曾赐给一个亲王一枚私人印章,而顺治帝在位时间短,存世的字画本就不多,所以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私人印章。物以稀为贵,你说这枚印章是不是个无价之宝啊?”说完,李先生又是一阵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