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其少作

  我任教的美国大学某次招聘代课教授,有中国学者在申请信中特地标明自己曾是某省高考状元。美国同事质疑:十几年前的成绩还要重提,难道就没更精彩的事了?在他眼里,这大约和大学毕业找工作却列举在幼儿园拿了小红花一样可笑。
  
  人对自己的青少年时代可能有两种极端态度。一种是沉湎于以往的光辉,反复回味,还要拉别人分享,不管人家有无兴趣;另一种是悔其少作,觉得年少轻狂,不成熟,不稳重,说到过去就像曝光了孩提时代的光屁股照片,怪不好意思的。
  
  高中同学聚会,老师表扬我当年笔记做得好,又有同学夸我学习方法出色,我都茫无记忆。他们的称赞是好意,从共同经历中找寻话题也能打破多年未见的生疏。我感激盛情,却不敢当真。二十多年来世事变迁,在校成绩好的未必是日后的人生赢家。作为应试教育的产物,我中学时代最大的收获有二:一是掌握了一些学习技巧,二是培养了学习的习惯。从大学、留学到工作,吸收新知识、经营人生都得益匪浅。
  
  什么阶段做什么事。让过去留在过去,遗忘最好。轻装上阵,为现时解压,也给未来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