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以责己

  某日我与一位朋友在家里聊天,适巧有两个以前教过的学生来访。谈话中,我问他们:“最近忙吗?”
  
  其中一位答:“真是太忙了,我不是忙着写文章,就是忙着画画。”
  
  另一位答的也差不多,他说:“我也很忙,不是忙得没能写文章,就是忙得没能作画。”
  
  学生走了之后,我的朋友感慨地说:“这两个学生都不错,可是后者尤其会成功。”
  
  我奇怪地问:“为什么呢?”
  
  “因为前者待己以宽,后者责己以严。前者容易骄矜自满、伐善施劳;后者却能自我要求、默默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