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远的同桌

  你叫戴小墨。
  
  你油墨的水迹总是晕染了作业本那一方天地。
  
  你总是很糊涂,那次在班主任的英语课上竟然连英语书都忘了带,你焦急不安地打开书包把所有东西都倒了出来,却始终不见那本英语书。在下一刻你将狂抓头发,打算狠狠揍自己一顿时,作为同桌的我递上了自己的书。
  
  你受宠若惊地收下了,笑着说:“谢谢,你真好。”
  
  戴小墨,你每天都在嘟囔着说自己胖,手臂比人家小腿都粗。我多么想跟你说,其实瘦的女子抱起来都跟排骨似的硌人,而你软软的,正舒服。
  
  在你每顿不去吃饭,喝着250毫升的水时,我很想揍你一顿。但你饿到胃痛,缩成一团,眉毛打结,却仍不戒掉这个习惯。我只能递上“三九胃泰”舒缓你的痛苦。然后,每天以“零食快过期”、“想换别的东西吃吃”为借口塞给你饼干或面包,硬逼你吃下去。你说:“莫离,你怎么跟我妈一样照顾我?”我恶狠狠地敲你的头,你傻痴地笑笑,像个天使。
  
  十一月,冷空气来袭,气温骤降。你把自己裹成个粽子,只探出双眼示人。
  
  我打趣地说:“戴小墨,你那肥厚的脂肪有什么用啊?”
  
  你扑上来,挥着拳头说:“我那是虚胖,会瘦的。”
  
  你的抽屉里堆积了各种补品,红枣、枸杞、当归等等,你说,冬天正是补血气的佳期,而后把我也顺带调理了一番。那段时间,室友都说我面带红晕。
  
  临近期中考试,你每日祈祷老天爷让你过关。我说:“戴小墨,你怎么被毒害得那么深啊?靠天不如靠自己呀。”
  
  出成绩的时候,你耀武扬威地说:“你看看我这不是过了吗!”我看到你的成绩才仅仅及格而已。老师把你叫去办公室,你回来后惨兮兮地望着我说:“莫离,你考这么好干什么?年级前十啊,老师以你为榜样呵斥我,我的命怎么这么悲惨呢。”
  
  我拍着你的额头,安慰道:“没事,往后我捎带你一下。”
  
  你马上眼带星光:“好,就这么说定了。”
  
  戴小墨,有一天你红肿着眼睛跑过来跟我说,你要转学了。继而趴在我的肩头痛哭,你哽咽着说:“莫离,我舍不得你啊,我长这么大,你是除了我爸妈以外对我最好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