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死的能臣

  清代历史上,诛杀顾命大臣的事件只有两次,第一次是清初康熙爷擒鳌拜,第二次是慈安、慈禧串通恭亲王奕?,诛杀肃顺,发动辛酉政变。
  
  咸丰皇帝死的时候,小皇帝同治尚且年幼,慈安、慈禧两位太后年纪轻轻又是妇道人家,所以咸丰皇帝事先把身后的政局安排得非常好。他安排了以肃顺为首的八个顾命大臣,将朝廷所有的日常行政事务交给他们处理,但是皇家也保留最后的否决权。咸丰皇帝把自己的两枚印章分别给了两个太后,一枚叫“御赏印”,给了慈安;另一枚叫“同道堂印”,给了慈禧。
  
  当时朝廷的公文下发流程是这样的:所有要下发的谕旨最后让太后过目,太后可以行使否决权;如果觉得没问题,慈安就在谕旨开头盖下御赏印,慈禧则在谕旨末尾盖下同道堂印。这样一头一尾,就算是皇家同意了。
  
  按说这个体制没有问题,可以照此运行。但是肃顺不这样想,他一直担心这两位太后要夺他的权,在咸丰皇帝还没死的时候,他就建议:“你把这俩寡妇留在世上,恐怕对国家不利,你要不要学学汉武帝,行钩弋之事?”
  
  什么叫钩弋之事?汉武帝临死的时候,觉得儿子年幼,他妈妈钩弋夫人还很年轻,万一将来勾搭上外面的男人,那刘家的江山不就完了?所以就把小皇帝的妈妈钩弋夫人给杀了。
  
  当时有一个叫董元醇的御史,上了一道折子,提议请太后出来垂帘听政,让恭亲王也加入执政队伍。
  
  这时候肃顺如果心里没什么的话,其实完全不用搭理他。但是肃顺如临大敌,他担心这个人万一挑动了太后们的心思,真要垂帘听政怎么办。所以他草拟了一道谕旨,用非常严厉的话批判了董元醇,然后拿到太后那儿盖章。
  
  两宫太后拒绝盖章,她们觉得还没回北京就把这样的矛盾暴露出来,没有必要,这道折子就不要发了,按照当时的术语,叫“留中不发”。当时咸丰皇帝死于避暑山庄,两宫太后和八大臣当时都在承德。
  
  肃顺当然不干了,他的小狗腿子——另外一个顾命大臣端华,跑到太后那儿去吵,声震屋宇,把小皇帝都给吓哭了。即便如此,两宫太后依然坚持不发谕旨。于是顾命八大臣就“罢职搁车”,意思是只要你们不发这道谕旨,我们就罢工。
  
  太后们一看,也没办法,只好同意了。但问题是,这个仇就此结下了。
  
  还有一件事情,哥哥死了,作为弟弟,于情于理,恭亲王都该到避暑山庄奔个丧。可是顾命八大臣特别紧张,他们担心他和两宫太后串通密谋,一直不让他来,怕他和两个太后见面。后来据宣统皇帝溥仪讲,当时恭亲王扮成萨满,溜到避暑山庄见了两宫太后,三人密谋如何把八大臣干掉。所以,在两宫太后扶着咸丰皇帝的灵柩回京的路上,奕?就派兵把八大臣抓了。回到北京之后,两宫太后当着其他所有大臣的面一通大哭,声泪俱下地说:“我们孤儿寡母,受了这帮奸贼的逼害,大家说应该怎么办?”大家都说宰了他们,于是就把八大臣给宰了。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辛酉政变。
  
  我们仔细分析一下这个过程,就会发现,肃顺这是自讨苦吃。因为肃顺是能臣,很有洞察力,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们旗人都是笨蛋,一定要重用汉人。像曾国藩这种人,一定要重用。”有一次咸丰皇帝要杀左宗棠,肃顺还设法营救,可见他是个明白人。
  
  明白人为什么会败于辛酉政变呢?很简单,他不会就事论事。他总是在想:“别人会对我怎么看?两宫太后会不会夺我的权?如果要夺我的权,我应该怎么防范?”说白了,就是他想多了。一想多,他的行为就会出格、异常;行为一变形,对方心里就会结疙瘩;对方心里结了疙瘩,对方的行为也会变形,最后双方自然而然产生了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