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考

  四年前的夏天,周进的高中同学陈峰的女儿考上了南开大学,他特意带了礼品前去庆贺。周进用羡慕的口吻说:“你女儿真了不起啊,考上了名牌大学,要是我儿子将来能考上名校,我做梦都会笑醒!”
  
  陈峰却笑着说:“实不相瞒,我女儿的高考分数并不是很高,她之所以能考上南开,多亏我在天津武清花40万元买了一套蓝印户口房。”
  
  “为了你女儿参加高考,你可真是舍得啊!”周进惊呼道。
  
  陈峰解释道:“京津与河北省的考生待遇有很大差距,在河北500多分也就能上个三本,在天津就能上一本了。为了女儿将来能考上一所好大学,在她初二那年,我在天津买了一套蓝印户口房。所谓的蓝印户口,是一种介于正式户口与暂住户口之间的户籍,因公安机关加盖的蓝色印章,而被称之为蓝印户口,但待遇等同正式户口。花费虽然大,但等孩子考上大学,再把房子卖了还能赚钱。我那套房子最近卖出去还赚了十多万元呢。”
  
  听了陈峰的话,周进很是眼热,儿子周杰学习成绩中等偏上,如果也在天津买套蓝印户口房,说不定将来儿子也能考个名牌大学。
  
  但现实却很残酷,他只是个普通小职员,妻子王丽挣得也不多,夫妻俩每月那点工资还完房贷,支付儿子培优费加上日常开销,已经捉襟见肘了。
  
  回家后,周进忍不住跟妻子讲了陈峰女儿靠蓝印户口考上名牌大学的事。王丽也很心动,说:“老公,要不咱们也想办法给儿子在天津买套蓝印户口房吧,将来儿子高考也能有个保障……”周进犹豫再三,最终还是被妻子说服了。
  
  周进向陈峰咨询如何才能购买天津蓝印户口房。陈峰告诉他,开发商为了招揽客户,很多都包办蓝印户口包转户籍,但必须得有天津市三年的户籍和高中学籍才能参加天津市的高考,所以,在孩子未上高中之前就要提前购买。
  
  由于蓝印户口房必须把房款付清才能办户口,而儿子即将面临中考,因此,周进必须尽快把房子买下来。他们了解到购买一套蓝印户口房大概需要50万元。于是,他们卖掉了自住的那套房,可还差十多万元没有着落:向银行贷款,他们没有值钱的东西作为抵押;借高利贷,他们又没有偿还能力。
  
  就在两人一筹莫展之际,周进因业绩突出被提升为销售部副主管,月薪2万元。周进特别高兴,有升职加薪做后盾,他便有了勇气和胆量借高利贷买房。
  
  2013年9月15日,周进从一个名叫尹文旭的人手里借了15万元高利贷,双方约定一年后连本带利还款30万元。凑够房款后,周进于2014年年初在天津宝坻买了一套蓝印户口房,三个多月后顺利拿到了蓝印户口本。
  
  买房后,夫妻俩的生活切换成艰苦的省钱模式,周进还设计了一个还款计划:妻子每月的工资用于家庭日常开销,他挣的钱则存起来还高利贷。然而,2014年春,周进所在的公司业务下滑严重,订单急剧减少,所有员工都得降薪。周进的月薪从2万元降到了7000元,这意味着他将无法全额偿还高利贷。
  
  周进只好当起了淘宝刷客,白天上班,晚上帮电商卖家刷好评,一天可以增加几十元收入,可这点钱无异于杯水车薪。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儿子如愿进入天津市宝坻一中读高中了。转眼,距离约定还款的日子还有一个多月,周进却只攒了10万元。无奈之下,夫妻俩决定把那套蓝印户口房抵押给银行,向银行贷款20万元偿还高利贷。
  
  屋漏偏逢连夜雨,周进的父亲去医院诊断出罹患胃癌晚期,需立即手术治疗,费用约20万元,救父要紧,周进只好拿钱给父亲做了手术。周进找到尹文旭,沮丧地把自己不能全额还款的理由说了出来,恳请对方余下的20万元能不能再延迟一年偿还。尹文旭倒也爽快,但让他必须重新计算利息并重写借款条。此后,利滚利的欠债金额成了悬在周进头上的一把刀。
  
  欠高利J的金额从20万元滚成了40万元,每个月还要还银行利息,夫妻俩寝食难安,焦虑万分。一晃就到了约定还款的日子,周进只还了尹文旭8万元。尹文旭很不满,催他尽快把钱还上。
  
  此后,尹文旭天天上门追债,夫妻俩不得不厚着脸皮向亲朋好友和同事借钱,但都被拒绝了。
  
  尹文旭带了一帮人上门讨债,打了周进一顿不说,还限定了还款日期,声称不还钱就索命!走投无路的周进找到公司老板张涛,希望他能看在自己为公司效力多年的份上,预支5年工资把高利贷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