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富惹的祸

  李萍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英语系,是教育系统的行政干事。当年她力排众议嫁给了家境穷苦的季军,如今季军已成为市房管部门领导。老公事业有成,儿子出类拔萃,李萍成为大家艳羡的对象。
  
  元旦前一天,李萍刚从欧洲回来就兴奋地召集闺密聚会。几个女人见面后,李萍急不可耐地给大家展示自己旅行的照片,还眉飞色舞地说起在法国的购物历:著名的“百货商场”里人满为患,买奢侈品就跟抢似的,如果不手疾眼快都抢不上。接着,李萍又得意地转动手腕,让大家欣赏她的卡地亚手表,说:“看,这是张柏芝戴的同款腕表哦!”大家细细地欣赏着。
  
  李萍又向大家展示她的LV手袋和钱包。有人说:“这么贵的还不是真皮,你可真舍得!”还有人拿着钱包惊奇地说:“这好几千元的钱包怎么连个夹层也没有?有糊弄人的嫌疑啊!”见自己的LV没有得到应有的赏识,李萍郁闷地数落大家:“你们怎么这么没见过世面啊,这是手袋和钱包吗?”大家不解地看她,就听她说:“这是LV啊!”
  
  看着大家的表情,李萍不禁想到自己的从前。季军第一次被提拔后,她穿起全套行头陪他去北京出差,当时她在兰州已经倍受朋友的羡慕,可是在北京的太太中间,当她自豪地展示自己的包包时,她永远忘不了那一幕,众位官太太像看乡巴佬一样盯着她,最后都呵呵笑起来。就是那一次,她如听天书般听到了LV、Gucci……从那以后,她开始追逐名牌,如今她也被人仰视崇拜了,这种感觉真不错。
  
  李萍尽兴之后和闺蜜道别,心底却一声叹息,人前极尽风光,现在回到家还得解决一件麻烦事——季军刚刚和她大吵了一架。
  
  原来李萍的这趟欧洲之旅是由一家开发商赞助的,购物一时兴起,超过丈夫定的额度,季军大为光火:“你怎么弄不清利害关系?这都是利益交换的,本来我打算和他的合作告一段落,可你多花这么多钱,下个项目我还得帮他做!”李萍也不高兴了:“给谁做不是做,你就继续帮帮他呗,做生不如做熟!”季军气得直摇头:“真是妇人之见!单位里管事的不只我一个,不能什么好处都让我得到,再说和开发商合作太深容易被人抓住把柄,什么都得浅尝辄止!”李萍立马嗤之以鼻:“你真是又迂腐又胆小,你以为你不会退休啊,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季军火了:“你这个没有分寸的女人,我早晚得给你害死!”虽然季军愤愤地拂袖而去,但最终他并未坚持原则,还是给这家开发商大开绿灯。
  
  现在李萍的气消了,于是回家下厨,精心做了季军爱吃的饭菜,撒娇地给他道歉,她委屈地说:“我又不是直接摘果子的小女孩,我可是跟你吃过苦的结发妻子,既有苦劳也有功劳啊,你的升迁我也帮了大忙,所以现在享受胜利成果比较理直气壮,有时就会忘了分寸,以后坚决听你的。”
  
  李萍指的是季军第二次提升前,两个人为如何打点领导犯难。李萍特意飞到上海买了一款LV限量包,送给领导的妻子。之后,季军顺理成章地从竞争中脱颖而出。
  
  季军说:“我知道你是我的福星,就凭当年你肯下嫁于我,我这辈子都会对你好,但你太爱出风头,我真的很担心,现在稍微不慎,就会被人抓住把柄。”李萍卖乖地说:“以后全听你的。”
  
  几天后,李萍去私人会所做美容时,看见大厅挂了一排皮草,原来是会员充值赠皮草活动。李萍高兴地对服务员说:“我刚充了10万元,也帮我选件皮草。”服务员冷淡地说:“充值50万才送,这些皮草都是意大利进口的,每件的价值就在10万左右呢。”李萍有点讪讪的,为了挽回面子她回应了一句:“这里又不是上海北京,有几个50万的主啊。”就听到服务员笑了:“那你可错了,50万都只能算是中户,100万的人多得是!”李萍听后非常郁闷。
  
  李萍半年前加入这家会所,在这里她以为找到了阶层认同感。今天你买了意大利的风衣,明天就有人坐飞机去法国购裘皮;她去了西班牙度假,后面就有人去圣彼得堡……可没想到高高在上的她,在这里却不招人待见。
  
  更倒霉的是她遇到了季军单位的副局长夫人。本来聊得很投机,可是当副局长夫人夸她裙子好看时,李萍脱口而出:“那当然啊,我的衣服都是在香港买的,兰州哪有好衣服?”局长夫人当即就回敬她:“哦,那你比我有钱啊,我的衣服可都是在兰州买的。”李萍不敢作声,只好赔着笑脸。
  
  李萍郁闷了几天,季军又回来向她兴师问罪:“你不长脑子吗,富过领导夫人,不是找死吗?”李萍本来就有气,现在更是气恼:“你知道她们怎么挤兑我的吗?要怪就怪你自己没本事,你要把官做得再大点我会受她的气?”季军又气又无奈:“我官再大,上面也还是有领导。你这毛病不改将来要吃亏的!再说,现在我们的日子已经够好了,你要知足啊!”李萍火了,反驳道:“如果你的官够大,我有那些东西也没啥了不起!”
  
  “我不管你以前怎么样,但现在,局里有一个副局长调走了,我要抓住这次机会。在这个关键时候你不许给我惹事。”一听老公又要升职,李萍笑了:“你放心,我绝对配合!”
  
  李萍安静了几天,开发商妻子找到她,原来最近她老公有个项目找季军帮忙,可被季军拒绝了,所以找李萍吹吹枕边风。李萍本想一口拒绝,可是对方提出,如果季军肯帮忙,就会给她在会所办张50万元的卡。这对李萍太有诱惑力了,前些天服务员对她的冷言冷语至今让她耿耿于怀,她怎能放弃翻身的机会?李萍答应帮忙,开始和老公软磨硬泡,最后又哭天抢地,说她嫁给他吃过的苦……季军烦不胜烦,决定再给妻子最后一次“胡闹”的机会。李萍破涕而笑,可季军心中一阵悲凉,妻子怎么对物质走火入魔了?
  
  李萍终于如愿以偿,她做美容的房间也从双人间升级为单人间,有自己专职的美容顾问、护理医生和营养师。春节放假前,李萍看中一款PRADA的豹纹包,可开卖前季军给她打来电话,自己有望再次提升。听到这令人振奋的好消息,李萍连连夸赞老公。季军也很高兴,还对妻子提出:“你最近很听话,就要这样,低调点,我们的好日子在后头呢。”
  
  放下电话李萍继续网购,却发现她看中的那款包已被买走,心中沮丧万分。季军回到家发现妻子愁眉苦脸,问她有什么事也不说。更让人想不到的是,李萍居然第二天坐飞机去了香港,专程把这个包买了回来。季军觉得妻子疯了,李萍却不以为然:“没看新闻吗,中国人春节期间海外消费72亿美金,十件奢侈品里有七件都是中国人买的,我花这点钱不过是沧海一粟。”季军看着如获至宝的妻子,这还是当年那个跟自己裸婚的纯真女孩吗?她的变化真是太可怕了。可悲的是,季军将自己的收贿行为一味归咎于妻子的爱慕虚荣,竟从未反省过自己的堕落。
  
  季军一直在等待升迁的结果,而李萍却在兴奋中,那一排排的名牌眼镜、手表、包,每一件都写着她人生的辉煌。
  
  一天,季不安地跟妻子说,这次升迁结果迟迟下不来,评审小组守口如瓶,实在不是好事。李萍安慰他,这个位子多少人打破了头在抢,上头还需要慢慢考察。
  
  2月底,李萍把闺密带回家来参观她的“收藏”,大家又是一番惊叹。季军意外回家,刚好和闺密碰上。大家都称赞他能干。
  
  当女友离去后,季军脸色苍白地向她怒吼:“现在什么时候了,还在炫,我真是要死在你手上了!”原来当天新领导的任命公布了,季军不仅没有升职,还要面临着被调查。季军怒吼道:“谁会对你的事了如指掌?谁在害我们,你想想清楚!”
  
  李萍心慌意乱,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恐惧。好半天才让自己镇定下来,她仔细回想,只有闺密王静对自己的事知道得最多。一问才知,是王静在聚会时遇到季军同事,她带着羡慕的语气,如数家珍地和对方讲了李萍的奢华生活……
  
  李萍向季军哭诉了来龙去脉,季军叹息一声:“你现在满意了,终于把老公炫去坐牢了!”季军越说越气,他走进衣帽间,把陈列柜上的名包等往地上摔,边摔边骂。李萍自知理亏,也不敢说什么,季军边扔她边捡。突然,就听她一声凄厉的惨叫,把季军吓了一跳,原来一个包被季军扯烂了。季军看着她,压抑长久的悲愤终于爆发:自己就要坐牢她没有心碎,弄坏了她的名牌包,却跟要了她命一样。他无比悔恨,如果能在李萍第一次鼓动自己受贿时,能够坚持自己的信念,坚决地反对和制止,那么这样的局面也不可能出现。
  
  季军找来斧头,愤怒地向柜子砍去,很快屋内一片狼藉。他无比愤怒地盯着李萍:“我坐牢我认了,但你这样的女人,别想再做我老婆!”说完,把门摔得震天响,恨恨离去。
  
  4月,季军停职接受调查。调查组出示了李萍种种消费超出他们合法收入的证据,面对这些,心灰意冷的季军承认了接受行贿的事实。而开发商因为听到风声,已不知所踪,相关案情还有待进一步核查。
  
  在调查期间,季军坚定地委托律师提出了离婚……等待贪官季军的将是法律的严惩,而李萍也彻底失去了她曾经引以为豪、为之苦心经营多年的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