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毛凤凰不如鸡

  冯佳佳跟罗岚之铆了十几年的劲头。先前白富美兼官二代罗岚之处处秒杀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小家碧玉冯佳佳,待到她的地税局长爹在拉斯维加斯出国考察时“因公殉职”以后,一切就都变了。
  
  罗岚之当年托关系走后门从民办大学毕业后,又内部招聘进了一家事业单位,局长爹一死,她就在单位的末位淘汰制中被边缘待岗了。罗大小姐哪里受得了这种气,一怒之下,她连最后一个月的工资都没结,直接甩着LV包包走人了。
  
  罗岚之打电话向男友赵明抱怨。赵明是罗局长生前的秘书,以往一直对罗岚之做小伏低,今儿却猛然硬气了起来,呵斥她不懂事。罗岚之一听,这还得了,又哭又闹,直到手机传来“嘟嘟”声才意识到自己居然被挂了电话。
  
  罗岚之二话没说,抓着包就往地税局跑。她一眼就瞅到赵明正跟一位相貌清秀的妙龄女子有说有笑地往外走。罗岚之踩着高跟鞋奔过去,手一甩,小包重重地砸到了赵明身上。包包的拉链没拉好,里面的化妆包、零食和钥匙落了他一脸。
  
  赵明气坏了,一把将罗岚之推了个踉跄:“你发什么神经!”
  
  站在他边上的清秀女子笑容讽刺:“罗小姐,你是不是走错了地方。罗局长早就调职去西山公墓了。”罗岚之认识这个女人,何甜甜,跟赵明同一年进的地税局,据说一早就对赵明有意思。后来自己看上了赵明,赵明也当着自己的面跟她说清楚了。当时何甜甜是哭着跑开的。时过境迁,现在她竟然也能对自己冷嘲热讽了。罗岚之扑上去还要动手,赵明把人护在自己身后,一把将罗岚之推倒在地:“神经病!咱俩分了。”
  
  罗岚之顾不得脸面,坐在地上号啕大哭。正当她哭得声嘶力竭的时候,突然有人蹲到了她面前:“咦——罗岚之,真是你。”
  
  罗岚之抬头一看,顿时羞愧难当。是冯佳佳,竟然叫她免费看自己出了好大一出洋相。冯佳佳倒没有任何幸灾乐祸的神色,反而满怀关切:“伯父的事情我听说了。我去你单位找你,单位说你辞职了。没想到在这儿碰见了你。”
  
  罗岚之下意识地头一昂,神态傲慢:“那个破单位,我当年是给我爸面子才勉强呆着的。我早就想炒了它了。”
  
  冯佳佳点点头:“你一向能干,现在准备去哪边工作啊?”
  
  罗岚之语塞,顾左右而言他:“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冯佳佳赞同:“是啊,你命好。不像我,跟男友开了家小公司,累死累活的,拿命换钱。”
  
  罗岚之嘴上说得好听。再大的世界也要吃喝拉撒睡,没钱寸步难行。她那拿不出手的简历根本就过不了上点规模公司的初筛。正当罗岚之走投无路的时候,冯佳佳主动邀请她去自己公司上班。
  
  罗岚之大学的专业是财会,可惜连毕业证都水分十足。冯佳佳公私分明,第一天就将她做出的报表直接丢到了她脸上,勒令返工。罗岚之咬咬牙拿回了报表。几天下来,冯佳佳算是彻底不抱任何奢望了,只安排罗岚之跑腿打杂。
  
  罗岚之心里老大不痛快。这天,恰好冯佳佳吩咐罗岚之将合同复印三份送她办公室,罗岚之拉着脸将合同复印好送进去。没多久,冯佳佳就阴沉着脸将她叫进办公室。公司老板,也就是冯佳佳的男友将一沓合同砸在了她脸上,面色铁青:“长脑子了没有?连复印合同都做不好!走人,立刻给老子滚!”
  
  冯佳佳捏了男友一把,将一脸茫然的罗岚之拉到身边,痛心疾首:“你怎么搞的,复印合同!你把废合同送进来做什么?我们差点儿损失了一百多万!”原来罗岚之心不在焉之际,将复印台上先前金额标错了的废合同拿来了。若不是冯佳佳心细,在双方老板签字之前又检查了一遍,后果不堪设想。
  
  罗岚之脸涨得通红。后来在冯佳佳好说歹说的劝告下,老板最终并未辞退罗岚之,而是扣了她一个月的奖金作惩戒。
  
  这天,何甜甜一身制服进了公司查账。冯佳佳想着罗岚之好歹是地税局前任局长的千金,不看僧面看佛面,索性让罗岚之全程接待地税局的领导们。可惜她马屁拍到了马腿上,何甜甜正愁没机会找罗岚之麻烦呢,这下人送到了跟前,岂有放过的道理。罗岚之被指使得奔来跑去,搬来一堆又一堆的资料凭证,而后还得整理好了送回去。返回办公室,何甜甜一脸公事公办:“去,把刚才的记账凭证再拿过来,我怀疑跟这边的账对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