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August 2021

24/08/2021

示弱的姿态

  在餐厅和顾客之间,谁更容易操纵谁?顾客可能只有两种办法欺负餐厅的老板,那就是吃了不给钱或者给假钞。反过来,餐厅却有无数种操纵顾客的办法。这种地位的不对等,顾客知道吗?顾客知道,所以他不敢随便进餐厅吃饭。      这时,餐厅就要做出各种各样的姿态来示弱,取信于顾客。他们把顾客说成上帝,他们提供微笑服务,把餐厅装修得干净整洁,让服务员穿上整齐的制服。这一切,都是要向顾客表明,他们虽然是强者,虽然有能力操纵顾客,但他们不打算这么做;他们今天心情很好,做的菜不会有问题。      表面上的强者,那些被尊称为上帝的顾客,其实是弱者;表面上的弱者,那些殷勤而周到的厨师和侍者,其实是强者。      病人和医生之间也有严重的信息不对称情况,医院需要做出种种姿态来取信于病人。      医生和护士要穿上白大褂,医生的职称、履历要清楚地挂出来,医院用种种方式维护自己的声誉。而一位医生如果家中连续三代行医,就能加不少分。因为医生的声誉是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家中连续三代行医,说明行医的质量是有保证的。      在市场交易中,商家需要做出种种示弱姿态,要花大量功夫来装扮自己,证明自己的本事,表明自己不欺负消费者的决心,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取信于消费者。

24/08/2021

好信息和坏信息

  什么是好信息?我的定x是:以呈现事实为主要目的,为你的思考提供原料,能够帮助你更好地思考问题、分析问题的信息。      而坏信息呢,指的是:以自身的传播为主要目的的信息。基于这个目的,它可以不择手段,比如:夹带谣言、煽动情绪、挑拨离间、输出片面观点。      简而言之,好信息的本质是为你提供养料,而坏信息则是追求自身传播。好信息会帮助我们完善自身,获得更全面的信息和视角,从而更好地进行独立思考;而坏信息是想替代我们去思考。长期摄入坏信息,人们会慢慢放弃思考能力,将自己的大脑变成别人的跑马场。

24/08/2021

规则越清晰就越好吗

  对于有权力的人,我们通常会要求权力的运行得有规则,而且规则越清晰越好,好让我们知道边界在哪里。但是你有没有发现一个现象?很多规则本身就是模糊的。      比如微信有一个规则,说你不能用微信恶意营销。到底什么算恶意,什么不算恶意呢?这个边界又是模糊的。为什么呢?其实道理很简单:规则一旦清晰,钻规则漏洞的办法也就清晰了。      比如,针对一个搜索引擎,如果你敢设定规则:谁的点击量大,谁的排名就上升,那么,刷点击量的不良竞争就会出现。如果规定:l刷点击量,就惩罚谁,那么就会有人恶意地给竞争对手刷点击量,让平台惩罚对手。所以,平台最后只能公布一个模糊的规则,而不是清晰的规则,让那些想钻漏洞的人去猜。你看,这就是人类世界的复杂性,规则也未必是越清晰就越好。

24/08/2021

佛心

  李r珍这个人,有佛心。他记载的医案,看起来只是说病,其实讲的都是历史。      他说,有个婢女总挨打,逃进深山。后来被樵夫碰见,但婢女依然黑发童颜,十几年不见老。樵夫回去后立刻向她的原主人禀告,原主人带人进山抓住婢女。问来问去,原来婢女十来年就是吃柏子仁,这味药材才被大家发现。      他只是给你讲柏子仁,但你仔细想想,那个婢女多可怜。      又说:“时珍自京师还,见北土车夫每载之,云暮归煎汤饮,可补损伤,则益气续筋之说,尤可征矣。”      李时珍在驿站遇见几个马车夫,晚间煮着连根带叶的野草吃。问起原因,马车夫回答,我们赶车人在野地里奔跑,难免伤筋动骨。这味草叫鼓子花,吃了可以舒筋活血。后来李时珍发现,鼓子花可续筋骨,筋被斫断者,用鼓子花半月即可愈合。      不过,我又读到一段记载:“凡筋断者取旋花根,捣汁,沥入仍以渣敷之,日三易,须令断筋相对,半月后即相续如故。蜀见奴逃走多刺筋,以此续之百不失一。”      对逃走的奴隶,逮住后刺断其筋,令其不敢再逃。然后拿旋花根给其续筋,使其可继续为主人干活。这种控制太可怕了,不敢细想。      李时珍就是要告诉人们药材之外的故事,药材之外真实的人间。

20/08/2021

和“冒牌者综合征”说再见

  你是否和我一样,每当取得一些小小的成绩或者被别人夸奖说“你真的很棒”时,就会有这样一种感觉悄悄地在心里蔓延:这说的是我吗?明明自己并没有别人说得那么好。      无法真正地接受他人的赞美,还认为是自己的表象骗过了别人的眼睛。担心被识破,别人就知道真正的我是什么样了。我总会冒出这样的想法:我的某些成绩只不过是碰巧而已。      后来我发现,并不只有我这样想。美国演员娜塔莉·波特曼在哈佛大学的毕业演讲中,谈到自己刚被哈佛录取时的情形:“我仍怀疑自己的价值,觉得一定是哪儿出错了。在这里我不够聪明,我必须要证明自己并不是花瓶演员。”      英国演员艾玛·沃特森也曾在《VOGUE》的采访中说,她常质疑自己的表演才能是否担得起这些赞美:“我做得越好,别人越夸赞我,我内心那种没底气的感觉就越强烈。我好怕有一天,别人会发现我根本不配拥有现在这样的成就。即便演完《哈利·波特》之后,我也没有自信可以成为一个演员。我觉得自己只是运气好,我需要e人来肯定我。”      这种心理状态,就是临床心理学家保琳和苏珊娜提出的“冒牌者综合征”,也被称为“骗子综合征”或“自我否定倾向”。      保琳和苏珊娜用5年的时间研究了150名女性来访者,她们都是在某个领域取得成就的优秀女性,但都承受着自我否定的折磨,认为自己表面优秀,实则名不副实,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后来的研究表明,不仅女性有“冒牌者综合征”,男性也有同样的困扰。      首先是外归因模式。面对外界的认可,无法将成功归因于自己的能力,而倾向归因于外界的因素。      曼哈顿心理学家约瑟夫说:“这些在‘冒牌者综合征’中挣扎的人,更倾向于将他们的成功归功于运气而不是他们的优点或辛勤工作,他们也普遍不将自己的成功当作一回事。”      其次是极端的成长环境。他们通常在被父母忽视的环境下成长,感觉自己并不重要,得到一切只是侥幸,或者沉浸在过度夸赞中,时刻担心自己不够完美,会让父母失望。这两种极端的成长环境都会触发自我否定的倾向。      为什么你那么优秀,却瞧不上自己      已经有足够多的客观评价表示,很多人非常优秀,却依然瞧不上自己。自我否定的想法像魔咒一样如影随形。“冒牌者综合征”这种心理状态到底是如何发挥其作用的?      “冒牌者综合征”人群所具有的特质与成长环境密切相关,非常容易在特定场合被激发。尤其在经历一些人生中的“高光时刻”,比如职位晋升、取得学位、获得奖项等能力受到认可时,自我否定的倾向最容易被触发。      在这样的情境下,能力被众人认可,地位得到提升,往往意味着承担更多的责任,面临更大的风险。      “冒牌者综合征”的提出者之一保琳,用“冒充者循环”来阐释这群人的思维模式,我们可以看到这些人心理活动的过程是周而复始的焦虑:面临考验能力、与个人成就相关的任务,会感到挥之不去的焦虑;在焦虑情绪下,他们要么会过度准备,要么会无止境地拖延;任务完成后,他们会在片刻的放松后继续焦虑,质疑自己成功的原因。      过度准备的人认为成功是由于自己做了很多准备,并非凭借自己的能力取得,而拖延的人会认为是暂时的运气帮了自己。      如何打破“我不够好”的魔咒      要打破“我不够好”的魔咒,最重要的是积极的自我暗示。它有多神奇?让我们先看一个著名的心理学实验。      实验安排两组有数学天赋的孩子阅读数学家哥德尔的传记,其中一组孩子读到的传记有个微小的改动,他们会看到哥德尔的生日和自己的一样。最终实验显示,这一组孩子的成绩明显优于另一组。      一个微小的改动,让他们认为自己和哥德尔有一种隐秘的联系,于是积极的心理暗示发挥作用了——他们会不自觉地向自我暗示的角色看齐。这也是心理学中所说的“自居效应”,你认为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就会倾向于扮演这个角色。      多给自己积极的心理暗示,取代那些时不时冒出来的负面想法。允许偶尔出现的负面想法,但在两种信念的博弈中,要让你的积极信念击倒负面信念。      接下来,我们要安心地接受别人的赞扬。如果积极的自我暗示对你用处不大,那试着去听听周围的人如何评价你、赞扬你。      从他们的话语中,找到一个个“证据”,比如,在什么情境下取得成功,成功带来的成果是什么,自己克服了怎样的困难,用这些细节去证明自己的成就的确实至名归。      我们还可以用实际行动驳斥负面观念。如果你从自我暗示、他人的赞美中仍然无法获得十足的肯定,那么试着找到更加确凿的证据——从自己的行动中去寻找证据,夯实自我肯定的根基。      即使是微小的成就、进步、提升也用白纸黑字记录下来,可以是一次突破害羞性格而进行的提案,可以是主动融入一个新团体的尝试,当然也可以是读了一本让你收获颇丰的好书。      我们统统记录下来,时常回顾自己的点滴成就,它们终将连点成线,使你更加明确自己的位置,更加明晰地看见自己的未来。      学着拥抱这些经历,确认它们的存在和作用,随着它们逐渐成长、丰盈。人生本就是一场与怯懦、质疑、恐惧的博弈,只要我们还在前进,就永远不会输。      正如娜塔莉·波特曼在演讲中所说:“你,可以决定自己的价值。”

18/08/2021

残酷和温暖

  我的小说涌动着的,是五味杂陈的生活之流。无论“残酷之后”,还是“温暖之后”,都比不上一颗越来越沧桑的心,更能感知岁月的力量。      卓别林曾说,一个人被香蕉皮滑倒并不可笑,可笑的是一个人瞬间由快乐跌入悲伤。      猝不及防的痛——历史的、现实的、集体的或者个人的,总是埋伏在生活之路上,在你毫无察觉时袭击你。      所以残酷和温暖是人生之渖系闹σ叮有的接近树冠,受到更多的阳光照耀;有的在底部,感受大地的寒露更多。

18/08/2021

不协调

  《t楼梦》里头有一座大观园,大观园里头有一个稻香村,人人都说好,贾宝玉却不以为然。      他是从美学角度看的,认为它“假”。      假,就是不自然,不自然就不协调。      比如,满屋子豪华的西洋摆设,案上却陈设着一个粗瓷老海碗。      乾隆皇帝也干过这种事。      他在圆明园里布置了一个俗世小市,和外头一样,茶楼酒肆一应俱全,“市民”全是太监、宫女。      他一辈子作的那许多诗,别人通通记不住,这恐怕跟他不知美丑有关。      中国戏里,一些主题很沉重的剧目,偏有个二花脸、三花脸的角儿出来插科打诨,我看也是深谙这个道理。  

18/08/2021

刑场上的婚礼

  早在1949年参军前,就读于国立中山大学附中(今广东实验中学)的张义生就无数次听过“大师姐”陈铁军的故事。那是一段壮烈、热血又浪漫的革命爱情。      陈铁军,原名陈燮君,1904年出生于广东佛山的一户归侨商家。15岁时,受五四运动影响,她立下革命救国的志愿;16岁时,为了给当地富商家冲喜,她被父母指婚,嫁给不学无术的“富二代”;到了18岁时,为挣脱家庭的桎梏、寻求心中的真理,陈铁军变卖首饰和衣物,独自奔赴革命中心广州。1924年,陈铁军考入广东大学(今中山大学)文学院预科,并在两年后加入中国共产党。      入党后不久,陈铁军接到重要任务:解救被国民党抓捕的周文雍。周文雍是广东工人赤卫队总指挥,也是广州工人运动的领导人之一。陈铁军以其妻子的身份探监,送去大量红辣椒炒饭,嘱咐他吃完,而且千万不能喝水。很快,周文雍全身l烫,上吐下泻,有了得传染病的迹象,国民党只能将他移至医院。随后,党组织成功将周文雍救出,周文雍、陈铁军二人继续假扮夫妻进行地下工作。      1927年12月11日,广州起义爆发,周文雍领导的工人赤卫队配合教导团攻占国民党广州公安局。3天后,由于实力悬殊,广州起义失败,周文雍与陈铁军转移至香港。在外,他们是恩爱夫妻;在家,他们是有共同信仰的同志。每次家中一有异动,陈铁军就会将阳台上的花搬开,以警示周文雍先不要回家。在相互扶持中,二人渐生情愫,但因为事业不能谈及儿女私情。      1928年1月,为重建广州市委组织,周文雍、陈铁军冒险北上,因叛徒告密而被捕。他们遭受酷刑,始终不屈,周文雍在监狱墙壁上写下:“头可断,肢可折,革命精神不可灭。壮士头颅为党落,好汉身躯为群裂。”就义前,周文雍要求与陈铁军合影,二人在最后一刻才相互表明心迹,“周文雍将围颈之巾转绕其妻颈上,并与之握手;其妻则手持周颈部之绳,使勿缚急”。      就义时,周文雍23岁,陈铁军24岁。      这场绝恋令无数共产党人动容,周恩来与邓颖超悲痛落泪。周文雍是周恩来在广州担任中共广东区委委员长时的旧部,陈铁军更是在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中帮助因难产而住院的邓颖超死里逃生。因此,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周总理夫妇仍常常怀念周文雍和陈铁军。1962年2月,周恩来在紫光阁接见一批剧作家,动情地讲述了“刑场上的婚礼”,号召作家将它写成剧本。也是当时,身处文工团的张义生得知总理的这番讲话后,开启了长达15年的取材、创作之路,并申请从北京调回广州。      15年中,张义生走访众多参与过广州起义的革命前辈,搜集了周文雍、陈铁军的不少书信,一遍遍打磨着作品。1977年,张义生突然收到了邓颖超的来信:“把陈铁军烈士的事写成剧本是总理的生前愿望,这回得我来帮他还愿了。”张义生将剧本寄给邓颖超,很快得到了回应。反馈意见中,邓颖超又提供了多条线索,张义生决定再度南下。      回京后,张义生又收到了徐向前元帅的接见通知。在广州起义中,徐向前担任工人赤卫队第六联队队长,是周文雍的下属。徐向前向张义生回忆起义的点点滴滴:周文雍带领的赤卫队队员穿什么、吃什么,陈铁军如何假扮卖菜妇女给队员送枪和手榴弹,起义失败后他们又如何转移……一同被接见的还有长春电影制片厂的蔡元元和广布道尔基两位导演。前者曾在电影《鸡毛信》中饰演海娃,后者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位蒙古族导演。3个人就此组建起了电影的编导团队。      还有一位参与了广州起义的元帅对剧本编写格外关注,那便是聂荣臻。他曾4次接见创作团队,不厌其烦地讲述老战友的故事。聂荣臻和周文雍在起义中建立了深厚友情,后又共同负责赴港革命者的安置工作。周文雍受命回广州继续革命时,聂荣臻向组织表达了强烈反对:“周文雍在广州很有名,回去很危险。”但周文雍自知广州有未竟的事业,毅然离开香港。离港前夜,聂荣臻和周文雍彻夜长谈,没想到那就是诀别。聂荣臻说:“文雍与陈铁军在刑场就义,香港报纸刊登了他们的合影,我非常难过,就把报纸剪下来揣在身上,直到红军长征时天天打仗才丢失。”      那时,张义生不知如何塑造英雄的爱情故事。聂荣臻一锤定音:“你们不要怕犯错误,胆子要大些。”      1979年夏天,带着万千期待,《刑场上的婚礼》在广州开拍。电影详细反映了周文雍和陈铁军的日常生活,既有革命中的激情和惊险,也不乏二人从假扮夫妻到真情流露的细节。广州起义的前一夜,他们站在窗前,谈论着对未来的向往、对革命的坚定,也谈论着各自心目中爱情的模样。这些与早年革命电影不太一样的“柔情”,反而使观众受到了更大的触动。影片最后,刑场上的周文雍和陈铁军站在象征英雄和爱情的木棉花树下,向群众宣布结婚。陈铁军的台词催人泪下:“当我们就要把青春和生命献给党的时候,我们要举行婚礼了。让这刑场作为我们的礼堂!让反动派的枪声作为我们结婚的礼炮吧!”      在如今年轻人聚集的B站(视频网站哔哩哔哩)上,《刑场上的婚礼》仍有上百条弹幕,当周文雍和陈铁军就义的画面出现时,有网友写下:“这就是信仰的力量。”      40多年前,张义生问聂荣臻:“为什么总理、元帅对这个剧本如此在意?”聂荣臻说:“一定要把这个故事写出来,让青年人懂得什么是革命,什么是爱情!”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13/08/2021

一锅鸡汤

  阿梅是个普通的农村妇女,老公在省城打工,鹤拥北去了部队。说起儿子,阿梅已经有三年多没见他了。本来,完成两年义务兵后,儿子是可以回家探亲的,但因为碰上这次疫情,他留队了。      说不想念,那是假的。      前些时间,儿子的连队被派去外地执行任务。儿子打来电话说,明天部队就会返回驻地,到时候,火车会经过离家几十公里远的一个小站。电话里,儿子说:“妈,我特别想回家喝一碗你煲的鸡汤。”      阿梅心里一百个乐意,她激动地说:“那就回来吧,吃个饭再走!”儿子却叹了口气,告诉她:他们那班车只在小站停靠两分钟。      两分钟太短了!阿梅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可再想想,不管咋样,终究是能见儿子一面了。儿子想喝她煲的汤,那就想想办法,把汤给儿子送去吧!      阿梅联系了在车站工作的一个远亲,对方为难地说,疫情防控期间车站有严格规定,不能带她进站,但可以帮她把汤送到站台。      阿梅想过自己买张车票,进站去见儿子一面,但亲戚劝她,车票也不便宜,况且车到站就停两分钟……阿梅想想,作罢了,还是给儿子多煲点汤吧!      第二天一早,阿梅就去市场买了鸡、山药之类的食材,她还特地去买了一口特别大的锅。那锅汤从中午“煲”到下午……因为怕堵车、怕误事,她请人开车早早地就把她和那锅汤送到了车站。      那亲戚见阿梅带着那么一大锅汤,露出惊讶的表情,说:“你这锅汤,都快够一个队伍喝了吧!”      阿梅笑了。亲戚招呼了几个同事帮忙,把那一大锅汤用小推车推向站台。阿梅看着亲戚离去的背影,一丝惆怅涌上心头,没想到亲戚刚走几步,又回过头来告诉她:“你可以到车站南边的天桥上等,从那儿可以看到站台,列车到达后,我让你儿子跟你打招呼,你也向儿子招一招手。”说完,亲戚指了指附近的那座天桥。      阿梅二话不说,一路小跑着就往天桥赶去。      上了天桥,阿梅一边朝站台的方向望,一边调整脚下的位置。好不容易找了个视野稍显开阔的位置站定,她看看时间,然后扶着栏杆,大口喘着气。她有点兴奋,又有点紧张,生怕错过儿子的那班车……      几分钟后,列车徐徐进站,阿梅迫不及待地向站台方向挥着手。她似乎看到儿子穿着军装,跳到站台上,对着那锅汤露出那种她熟悉的、傻傻的笑……她还看到几个战士把那一大锅汤抬进了车厢,那亲戚还对着儿子说了几句话……??      很快,列车就要发车了,阿梅心里又着急又失落。其实,她根本没看清哪个是儿子,因为距离实在太远了,站台上一群穿着同样军装、戴着口罩的战士,都在向她挥手。      站台上响起了急促的哨声,阿梅的心也跟着一紧,鼻子酸酸的,嘴里忍不住开始喊着儿子的小名。      突然,阿梅隐约听到一个干部模样的战士喊了一声:“立正——敬礼!”于是,站台上的全部战士,瞬间笔直地立定,然后齐刷刷地对着天桥的方向敬了一个礼……      之后,列车即将发车,那些战士鱼贯而入,最后上车的那个,摘下口罩向天桥方向挥舞着手臂,那应该就是儿子了!阿梅不停地向儿子挥手,眼泪忍不住往下流……  

13/08/2021

被剪掉的海报

  林林是个小学生,刚上四年级,他有个读一年级的弟弟。这天,弟弟剪掉了林林最喜欢的一幅红色海报,说要做手工,把林林气坏了。      妈妈试着劝说,可林林不听。一会儿,妈妈悄悄对他说:“你喜欢听故事,妈妈刚好读了一个新的,要不要听听?”接着,妈妈讲了起来——      有个男人收养了一只流浪黑猫。不久,男人出差了,等他回家时,发现那只黑猫浑身都是伤。男人将黑猫抱进地下室照顾,一连几天都没让它出去。黑猫虽然受了伤,可一到晚上,总想离开地下室,还发出示威性的喊叫声。男人没理会,因为这几天他和家人非常不顺,遇上了各种麻烦。等黑猫伤势好转,男人也没再强制它待在地下室了。黑猫如愿回到室外活动,晚上不时发出恐怖、争斗的声音。神奇的是,第二天,男人一家陆续收到好消息,遇到的麻烦都解决了!然而黑猫身上莫名添了很多新……男人虽有恼怒,但还是决定先观察一下黑猫的举动,看它到底是怎么受的伤……      说到这,妈妈问:“你要不要猜猜黑猫受伤的原因?”      林林想了想,说:“它太好斗,喜欢跟别的猫打架?”      “黑猫确实打架了,但对手不是猫,打架也不是因为好斗。黑猫有灵性,它发现男人一家最近受到恶魔的诅咒,为了报答男人照顾自己的恩情,它一直在与恶魔斗争。黑猫在地下室的那几天,无法驱散恶魔,男人一家才遇到了麻烦……”林林听了十分震惊。这时,妈妈说:“那你要不要探究一下弟弟为什么剪海报?”      林林还没开口,弟弟跑过来,说:“哥哥,这个送给你,我刚做好……”他举起一张生日卡片,上面有一个很大的红蛋糕。原来,弟弟“毁”了自己最喜欢的红色海报,是为了给自己做生日蛋糕剪贴画啊!林林很感动,也很懊悔。      妈妈见状,说:“弟弟做错了事当然不对,下次你先别急着上火,可以像故事里的男人一样,先去了解真相,可能会发现一个虽不完美、但很暖心的结果……”      林林点点头。最后,妈妈打趣道:“看来我还得多读点故事,毕竟故事要比妈妈的话好听,更有说服力呢!”

13/08/2021

九爷与鹰的故事

  在山的一头住着一个老头儿,大家都叫他九爷。九爷是一个孤僻又神奇的人,他可以从飞禽走兽的叫声、动作和神态中明白它们想表达的意思,还经常出手搭救动物。这不,几年前他就救了一只受伤的小鹰。      这只鹰头顶的羽毛雪白,没有一丝杂色,身上的羽毛却黑得如墨水一般,喙则是嫩黄色的。九爷捡到小鹰时,它的一只翅膀受伤了,耷拉在一旁,羽毛也凌乱不堪。九爷从它的眼神里看到了对生命的渴望,于是就把它带回自己住的木屋里,给它轻轻地上好药,养在家里。      刚开始,这只小鹰无精打采的,喂它吃食也不吃,九爷就一直和小鹰说话,慢慢地,小鹰开始进食了,受伤的翅膀也渐渐好了起来。有一天,小鹰突然变得烦躁不安,拼命用翅膀拍打铁笼。九爷明白,和小鹰告别的时候到了。      九爷打开笼子,小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抖抖翅膀,冲上天空。九爷目送小鹰离去,转身要进木屋时,小鹰又飞回到九爷的肩膀上。      九爷既没有妻子也没有儿女,平时住在这荒山野岭,这下多了只小鹰做伴,他觉得没那么孤单了。小鹰慢慢地长成了大鹰,越来越有空中王者的风范,九爷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叫作玲儿。只要九爷一叫玲儿的名字,它立马就飞回来。      转眼,玲儿已经陪伴九爷一年多了。有一天,玲儿又和往常一样飞了出去,但是从那天以后,玲儿再也没有飞回来过。九爷重新过上了孤零零的生活,不一样的是,他每天都会搬一把椅子坐在木屋前,呆呆地看着天空。晚上,九爷木屋的窗再也没有关上过。      有亲戚来探望九爷,看到他这副模样,便笑着说:“你的那只鹰早飞了,不会回来了。鹰又不是人,哪有啥感情啊!”      九爷听了摇摇头,嘴里嘟囔道:“不会的,我的玲儿会回来的。”      亲戚见了,只好无奈地走了。九爷依然一天天坚持等待着。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条颜色艳丽的蛇从开着的窗户中爬进了九爷的屋子,往床上爬去。说时迟那时快,“啾”的一声,玲儿如子弹般射进屋子,抓住那条毒蛇,从窗口飞了出去。九爷被惊醒了,他揉揉眼睛,如做梦般看到玲儿飞出窗外,它的鹰爪下还抓着一条蛇。      第二天早上,九爷听到窗外不时传来“啾啾”声,打开门一看,玲儿真的回来了,还带了两只和它长得一模一样的小鹰!九爷高兴得合不拢嘴,大声说道:“我就说玲儿不会离开我的,这不,还带着孩子回来了。昨天晚上我不是做梦,是我的玲儿来过了,还救了我!”      从此以后,人们经常看到玲儿带着它的小鹰,在九爷的木屋前嬉戏玩耍。九爷久违的笑声又回来了。      万物皆有情,鹰也和人一样,都懂得感恩。

13/08/2021

别人都是俗人

  《知识的诅咒》这本书里记载了一个很有趣的实验。      假设有一家公司打算给员工发1000美元的奖金。请问以下3项,哪一项最能鼓舞你?      1。想想这1000美元能干什么吧!可以是一辆新车的首付,或者是你房子的一处小装修。      2。想想把这1000美元存在银行里会给你的生活增加多少安全系数。      3。想想这1000美元表明公司对你的工作是多么肯定。公司显然认为他们雇你的钱没有白花。      绝大多数人选择第3项。1000美元算什么?我y道是为了这点小钱而努力工作的吗?      这个实验的关键部分是:“你认为以上3项中,对别人最有效的是哪一项?”这时候大多数人选择1或2。      也就是说,人们在认为自己是为了更高尚的目的而工作的同时,却普遍相信别人都是为了钱而工作。      在我们眼中,别人都是俗人。这个实验告诉了我们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实,那就是在别人眼中,我们也是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