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板是一个自由的梦

  今年夏天见到小寻,她穿着短衣短裤,露出的膝盖上染着一片紫晕。“哈哈,前天玩滑板又摔了,涂了点紫药水。”见我盯着她的腿看,小寻笑着解释了两句。我竟不知道,原来小寻也玩滑板啊,如果不是见到她,我都快忘了,我是怎么玩起滑板的。
  
  小寻是个酷女孩,从内到外。她从小立志当女强人,凡事只靠自己,不靠别人。中学时期的她学习勤奋刻苦,是个“刷题狂魔”,同时还是校女篮队长,上大学之后爱上嘻哈文化,拿出刷题的劲头追自己喜欢的组合,巡演时必站于前排,直接去音乐节做了志愿者。好像小寻喜欢玩滑板是理所应当的,酷酷的女孩喜欢象征自由的滑板,一切都符合我们的刻板印象。
  
  而我跟小寻不同,我从小就是个普通的听话的小孩,从小学时起,每年拿“三好学生”奖状,骑单车的时候会用两只手把住车把手,除了挑食(不爱吃素菜)这一点,我就是那个“别人家的小孩”。
  
  时间长了,我也觉得乏味,但又好像确实没什么东西能让我提得起太大的兴趣。刚上中学的时候,在中学生里掀起了一场日本动漫浪潮,同学们在课堂上偷偷传阅翻得卷边的、不知是正版还是盗版的漫画。“中二”少年人人都有自己的动漫偶像,整日把热血台词挂在嘴边。我却悄无声息地躲开了这场浪潮,没有被一片浪花打湿。
  
  我也不是没有兴趣爱好,翻翻闲书、看看电影,偶尔弹弹琴,不咸不淡,岁月静好,因循着文艺青年的生活方式。我知道自己压根不是充满激情的人,只是偶尔也会羡慕别人有可以让自己全情投入的兴趣爱好。
  
  直到高中的一个假日,我不知在哪儿看到了一个少年在街头玩滑板的视频。看着滑板起落、停止,看着视频里少年专注的神情,我感到血液里的热情被唤醒,滑板触到了我的燃点。
  
  我决定学滑板。那时候,在小镇上的大人眼里,与玩滑板相对应的是街头小混混,或者是不好好读书的不良少年。玩滑板也算是我的一次清醒的叛逆行为,是我难得在激动之下做出的决定。瞒着家人托同学从网上买了块滑板后,我的滑板生涯就开始了。
  
  我的平衡感似乎天生就比较差,刚开始学着上板,手紧紧地握着栏杆也站不稳。从傍晚到天黑,总算是找到了点“脚感”,能站上板子了。找到“脚感”之后就容易了些,多试了几次就能滑起来了,但悲剧也发生了——
  
  发现自己这么快就能滑起来之后,我不禁有点飘飘然,迅猛加速后,一下子失了重心,把自己摔倒了。一时间,屁股被震麻失去了知觉,半分钟后开始疼,我几次尝试爬起,却都因为太疼,而不得不放弃。我索性在地上躺了七八分钟,尾椎骨直到第二天还隐隐作痛。
  
  爬起来之后,由于过于急躁,我三番五次地在刚起步的时候就把板子踩翻。好不容易静下心来,跟顿悟了似的,一下子就能够平稳地滑行了。我微微使力,在广场上慢慢滑过来、滑过去。然后我开始学着转弯,起初控制不住,身体总跟着脚板一起前后左右乱晃,弯没转过去,倒先把自己晃晕了。但很快,我鼓起劲多试了几次,就学会了转弯。
  
  学滑板要入门真的不难,看着网络上大家的学滑板日记,似乎得摔上七八十次才能站上板子,但真正去试了才知道,只要静下心来,别急躁,顺畅地滑起来也不难。
  
  第一个晚上,一次不行再试一次。丧气了,深呼吸重新振作起来,只被撂倒了一次,我就学会了滑行带转弯。再往后,我就成了小广场的常客,每天吃完晚饭,就拎起我的粉色小滑板,迫不及待地去广场上玩。我常常需要跟跳广场舞的阿姨抢地方,也需时刻注意千万别碰到横冲直撞、神出鬼没的小朋友。
  
  我对玩滑板没什么太大的追求,不想炫技,也没想把滑板玩成极限运动,只是想可以像第一次在视频里见到的那个玩滑板的少年那样,猫着腰,微微晃动,调整着身体重心,轻松自在地从人流中穿过。我只是想学会“刷街”,然后让自己沉浸在“刷街”的简单快乐中。
  
  当我站上滑板滑起来时,就感觉烦恼同人群一起被甩在了身后,只有迎面的风。风触到汗滴,汗滴被蒸发带来凉意,清凉的感觉在不断地提醒我:我是自由的,我可以穿越一切,也可以甩掉一切。
  
  起初,我也对玩滑板的少年抱有些许偏见,总以为他们尽是些留着长发,穿着长短不一的衣服和破洞裤子的不良少年;或者少言寡语,看起来冷酷高傲,似乎世界上无人能理解他们的孤独。
  
  其实喜爱滑板的男孩女孩们都是很热情友善的,滑板也常常能成为一个团体的联结物。小程就是我在小广场上认识的一个玩滑板的女孩,据她说,她的“师父”也是她在广场上认识的。有一年假期,我去成都玩,路^一个装潢时髦的滑板店,一个留着脏辫发型的瘦高男生倚着门框,看起来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当我提起我也玩滑板时,男生一下温和了许多,笑着和我聊起了滑板。
  
  上大学之后,虽然我也把滑板带在身边,但没怎么拿出来过。积灰很久之后,有一天看到几个小姑娘拉着滑板回宿舍,又勾起了我的回忆,我也把滑板拿出来溜了溜。
  
  我碰到一个慢跑的男生,我脚踩滑板蹬了两下便超过了他,过会儿我慢下来,他就匀速前进超过了我。我一看,憋着口气,特意使劲地蹬了两下上去超越了他,谁知他又慢悠悠地从后面赶超了我,还看了看我,意思是“你就滑这个速度”。
  
  几个回合下来,我便急了,右腿一顿猛蹬,然后滑板就飞了出去,左脚脱离板面之后,惯性还刹不住。但我踉跄了一下后马上调整步态,佯装镇定,假装在跑步,假装不认识那块飞出去的滑板。
  
  看来许久没有碰滑板,“刷街”技能大幅下降。
  
  兴趣爱好不分三六九等,街头项目与室内文艺也无甚界限。我以为,只要是你所热爱的,就尽力去抓住。于我而言,滑板是顺遂人生的小插曲,是平淡生活的调剂品,是接收快乐的一个旋转开关,是灰暗心情里绽放的小礼花,是一个自由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