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人变继父

  放暑假的田芳正在参加钢琴培训,舅舅突然来告诉她,她爸爸田力因车祸死亡,要她赶紧回家。
  
  原来,田芳的父亲田力骑车闯红灯,与直行的一辆小轿车相撞而死。交警认定,田力存在重大违章行为,应承担主要责任。最后,在交警的协调下,田芳的母亲李学凤接受了肇事车主20万元的经济赔偿。料理完父亲的丧事后,肇事车主竟提着礼物来到了她家。李学凤连推带骂赶他走,他却跪在地上痛哭道:“我这几天一想到你们孤女寡母就心头难受……”李学凤半推半就地接受了他的礼物。
  
  肇事车主叫朱名强。出事后,他经常来田家,不是给田芳带来一大堆好吃的零食,就是给他们母女买各种生活必需品。慢慢地,李学凤转变了对他的态度。
  
  一天晚上,李学凤忐忑不安地问田芳:“朱叔叔今天向我求婚了,你同意妈妈嫁给他吗?”田芳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李学凤连忙解释道:“虽然朱叔叔撞死了你爸,可你爸也有错呀!这几个月来,朱叔叔的所作所为你也看到了,他是真心对咱们好。”田芳这段时间真切地感受到了妈妈支撑这个家的不易,她不想让妈妈难过,便说道:“妈,只要你愿意,我就同意!”
  
  这年春节,李学凤改嫁给朱名强。朱名强成为田芳的继父后,越发地对田芳好,还承担了接送田芳上学放学的任务。田芳的心情十分复杂:以前爸爸在世时,从不送自己上学放学。如今,这个撞死爸爸的人,竟对自己如此贴心呵护,自己还有什么理由与他保持距离呢?
  
  一天,朱名强和李学凤去上班了,田芳一个人在家。百无聊赖之际,她发现妈妈的化妆台下有个暗格,一直锁着。田芳疑惑着,莫非暗格里有什么秘密?
  
  几天后的一个傍晚,田芳放学后径直来到李学凤的公司找到她,说自己早晨出门时忘带钥匙了,想拿母亲的钥匙先回家开门。李学凤没多想就把几乎不离身的钥匙交给了田芳。田芳拿到钥匙后,快速赶回了家,打开了暗格的锁,里面竟藏着妈妈和朱名强多年前的情书。
  
  这一惊人的发现让田芳差点晕倒:爸爸车祸前,妈妈和继父就已经认识并且关系不一般。而车祸发生后,两人却装作互不相识,由“仇人”一步步地发展成了爱人。田芳觉得妈妈和继父隐藏着什么秘密。她突然想到继父撞死爸爸的事情,如果是偶然,他和妈妈在车祸处理过程中为什么装作互不认识?田芳的心差点跳到了嗓子眼上:爸爸的死绝不是一起意外的车祸,很可能是妈妈和继父策划的阴谋。
  
  妈妈和继父为什么要置爸爸于死地?电视上的狗血剧情竟然在身边活生生地上演了!田芳再三权衡后,不愿失去“爱”,选择了隐瞒秘密。然而,这个惊天秘密却令她再也感受不到“爱”的真诚了。慢慢地,她甚至觉得妈妈和继父对她的爱别有用心。虽然她决定暂时隐瞒妈妈的秘密,但还是想留一些证据在手里。她故伎重演,骗到了母亲的钥匙,偷偷地打开了暗格,取出了信件,迅速跑到小区里的文印店里复印了一份,然后将复印件放进了书包的里层。
  
  一天晚上,田芳参加完同学的生日会出来,一辆摩的停在她面前,司机问她去哪儿。田芳定睛一看,这司机好眼熟,是爸爸生前的朋友。田芳不假思索地跳上了司机的后座,报了家附近的另一小区名字。田芳自称是田力女儿的同学,与摩的司机闲聊:“听说田师傅对女儿不好啊?”司机说:“老田很爱他女儿啊!他女儿爱弹钢琴,他就没日没夜地去拉客,赚钱送女儿上钢琴培训班!”
  
  田芳想起以前妈妈对她说:“你爸一个大老爷们儿开摩的能有什么出息?他赚的那几个可怜钱,全让他拿去抽烟喝酒了。你上钢琴培训班的钱是妈妈省吃俭用节约下来的。”田芳又问摩的司机:“可我怎么不见他送过他女儿上学啊?”摩的司机解释道:“老田不想让你们看到他开摩的,怕你们笑话田芳。”
  
  当晚,田芳回到家,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妈妈和摩的司机,究竟谁说的是真话?恐惧感瞬间袭来,令她不寒而栗!
  
  一天下午,学校上政治课。当老师讲到杀人犯罪时,田芳突然一个激灵,怀揣着“砰砰”直跳的心,竟从课堂上跑了出去,跑到操场的花坛旁蹲在地上失声痛哭。老师追了过来,问她怎么了?田芳再也憋不住了,一把抱住老师,将压抑在心头的秘密“倾泻而出”。老师大惊失色,迅速向警方反映此事。民警联系上了当年办理此案的交警大队。3年前已结案的案子进入重新侦察阶段。
  
  李学凤和朱名强被警方传唤后,看到田芳收集的信件复印件,便低下头,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原来,1995年春节,在广州师范学院读大四的李学凤,从长沙乘火车到学校。在火车上,她认识了朱名强。朱名强与她同龄,在暨南大学读大四。两人一路聊天,竟聊出了感情。不久,朱名强到英国进修。他临行前,找到李学凤说:“进修完之后,我回来娶你!”李学凤泪眼婆娑地点了点头。
  
  李学凤大学毕业后来到长沙,在一所小学教语文。随着时间的推移,朱名强的信件越来越少。李学凤只好拨打国际长途电话询问他可好,竟得知他移情别恋。
  
  李学凤如遭雷击,一病不起。她辞掉了工作,半年之后,才应聘进了一家电子公司从事文员工作。1998年春节,仍没有走出失僖跤暗乃黄录薷颂锪Α
  
  与朱名强的初恋,李学凤没有告诉任何人。她与田力结婚后,便将与朱名强来往的所有信件连同她受伤的心,锁进了暗格的柜子里。
  
  田力比李学凤大1岁,那时在一家服装厂做销售员。李学凤不喜欢田力,所以无论田力怎样努力,在她眼里仍是一无是处。田芳懂事后,李学凤便经常在女儿面前唠叨“你爸没用,赚不到钱”、“你爸很坏,根本不爱你”这些话。
  
  不久,服装厂倒闭,失业的田力买了一辆摩托车,做起了黑摩的生意。李学凤越发瞧不起他了。就在这时,朱名强竟意外地出现了。
  
  一天,李学凤去超市购物时,遇见了朱名强,朱名强看到她后也怔住了。李学凤扭头准备走,没想到,朱名强冲上前拉住了她……
  
  在咖啡馆里,朱名强痛哭流涕地说当初与她分手是迫于无奈,女孩的父亲是他的老师,他接受女孩的爱是为了顺利完成学业。此后,李学凤和朱名强经常幽会,两人也经常讨论关于李学凤离婚的事。
  
  一天,他俩手挽手从一家酒店出来时,竟遇到在门口等客的田力。田力顿时怒火中烧,扑上去要打朱名强,被李学凤一把拉住。田力继而骂李学凤“不要脸”,李学凤趁机提出了离婚。田力觉得女儿还小,父母离婚会给她造成伤害,便拒不答应。
  
  李学凤见私情已被田力撞破,便不再顾忌什么,经常当着他的面给朱名强打电话。田力哪受到了这般侮辱,便开始对李学凤实施家暴。一次,李学凤和朱名强偷情,再度被田力发现,恼羞成怒的他竟把李学凤的鼻梁打骨折了。痛苦不堪的李学凤找到朱名强,要他为她作主。朱名强见她受伤,又心痛又气愤,可他们毕竟是偷情,他如何能为她作主?李学凤恶狠狠地说:“要不你想办法帮我弄死田力!”朱名强吓得连连摇头。
  
  一天,朱名强开车回家,竟然刹车失灵,幸好他急中生智把车子开进了路旁的小沙堆,才没有造成人员伤害,酿成大祸。他后怕不已:该不会是田力偷偷地对自己的车做了手脚吧?当即,他打电话把疑虑告诉了李学凤。李学凤计上心来,说:“前几天,我听田力嘀咕,说如果你敢再找我,他就要整死你。”
  
  朱名强听罢,心想:看来自己要出手了。可明目张胆地弄死田力,他又下不了手。他思来想去后,心生一计:田力开摩的,不是经常闯红灯吗?如果在他闯红灯时将他撞死,那就只是一起意外的交通事故。朱名强把这个方案告诉李学凤后,李学凤连连叫好。
  
  然而,这个方案实施起来并不容易。因为田力的后座经常有乘客,如果撞击他,肯定会撞到乘客,那赔偿可不是小数目。朱名强跟踪田力几次后,均找不到下手的机会,不禁有点垂头丧气。
  
  2009年初夏,李学凤再次向田力提出离婚,再次遭到田力的殴打。委屈而又气愤的她找到朱名强,说:“你再不弄死田力,田力就要弄死我了。”心疼情人的朱名心一横,决定豁出去了。
  
  7月的一天下午,李学凤给朱名强打电话,说田力给他父母送药去了,这是下手的好机会。朱名强迅速开车赶到田力父母在芙蓉区的一居民小区门口,果然看到田力的摩托车停在雨棚里,便预先到前面的路口设伏。不一会儿,田力骑了摩托车过来,果然,习惯闯红灯的田力没有停车,迅速冲了过去。早已等候在路口的朱名强见状一踩油门,猛然撞向田力……
  
  2012年3月,李学凤和朱名强被刑事拘留,警方表示他俩将面临涉嫌故意杀人罪的指控。
  
  妈妈和继父被警方带走后,田芳回到爷爷奶奶身边生活。有亲戚说她犯傻,即便妈妈和继父联手杀了她爸爸,可他们对她没有坏心。田芳却不这么认为,举报了母亲和继父,她心头的一块大石头才落了地。她为冤死的父亲伸张了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