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偏心”

  林丽去银行办事,一进门,赫然看到老妈坐在窗口前。
  
  她蹑手蹑脚走过去,本想吓一吓老妈,却听到老妈一句话:“我这三万块钱寄到美国,还得再交那么多手续费?”
  
  三万块钱?美国?
  
  林丽一下子愣在那里。
  
  猛然看到大闺女的母亲,一下子愣了,手里拿着要填的汇单,再怎么解释也没用了:“你妹说她手头有点紧,我就想着把这钱还给她。”
  
  还给她?这三万元钱是妹妹结婚时爸妈收的礼钱,都是自己多年的朋友同事随的礼金,怎么就成了妹妹的。想当年林丽结婚时爸妈收的礼钱,可是一分都没给林丽。而且,妹妹的手头怎么会紧,前几天和林丽视频,还炫耀了刚买的新房子。
  
  “就是买房买得手头紧,所以我才想……”
  
  老妈的话没说完,林丽已经扭头走了。妹妹买房手头紧,她呢?刚刚借了七八万元付了一套房子的首付,怎么老妈从来没有这么体贴过自己?更让她生气的是老妈那神情,就像突然被人抓了现行的小偷,一脸的慌张和戒备,好像多怕她知道似的。
  
  从银行出来大半天,林丽气儿还没消,老爸的电话来了:“你姨住院了,明儿上午陪你妈过去看看吧。”林丽没好气地应下来,越想越生气。妹妹出国已经七年了,七年来,家里的大小事都是她一个人担着,可父母他们,最疼最爱的,好像还是小女儿。
  
  第二天上午,林丽去接老妈,坐在车上一言不发地耷拉着脸。老妈好像也意识到了什么,下车时,从兜里掏出200块钱:“一会儿你拿给你姨吧。”林丽瞥一眼那钱,又好气又好笑,这是要收买她吗?平素里老妈从来不这样。林丽没接。
  
  老妈见了姨妈说了半天话,一出门就挑上了外甥的理儿。姨妈一儿一女都在县城里,病了之后,床前尽孝的却一直是表妹。女儿服侍妈按说很正常,可老妈看不过眼去了:“你姨从小到大拿你表哥当心尖子,老了却得你表妹照顾得最多。”林丽心中一动,想起一句老话——爹妈最不疼的孩子往往是最孝顺的那一个。表妹是这样,自己不也是这样吗?她转瞬又想起昨天银行里的那一幕,顺嘴把自己的感慨说了出来:“咱家不也一样嘛,从小你们就疼我妹,到老了她管什么了?”
  
  林丽只是就事论事,老妈却不高兴了:“她管得一点都不少,这些年,天南海北的好吃食,如果不是你妹,我尝得到吗?”老妈的话让林丽很不高兴,妹妹出国前,确实给老妈带回几次南方土产,但是这都多少年了,她还一直记得。
  
  “我当然记得,谁对我好我都忘不了,不像某些人,明明沾了她的光,却从来不承认。”
  
  林丽的脸一下子红了,老妈这是“敲打”她呢。当初老妹出国时,手提电脑给了林丽,这些年,只要一说老妹不好,老妈就把这个话头提起来。
  
  “一个破电脑就是对我好了?这些年我替她多尽了多少义务。”提起这些,林丽的眼圈都气红了。
  
  “你的孩子我们没帮着你带啊?而且,你妹还放家里三万块钱,每年光利息就将近2000块,她比你给我们花的多多了。”
  
  话头扯到这儿,林丽彻底hold不住了。父母的确帮着自己带孩子了,可是,那是他们自愿的。还有钱的事儿,明明是爸妈的钱,为什么非要说成是妹妹留下的孝心。退一万步说,即便这钱真是妹妹的,2000元的利息算个啥啊,每年父亲节、母亲节、爸妈生日,林丽都是要带父母去饭店摆一桌的。这之外,平常也没少给他们买吃的喝的。当然,她承认,自己条件一般,给父母没花什么大钱,但是,爸妈都有退休工资,缺的不是钱,而是陪伴。
  
  “我们不用你陪,若你觉得委屈,从今往后不用管我们。”被林丽驳斥,老妈也急了,一看小区门口到了,急赤白脸扔下这句话,扭身下车走了。
  
  回到家,林丽气得饭都没吃,脑子里过电影似的想起这些年自己的“待遇”。从小到大,爸妈都把妹妹夸成一朵花,至于她,也不能说不爱,但是绝对不能和妹妹比。意识到父母的偏心后,她针尖对麦芒地和父母较真儿。即便是一块蛋糕,也要求父母分得毫厘不差。爸妈看她这样,又生气又无奈,对她自然更不待见了。一来二去,倒好像她成了捡来的孩子。
  
  说起来命运也真是吊诡,做梦都想远走高飞的林丽,大学毕业后回了家乡,在父母身边结婚生子。小妹呢,大学毕业后直接留在南方,没过几年,干脆去了国外,在那边结婚生子,扎根在了异国他乡。
  
  都说养儿方知父母恩,自从有了娃,林丽和父母的关系缓和了不少。父母呢,因为妹妹不在身边,大小事都依赖林丽,好像也和她亲密了不少,关系渐渐和谐。
  
  但是,这种和谐也是有“禁区”的,这“禁区”就是妹妹。父母听不得林丽说妹妹任何不好,其实,林丽也没觉得妹妹不好,很多时候她就是大嘴巴,随口那么一调侃,再往深了说,或许潜意识中还有那个昔日小孩的“不甘”。她不是想说妹妹不好,而是想听到爸妈赞许自己好过妹妹。
  
  像今天这个事儿,哪怕老妈随口哄她一句“我们多亏你了”,一切就OK。气人的是,这么简单的要求,妈妈坚持不成全。林丽咬咬牙,暗自赌气,这次老妈不给出个说法,就和她没完。
  
  晚上,她正给儿子洗澡,老爸着急忙慌打来电话:“你妈……你妈好像又犯心绞痛了。”林丽一哆嗦,将儿子交给老公就向外跑。老妈有心绞痛的毛病,上次发作时,差点出了大事。
  
  谢天谢地的是,因为送医院及时,老妈没大碍。
  
  在医院折腾了半天回来,老公瞥一眼林丽:“好好的非和老太太吵,这要是真气出个好歹来,看你怎么办。”林丽想想都后怕,诚如老公所说,如果老妈真有点什么,她这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
  
  想到这里,眼前又闪回妈妈躺在病床上虚弱无力的样子,林丽自责得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自己怎么就这么喜欢瞎较真儿呢?随便老太太说什么吧,干吗和她犟?老妈再偏心,到底也是自己的亲妈。
  
  “我倒没觉得你妈多偏心,这些年,你爸妈虽然嘴头上没有肯定你,但咱家的大事,他俩啥没帮啊?”
  
  这话由当女婿的说出来,林丽更惭愧了。结婚这些年,她的日子不富裕,每逢大事,爸妈都是出钱又出力。还有孩子,一出生老妈就成了贴身保姆,因为带外孙,老爸老妈这两年明显见老了许多。林丽口口声声爸妈偏心,可他们又偏妹妹什么了?
  
  “再说,你也别怪爸妈疼你妹,人家确实会哄人。哪像你,说话那么冲,也就是亲爸亲妈不和你计较,换成别人,早不搭理你了。”
  
  辗转反侧了大半宿,第二天天一亮,林丽就奔去爸妈那里,本想给老妈道个歉,但真见了老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么早跑来干啥,昨天折腾你大半宿,还不好好歇歇。”虽然是被林丽气病的,但老妈一点儿都没怪她。
  
  红着脸在家里转半天,正不知干点啥好,姨妈打电话说要出院,想让林丽用车子送一趟。林丽很快就去了,送姨妈到家,表妹忙里忙外地收拾着。表哥来了,袖着手立在那里,没说两句话又走了。
  
  “唉,你表妹如果也这样,我就受罪了。”偏心了半辈子的姨妈总算清醒了,林丽多希望老妈也能这样。
  
  “你妈现在总夸你呢,说你虽然脾气臭,但是知道疼人。”
  
  听了这话,林丽鼻子突然有点酸,当着面老妈可从来没有这么说过。
  
  “你和你妈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都嘴硬心软。你妈前几天还和我说,你们买房后经济不富裕,以后孩子的吃喝拉撒她和你爸都包了。”
  
  听到这里,林丽脸红了。确实,孩子生下来以后,吃喝用度,基本都是姥姥姥爷负担着。这样的“偏心”,妹妹可从来没享受过。再细想想这些年的生活,林丽忽然发现,爸妈对妹妹的偏心,或许是因为鞭长莫及的缘故吧,更多不过是停留在口头上。两姐妹中,她得到爸妈的爱,才货真价实。
  
  明白这一点,林丽有点羞愧了。到了晚上,去爸妈那边吃饭,老爸忽然拿出一张存单:
  
  “这四万元刚到期,你们取出来还账吧。”
  
  林丽望向老妈,老妈扭头假装没听见,那一刻,她的眼泪差点滚下来。忽然之间,她发现,爸妈是真的老了,老到总是担心孩子不愿意、不高兴,老到和子女表达每一分感情都要仔细地权衡。
  
  林丽后悔死了自己的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