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诱饵

  暗恋的日子很无奈,我也道不清为何就稀里糊涂地恋上了依依。可依依身边从来就不乏追求者,我根本就没有表白的机会。
  
  学校外的围墙边是一个小湖泊,正是草长莺飞的季节,依依时常是一个人隐身在湖畔不远的柳树下,或掩卷沉思,或闭目小憩。意欲的驱使下,我在心里悄悄地酝酿起一出阴谋。
  
  我知道湖中有很多的小鱼,而我又是位出色的钓手。我常拿了渔具,昂首挺胸地从依依身边过去,并不理会她的存在,然后在她视觉良好的地方从容地抛饵、装钩、起竿,直到满载而归,依然是目不斜视,旁若无人地从柳树旁边经过,留下目瞪口呆的依依望着远去的背影愣神。
  
  我想依依一定很讶然,在这天底下,居然有人面对天鹅般尊容的她而无动于衷。这样的人不是天性使然便是自命不凡,间或有那么点儿神秘。这一点,从她几次欲言又止的神情中可以猜测一斑。
  
  如此一段时间后,依依的神情终于有了明确的表露,她时常睁着惊异的眼,用敬佩的目光来扫视我。我依然我行我素,在她的视线里心无旁骛地垂钓。
  
  初夏的午后,我有备而来。依依在柳树下盘膝,我一反常态,在湖边四处探望、游走,显得分外焦急,最后径直奔她而去。在离她一段合理的距离外我停下,恳切地说道:“同W,我能向你借样东西吗?”
  
  她歉意地一摊手,疑惑地看着我。
  
  我说:“我碰到一条大鱼,可它却不怎么愿意上钩,显然用老办法对付它根本没用,我想试试风油精或者香水之类的东西。”
  
  我知道这个季节这种东西是女孩子的随身之物。
  
  “什么?这也能钓鱼?”她惊疑的眼里发出新奇的光亮。
  
  “是的,鱼也知道闻香知味,往往出于贪婪而上钩。”
  
  “可是,我没有啊,不过我有香包,玫瑰的,能用吗?”当我从她慷慨的纤手中接过香包的时候,我确信:鱼,即将上钩了!
  
  几片散发着玫瑰香味的花瓣被我揉进了面团,依依亦步亦趋地紧跟着过来。
  
  我把面团搓成小球,挂在钩尖上向湖心抛去,然后像鱼鹰一样静候在岸边。
  
  随着浮漂轻轻地颤动,水面涟漪泛起,依依兴奋得大叫,我忙用手势制止:“别急,它在试饵呢,等它觉得安全可靠,放心大胆地吃到嘴里的时候再收线,它就跑不掉了。”
  
  言未毕,只见浮漂一沉,鱼线也急速带了过去。我及时提竿,只听“扑通”一声,一条尺多长的鲤鱼被提了上来。
  
  “干掉它!”我冲笑眼兮兮的依依喊,一把扔掉手中的钓具,从包里取出小刀及野餐炊具,麻利地给鱼去鳞、剖腹。
  
  我当然有很好的厨艺,又碰上这种展露的天机,只有依依是位目瞪口呆的观众。不大一会儿,岸边便弥漫起清炖的鱼香来。
  
  这个夏天不再寂静,一切都在循序向前,依然是我垂钓,依依在一旁观风,偶尔也谈及学业、生活、人生及一些颇为敏感的话题,意图渐入佳境。
  
  有一天,依依喃喃地问我:“你是怎么学会钓鱼的?”
  
  我迎着她期待的目光,意味深长地说:“说来话长,这里头还有一个故事呢!”
  
  “刚入校时,我爱上了大三的一位美女,我们常在湖边幽会。为了博得心上人的欢心,我利用假期做家教、打零工和省吃俭用积攒的资金为她定做了一枚金光闪闪的戒指,并在上面刻上她的名字,想在毕业的时候给她一个惊喜。
  
  “没想到在毕业的前夜,我怀揣着戒指兴冲冲地去找她时,却发现她很亲昵地挽着另一位男友的手,嘻笑着走进了宿舍。那一刻我呆在那里,心灰意冷,万念俱焚。
  
  “我一个人跑到这湖边,气昏了头,胸中如万箭穿心,毫不犹豫地把戒指扔进了湖里,然后在湖边醉到深夜,等到同室的学友们找到我的时候,已是第二天的上午。
  
  “他们告诉我,说有一位即将毕业的女孩儿和她远道而来的哥哥找我,在宿舍里等了整整一夜,我一听就蒙了,拔脚就向她的宿舍跑去,可是,哪里还有人影,那个令我爱恨交加的人永远离我而去了!
  
  “我后悔不已,深责自己为何那么一时冲动,不分青红皂白地错怪她。我发疯般地跑到湖边,一头扎进湖里。整整两天,把湖里摸了个天翻地覆,可仍是一无所获。
  
  “后来我就想,这戒指一定就藏在湖里哪条青鱼的腹中。于是,我买来钓具,发誓要钓尽湖中的每一条鱼,直到找到那枚戒指为止!”
  
  “那你找到了吗?”依依的目光楚楚动人,看得出她听得十分入迷。
  
  我稍稍定了定神,继续道:“没想到功夫不负有心人,不久我真的钓上了一条大青鱼,当我把它大卸八块,蒸熟后狼吞虎咽的时候,突然‘嘣’的一声,一块硬东西差点磕掉我的大牙,我急忙吐了出来。依依你猜,我究竟吃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