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题

  上《苏州园林》这一课,给孩子们讲到已不复存在的圆明园,顺便补充了雨果的《给巴特勒上尉的信》:“有一天,两个强盗进入了圆明园。一个强盗洗劫,另一个强盗放火……一个叫法兰西,一个叫英吉利……”
  
  有个学生站了起来:“张老师,雨果是法国人吧?他怎么能说他的祖国是‘强盗’?他不爱国吗?”
  
  这个问题出乎我的意料,却又深深地触动了我。后半节课,我给学生们讲的是“理性的爱”——与课本无关,彻底跑题。我们一起讨论了什么是真正的爱,学生们也明白了,爱不是蒙蔽眼睛不辨是非的理由。
  
  是跑题了,却跑进了学生的心里。我觉得那一刻的自己,才像传道授业解惑的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