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也温柔

  我哥为了玩游戏能够快速找到队友,特意拉了一个微信群。
  
  我是最后一个被拉进群的人,我哥向他的朋友们介绍我:“这是我妹,比我们小两届,大名王瑾妤,你们叫她小名王炸就行。”
  
  为什么要叫一个软萌萝莉“王炸”?这都怪我有个沉迷斗地主的爷爷。从我两岁开始,我爷爷就带着我辗转于小区里的各个牌摊。后来他们发现,谁要是把我抱在怀里,起到王炸的概率就会大很多。久而久之,我就多了个小名叫王炸。
  
  一溜的“王炸妹妹”刷屏之后,我才摸清楚状况,群里加上我一共八个人,两对情侣,剩下四个单身狗。
  
  我们几乎每天都会约着一块儿打游戏。有天下午我没课,就扔了个推理游戏房间链接进群,等了半天也没有人进来。
  
  “王炸妹妹别等了,你哥他们在上课呢,‘灭绝师太’的课没人敢摸鱼。要不你换一个游戏,我陪你玩?”回答我的人是苏航,他跟我哥同专业但是不同班。
  
  “行吧,那我去打比赛了。我这次一定要拿第一,第一名奖励一万八呢。”
  
  “没看出来啊,妹妹还是职业选手。”“没有没有,业余爱好。”
  
  “这么高的奖金啊!妹妹在哪里参赛,方便我去看看吗?”
  
  “嗯?看什么?就在手机上打啊,人满就开局。欢乐斗地主癞子挑战赛,第一名奖励一万八欢乐豆。”这段在我看来没有丝毫问题的对话,不知道为什么戳中了其他人的笑点。
  
  “没想到妹妹爱好这么与众不同。”“妹妹有多少欢乐豆了?”
  
  最后一把我被地主“哐哐”一顿炸,豆豆瞬间清零,我生无可恋地退了出来,内心憋着一口气。看到他们的嘲笑,我更加生气。
  
  像我这种做大事的人,一定要能屈能伸。所以我往群里扔了个链接:“求求各位哥哥姐姐救救孩子,点这个链接,点了后系统就送我几百欢乐豆。”
  
  不出意外,我又收获了一堆哈哈哈哈哈。
  
  “要不我给你发个红包,你去充点欢乐豆,咱不差这点钱。”
  
  “不行,我要靠我自己成为斗地主王者。”我义正词严地拒绝。
  
  从那以后,每当我往群里发求点豆的链接,都会遭受以我哥为首的寝室四人帮的无情嘲笑,只有苏航和另外两个姐姐会在第一时间向我伸出援手。在我输到实在是没办法继续打下去时,苏航就会陪我玩几局五子棋。通常我都能三局两胜、五局四胜,用从苏航身上收获的成就感,洗刷掉斗地主带给我的憋屈。
  
  五一我和我哥一起回家,两个人窝在沙发上下五子棋,我连输五局之后气到嘴巴都鼓了:“今天状态真差,我平时跟苏航下五子棋经常赢的。”谁知道我这句话刚一说出口,我哥就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是谁给你的勇气?人家苏航从小学围棋,会算法,五子棋在人那连小儿科都算不上。”这次我破天荒地没有跟我哥互怼,只是偷偷在心里乐开了花,原来苏航一直让着我呢。
  
  我和我哥不在同一所大学,来回一趟要耗费五个多小时,所以我几乎没怎么去过他学校。可是有了苏航以后就另当别论了,自从知道苏航为了让我开心不着痕迹地放水之后,我就特别想找个机会见见这个男生。
  
  假期结束返校时,我偷偷把自己的学生证塞进我哥的背包里,以此为借口周末去找我哥。那天,我如愿以偿见到了苏航,他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白衬衣扣子解开了前两颗,安静地站在人群里冲着我笑。
  
  中午我们一起去吃火锅,是天意,让我坐在了苏航的左边。为了保持形象,我一片土豆能分七口吃进去。我哥坐在我对面,看着我像只仓鼠一样一点点啃东西,忍不住说:“王炸你干吗呢?拿出你平时的气魄好好吃饭。”
  
  我在桌子底下狠狠踢了我哥一脚,好在另外两个姐姐赶紧替我打圆场,嘻嘻哈哈地岔了过去。
  
  我接着低头啃土豆,碗里突然多了一个虾滑,是刚忙着跟我哥斗嘴时,苏航给我夹的。苏航又捞了块牛肉放进我碗里:“跟这群土匪吃火锅要用抢的,你这样根本吃不到肉。”我沉浸在苏航给我夹菜的喜悦里不能自拔,正要开口道谢,其他人不乐意了:“苏航你说谁土匪呢?别在王炸妹妹面前抹黑我们啊!”
  
  自那次之后,我去找我哥的频率,从半学期一次变成了每星期一次,而且每次我都要想方设法和苏航见面。
  
  有个周五,我正准备按照惯例在群里套大家的周末安排时,苏航给我单独发来了信息,问我要不要看电影,随后发过来一张购票截图。看什么电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电影院在我学校附近,并且只买了两张电影票。
  
  “上周你不是说想看这个吗?我也很感兴趣,你每个星期都跑过来太麻烦了,这周末我过去找你吧。还是你想过来找你哥哥?”
  
  谁想找我哥啊!我想找的一直都是你!那是我第一次单独和苏航一起看电影、吃饭,我已经不记得看了什么电影、聊了什么话、吃的是哪家餐厅,只记得整个过程我紧张到掌心出汗。
  
  我带着苏航逛我们校园,为了缓解紧张,我蹦蹦跳跳地不好好走路,没想到一个不小心踩空从台阶上摔了下去。苏航立马扶住我,用温柔的大手紧紧握住我的胳膊,我抬头对上他的眼神,明晃晃的,像是深爱里的珍珠,好看得让人不愿移开眼睛。糟了,我算是彻底栽在苏航手里了。
  
  游戏群里的两个姐姐很快看出了我的小心思,开始明里暗里撮合我和苏航。
  
  毕业答辩结束后,他们约着去云南旅游,作为编外人员的我,死皮赖脸让我哥把我带上。
  
  晚上我们一群人在民宿的客d里看电影,挑来挑去最后选了一出经典的恐怖鬼片。正片开始还没到十分钟,我就提着瓶酸奶偷偷溜了出去,一个人坐在露台的高脚凳上看星星。
  
  我从小就怕看鬼片,其实如果能借势扑进苏航怀里,什么鬼片我都愿意看。可我那不解风情的猪大哥,强行坐在我和苏航中间,让我没法和苏航有任何肢体接触。
  
  我掏出手机拍下月亮,发了条仅苏航可见的朋友圈:“今夜月色真迷人。”然后,我觉得还不够明显,干脆又在评论里补了一句:“求求月老看看我,想谈甜甜的恋爱,我好惨一女的,看鬼片都没人替我挡眼睛。”
  
  就在我思考着接下来的对策时,露台的门被推开了,是苏航。他径直走到我面前,双手突然撑在露台的栏杆上包围着我。我动弹不得,紧张地坐在那里,脸像个烧得发烫的水壶。
  
  苏航问:“要不要做我女朋友?”月老终于听见了我的心声。
  
  我也不怕屋内的人听到,超大声地回答:“要!”
  
  “那我能不能亲亲你?”
  
  “啊?能……能……”我低着头小声哼了一句。
  
  苏航收紧手臂,把我从高脚凳上抱下来,然后在我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初夏的夜晚,我心爱的男孩子刚刚从空调房里走出来,嘴唇上带着凉意,他的吻落在我湿热的额头上,胸口有一千只蝴蝶争先恐后地飞了出来。
  
  关于这个夜晚,让我印象深刻的不仅仅是苏航的这个吻。
  
  当苏航弯着腰,视线和我平齐带着笑说“你好呀女朋友,你比月色更撩人”时,露台的门被粗暴地撞开,这一次冲出来的是我哥。
  
  “苏航我把你当兄弟,结果你跟我抢妹妹?”
  
  我哥刚说完,立马被剩下的几个人合力架走了。“不好意思,刚刚没看住他,你们继续啊!”其中一个姐姐临走前,还冲我们做了个啵啵接吻的动作。
  
  “其实我早就想跟你告白了,你率真又可爱,完全是我的理想型,你哥一直拦着我,说你还小让我不准下手。”
  
  “可是刚刚看你的朋友圈,我不想再等了。与其等你长大,不如让我陪着你一起长大。”
  
  我在苏航的怀里,用力点头:“那你以后就是四个2,王炸加四个2,打遍天下无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