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养一条狗

  朱明大学毕业后,在县城开了家宠物狗店。因为没营销经验,开业几个月了,生意还是没有起色。
  
  这天,宠物店一开门,就进来一位阿姨。只见她眉毛一竖,说:“赶紧关门!自从你来这儿卖狗,小区里就有了跳蚤,半夜里我也常被狗叫声惊醒……”
  
  这时,朱明才发现阿姨喝了酒。朱明心里清楚,自己照顾狗无微不至,根本没她说的那些问题。想必阿姨心情不爽,只要缓解一下,就能大事化小了。
  
  这样想着,朱明就给阿姨沏了杯茶。阿姨刚喝了一口,就吐在对面的狗身上:“你想烫死我!”朱明一时不知所措,阿姨却站起身,朝着笼子猛踢。谁知,里面的狗一下子咬住了她的脚趾头。
  
  这时候说什么也不好使,关上店门,朱明带着阿姨去注射疫苗。一通下来,花了钱不说,阿姨自始至终也没说半句软话。等把阿姨送回家,已经是下午了。
  
  此时,朱明也粗略了解了阿姨的一些情况。阿姨姓张,今年刚退休,每月领六七千元的退休金。张阿姨到底有什么想不开的,为什么大清早就喝酒,而且还朝狗发火呢?
  
  朱明还没想明白,张阿姨又闯进店里,说:“我要买下早晨咬我的那只狗。”张阿姨这是要报仇呀!“阿姨,”朱明说,“那狗虽然咬了你,但也不至于吧?”
  
  张阿姨一愣,说:“我知道自己早晨有些冒失。我就喜欢那只有脾气的狗。爽快点,你说多少钱。”朱明看张阿姨真不是来找茬儿的,就介绍起来:“这狗的品种是德牧,相貌冷峻,性格沉稳,训好了是特别好的工作犬加宠物犬。”朱明报出价,张阿姨一点儿没含糊,付了钱就抱着狗回家了。
  
  没出两个月,张阿姨的德牧就小有所成,基本的坐、立、行走、倒退都学会了。朱明很高兴,看到买主这么对待狗是再好不过了。
  
  这天,张阿姨来到朱明店里,说:“我想再买一只狗。”
  
  朱明一怔,担心地问:“那只德牧……”“好好的。”张阿姨赶忙说,“我想给它找个伴儿。”
  
  “说吧,您这次要什么狗?”
  
  张阿姨说:“这次我想买只呆一点的,萌一点的,最好毛短皮糙的。”朱明略一沉思,说:“那只有选沙皮了。”看到沙皮狗憨态可掬的样子,张阿姨喜得合不拢嘴:“和我的要求太像啦!”交完钱,她抱着沙皮就乐呵呵地回家了。
  
  没几天,张阿姨的遛狗队伍就壮大了:左手牵着德牧,右手牵着沙皮。张阿姨每次来,都买最好的狗粮,打最好的防疫针。有这样的顾客,朱明感觉挺欣慰,就像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
  
  这天晚上,朱明的电话突然响了。是张阿姨打来的:“我家沙皮吐了!”朱明让张阿姨把沙皮抱来,拿试纸测了测,果然得了病。最近的宠物医院也有十几里,张阿姨抱着又吐又拉的狗肯定打不上车。
  
  朱明一咬牙:“走,我开车带你去。”一连七天,朱明车接车送,终于把沙皮救了过来。沙皮这次得病,可把张阿姨折腾坏了。朱明趁机打趣道:“还想再养一只吗?”张阿姨头摇得如拨浪鼓。
  
  可仅仅过了三天,张阿姨再次来到宠物店:“我要再买一只狗。”朱明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张阿姨,您可是有两只狗了!”“两只也是养,三只也是养,多一只也不差事。”张阿姨不置可否地说。朱明啧啧称赞:“好,那你说说要求吧。”
  
  张阿姨说:“这次我要买一只可爱的雌性狗,眼睛要大,脑瓜要灵,腿要长,最好毛再有点卷就更妙了……”朱明听完,嘴里立马蹦出三个字:“贵宾犬!”
  
  随后,朱明指着笼子里的几只贵宾说:“你看像不像?”张阿姨眼睛一亮,立马选了一只,交完钱,抱着狗哼着小曲就回了家。
  
  这时,朱明不禁有些想不通。张阿姨接二连三养这么多狗,自己还是第一次遇见。同时,他还担心,张阿姨到底能照顾好狗吗?
  
  不过,没多久朱明的疑虑就被打消了。养狗时间一长,张阿姨也有了一些驯狗的经验,每次出门,几只狗狗都特别听话。德牧威严,沙皮呆萌,贵宾机灵,远远望去就是一幅漂亮的“人狗和谐图”。
  
  朱明也不时跟张阿姨交流养狗经验。慢慢地,朱明对张阿姨就更了解了。张阿姨的几个孩子都特有出息。她是一点儿心事也没有,每天就是享受生活。张阿姨自然也对朱明特别照顾,经常帮他做广告,宠物店的生意也慢慢好了起来。
  
  一转眼到了年关,因为忙生意,朱明已经半年没回老家了。可店里还有几十只狗,总得有人守着,看样子要陪狗过春节了。
  
  除夕上午,张阿姨来店买了些狗粮后,得知朱明要一个人过春节,就说:“今晚来我家,咱们一起过。没外人,就我几个孩子,你没少帮我养狗,这事就这么定了。”说完没容朱明推托,就走了。
  
  到了傍晚,张阿姨给朱明打电话说:“饭菜都准备好了,你赶紧过来吧。”盛情难却,朱明照顾完狗,把门一关就去了张阿姨家。
  
  进门之后,只见桌上摆满饭菜,却没见一个人。朱明感到奇怪。张阿姨看出了朱明的疑惑,f:“孩子们都在阳台,我去叫一下。”朱明一听,赶忙站起来,预备和张阿姨的几个孩子握手。
  
  张阿姨笑着说:“别紧张,你们都认识的。永生——”就听阳台“汪”的一声,那条德牧跑了过来。“志远——”张阿姨又喊,沙皮摇着尾巴跑了过来。张阿姨最后说:“我再让你见见我小女儿。翠霞——”贵宾犬蹦蹦跳跳地跑过来。一时间,三只狗都依偎在张阿姨身边撒欢。
  
  张阿姨紧跟着又喊道:“去自己的位置。”三只狗立马掉转身子,在桌子旁边坐下来。张阿姨拿出三个食盆,挨个儿倒进狗粮,一声令下,三只狗开饭了!
  
  张阿姨觉得胃口吊好了,便解释道:“你不是也没能回家嘛。我三个孩子都在外地,这个春节又是回不来。”朱明听完,全明白了。
  
  “三条狗的名字就是我三个孩子的名字,这么叫着亲切。人老了最怕孤单,自从上次被‘永生’咬了,我立马想起我的大儿子了。我大儿子的性格猛烈,长得高高大大,帅气逼人,特别像德牧。二儿子没老大有派头,随他去世的爸,傻乎乎的,就像沙皮。至于小女儿,性格外貌和贵宾没两样。孩子们工作忙,当父母的理解。他们不在身边,狗狗们就是我的孩子。”说着,张阿姨摸了摸几只狗。
  
  朱明的眼睛里闪现着泪花,自己一心扑在事业上,把父母放到了一旁。此时,他已打定主意,吃完饭就回家,没有车,就用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