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撒谎

  一大早,牛老九就用扁担挑着山楂和柿饼,进城去看儿子。走到半路,他忽然听到身后“呼哧呼哧”跟着啥东西,回头一瞧,原来是家里的看门狗阿黄。“回去!我进城看儿子,你跟着算个啥?”牛老九撵阿黄,可阿黄摇着尾巴就是不走,牛老九无奈,只得带着它上路。
  
  半天后,总算来到了城里,牛老九把扁担一搁,蹲在一棵树下休息。谁知,还没等他喘口气,一辆面包车“嘎”的一声停在他跟前,车上跳下来一胖一瘦两个穿城管衣服的人,二话不说,就把牛老九的东西往车上搬。牛老九大惊:“你们干啥?大白天抢劫啊?”
  
  其中那个胖城管乜斜着眼,瞅着牛老九:“最近市里搞文明城市,小商小贩一律不准摆摊!现在你的东西没收,罚款一百。”
  
  牛老九急了,赶紧解释,说自己不是小商小贩,山楂和柿饼是送给儿子的。可是胖城管冷笑一声:“送给儿子?骗鬼去吧,你们这些小商贩,平时在大街上摆摊,见了城管就跑,跑不了就耍无赖。你们这种人,我见多了。”
  
  眼见送给儿子的东西,被城管搬到车上要拉走,牛老九急得一横手里的扁担,大吼道:“住手!”
  
  胖城管冷不丁被这一嗓子吓得一哆嗦,回头一看,见牛老九手持扁担,气势汹汹,忍不住后退两步:“你、你想干什么?”
  
  牛老九一愣,才发现自己一副要揍人的架势,于是赶紧放下扁担。想了想,他哆嗦着掏出一百块钱说:“罚款我可以缴,但是东西不能没收,那是我送给儿子的。”
  
  胖城管见牛老九软了,腰板又挺了起来,打着官腔说:“你能认识自己的错误,这很好嘛,罚款不是目的,而是一种手段,但是东西嘛,还是不能还给你,因为有规定,小商小贩摆摊出售的产品属于‘三无’,一律没收……”
  
  牛老九一听,急得直跺脚:“我不是摆摊的小贩,你们咋不信呢?”胖城管“嘿嘿”一笑:“你说你不是摆摊的,谁能证明?”
  
  牛老九瞪大眼,心说,这咋证明?从家到城里这一路上,除了阿黄,谁也无法作证,可偏偏阿黄却是条不会说话的狗。见牛老九张口结舌,拿不出证明,胖城管得意地一挥手:“东西我要拉走了。”
  
  “慢!”牛老九情急之下,突然打了个激灵,他问胖城管,“我不是小贩这事,我自己是无法证明。但是,你们咋能证明,我就是小贩呢?”说完,瞪眼瞅着对方。
  
  胖城管一愣,他没想到一个乡下老汉,脑子转得还挺快。的确,他刚才见牛老九一身乡下人的打扮,挑着扁担,跟小贩差不多,才判断他是摆摊的,要说证明,他还真没看到牛老九在吆喝叫卖。这时,许多路人上前围观看热闹,见牛老九跟胖城管叫板,都起哄:“是呀,你咋证明人家是小贩呢?”
  
  胖城管恼羞成怒,正要发作,旁边那个瘦城管凑到他耳边说了几句话,胖城管立即眉开眼笑,对牛老九说:“你不是要证明吗?好,我给你证明。”说完,他钻进面包车,从里面搬出了一台小仪器。他告诉牛老九,这是一台测谎仪,是城管最新配备的执法仪器,只要牛老九把手伸进仪器里,如果他说出的是真话,仪器亮绿灯,说谎话,亮红灯。“怎么样?你敢不敢测谎?”胖城管问牛老九。
  
  牛老九见那台仪器古里古怪的,突然想起电影里鬼子拷打八路的电刑具,心里不禁直打怵。胖城管得意洋洋:“怕了吧?不敢测了?”一听对方说自己害怕,牛老九来了气:“我没做亏心事,啥都不怕!”说着,一咬牙,把手伸进了测谎仪。
  
  胖城管问:“你是不是摆摊的小商贩?”
  
  “不是。”牛老九理直气壮地说。谁料,他话音刚落,测谎仪的红灯亮了。胖城管一下子跳起来,指着牛老九的鼻子:“你撒谎。”
  
  牛老九呆了,连连摆手:“我没撒谎,不信再测一次。”胖城管说:“好,我再问一遍,刚才你有没有摆摊?”“没有。”牛老九这次的声音更高了,可糟糕的是,测谎仪亮的还是红灯。牛老九傻了,一连测了三次,次次红灯。胖城管冷笑着说:“咋样?这下你还有什么话说?”
  
  牛老九又气又恼:“我没说谎,这台东西肯定坏了。”
  
  胖城管说:“你再狡辩也没用了。”说完,一把推开了牛老九。没想到旁边的阿黄见主人受辱,突然发了怒,扑上来狠狠咬了胖城管的臀部一口。胖城管“哎哟”一声惨叫,以为是牛老九让阿黄咬他,一边捂着屁股,一边狂叫:“好你个老东西!你敢让恶犬袭击执法人员,这是暴力抗法!罪加一等!”
  
  他不听牛老九的解释,拨了一个电话,不久又有一辆城管的车子开来,跳下了五六个城管,推搡着要把牛老九押上车。就在这时,人群里走出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人:“都住手。”城管们一见来人,全都松开了抓住牛老九的手。
  
  牛老九的衣服破了,脸也花了。中年人赶紧问他:“大爷,你没事吧?”
  
  牛老九见城管们在中年人面前,大气也不敢出,就说:“我没事,你、你是他们的领导吧?”
  
  旁边有人提醒他:“这是新上任的李副市长。”一听是市长,牛老九的眼泪差点下来,指着一帮城管,诉说自己的遭遇。李副市长听完,皱起眉头,看着胖城管他们。胖城管吓得赶紧说:“这老东西……不,老大爷明明没有通过测谎仪,是他先撒谎的。”
  
  “我没撒谎。”牛老九气愤地说。
  
  李副市长见双方各执一词,就让人搬过那台测谎仪,仔细检查了一下,他笑了:“这台测谎仪有故障。”说着亲手拆开机器,果然,里面有一根电线断了。他告诉牛老九,自己以前上大学时,学的是电气专业。接好线后,牛老九再把手伸进测谎仪,一连测试了好几次,都是绿灯。牛老九证明了自己的清白,很是激动,拉着李副市长的手连连道谢。
  
  李副市长笑着说:“不用谢,大爷,是我们的执法人员冤枉了你,你有啥补偿要求,请说吧。”
  
  牛老九沉吟了半天,瞅了瞅那帮城管,突然说:“我只有一个请求,就是让这帮城管,也来测个谎。”李副市长饶有兴趣地问:“有意思,你想出什么题目呢?”
  
  牛老九气鼓鼓地说:“我要他们摸着测谎仪,说自己执法时,没有以权谋私,没有收受贿赂,没有侵吞财产,没有欺压百姓……”
  
  一听牛老九的话,胖城管他们都傻了,一个个战战兢兢地站在那里,却没有一个敢把手伸进测谎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