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187赴汤蹈火的爱情

  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能配置超快的网速,你想下载什么,玩什么都行。大部分人宽带很窄,有人甚至没有宽带。
  
  田老师跟187抱怨她的这届学生没朝气,都是走路怕踩蚂蚁,吃饭怕噎着型的。187建议拉出来到他们消防队遛遛。
  
  校长居然把整个年级的师生都带来了。187和队友给学生展示了执勤战斗车辆以及随车器材的功能,介绍了预防、制止火灾的正确方法和科学自救措施,表演了个人防护装备和登车出警一起,时间不到一分钟,太神速了。学生很惊讶,田老师也是第一次近距离了解消防员,比187吹得还好。
  
  参观完,学生争先恐后与消防员合影,气氛异常活跃。
  
  这时,187从天而降,拿着花,郑重单膝跪在田老师面前,求婚仪式突如其来,田老师感动哭了。这是校长和消防队领导策划的,田老师不知情,女老师很羡慕又无奈,让自己的男友以后该如何求婚呢?这么高的规格摆着呢。
  
  田老是学校的骨干,三十岁出头,跟187认识纯属偶然。
  
  那天出警,扑灭火后,187和队友特意将梯子搭到二楼,查看有没有火,有没有人员受伤。二楼是田老师家,她正看书,窗口突然冒出一个“头盔”,“头盔”疲惫的脸上一层黑气,田老师吓了一跳,开窗。告知一切都好,187要走,田老师说有门,干吗要从窗户看?态度跟训学生似的。187不言语,只是露着白牙笑,隔着窗,田老师非要给他一杯水。187看到了田老师的书说:“你是作家啊?”田老师说是一中的老师。187说经常从一中校门口路过,做梦都想找个一中的老师当对象。
  
  田老师觉得这人挺逗,欢迎他到学校玩,就这么认识了。因身高187厘米,田老师就称他187。两人日久生情。
  
  田老师常查岗,187回“在站岗”;田老师让拍照片,187说“保密,不能拍”;田老师再找他,187说“在跑步”;等一会儿再找,回“在训练”;一个小时后找没信息了,出警了。田老师揶揄他:“难怪你找不到媳妇,你简直刀枪不入,无懈可击。”
  
  田老师也一样,硕士毕业后带了两届学生,成绩超棒,三十岁的人了,还不找对象。校长说了谁要是给介绍成,请吃海鲜,另外送十六个猪蹄子。
  
  田老师争当高一班主任时,校长心说:“又完了,这三年甭想嫁出去了。”
  
  有次接田老师下晚自习,有个自负的优秀学生课上睡觉,田老师觉得这学生思想有问题,187说让他跟学生谈会儿。第二天学生主动跟田老师保证,以后好好学习。田老师后来问187怎么谈的,187说:“我就告诉他,平时专心训练,战时才能得心应手。”
  
  学生喜欢跟187在一起,一觉得班里懈怠了,田老师就让187上节思想课,效果奇好。187跟学生讲,听见警铃自己脑子还没做出指示身体已经跑了,学生也一样,上课了心要迅速回到书本上。
  
  暑假时,正好187休假,两个人约好去187老家,田老师到了车站,187临时有任务,田老师放话:“你不来,我就走了。”187要去赴汤蹈火,以为田老师生气了,只好说回来请罪。没想到再接到信息,田老师已经到了187内蒙古的老家。187自豪:“我得多有魅力,田老师你得多恨嫁吧,追到俺老家了。”
  
  当然田老师也不是两句甜言蜜语好打发的,要求跟消防车一起拍婚纱照。187同意,当然,照片背景有队友,效果别出一格。
  
  187知道田老师很有名,教学好,脾气直,很多家长都怵她。其实有队友的孩子就在田老师的班里,田老师还训过队友,坊间传说,田老师曲高和寡,得当一辈子老姑娘。
  
  爱情就是这样吧,我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悄悄等你。

父债子还

  刘强的儿子刘博士中考时,考了金太阳市的第一名,立刻成了各高中争抢的香饽饽。
  
  刘强的老婆柳秀兰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硬要让刘博士读全市都唾弃的普通高中八中,柳秀兰说:“八中校长包谷平说了,只要刘博士读他们八中,不但免除学费和伙食费,学校还相应补贴给我们10万元辛苦费。”
  
  刘强摇了摇头,说:“难道你为了钱,连儿子的前途都不顾了吗?我虽然没钱,但还懂孰轻孰重!我们的儿子一定要读市重点一中!”
  
  柳秀兰生气地说:“你想让刘博士读一中,可你付得起高中三年的学费吗?”
  
  柳秀兰这样一说,立刻击中了爱面子的刘强的要害,但他仍拍着胸脯说:“我虽然下了岗,但如果连儿子学费都赚不到,我还配叫智多星吗?”刘强爱好口技,擅长模仿别人的声音,所以有“智多星”的外号。
  
  柳秀兰说:“八中的老师给我们儿子做了三年免费家教,如今儿子不读八中,是不是有点对不起人家?”
  
  刘强叹了口气,说:“可是我们不能拿儿子的前途还人情啊!”
  
  柳秀兰想了想,终于同意让儿子读一中。
  
  接着,两人带着刘博士乘车来到了一中,只见学校修建得富丽堂皇,大门前20来亩平地还泼了防尘油。
  
  刘强神采飞扬地对老婆说:“你看看,重点高中就是不一样,我们的儿子在这儿读书,考上清华北大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那是。”柳秀兰看了看学校,信服地点了点头。
  
  确定了让儿子读一中的事后,刘强便把所有的积蓄拿出来,给刘博士交了学费。
  
  得知刘博士选择了一中后,八中的校长包谷平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连死的心都有了!
  
  八中的招生状况一年不如一年。今年,八中招的学生只够开三个班的,教育局警告包谷平,如果明年八中再没有生源,那就只能改成职高了。
  
  这种情况,包谷平三年前就预料到了,为了改变现状,他四处搜寻好的苗子。包谷平发现刘博士后,决定好好培养他,等他中考完后,便把他收到八中来。于是,他让八中的老师给刘博士当了三年义务家教。谁知,刘强竟然不顾恩情,把刘博士送到了市一中。
  
  包谷平急急忙忙赶到一中,一中主任是他的老同学陈建设。他想请陈建设帮忙,让刘博士回到八中来读书。接着,他便跟陈建设说了自己的办法。
  
  另一方面,刘强正为如何解决刘博士下学期的学费而犯愁。刘强在一中的门口观察了一整天,琢磨有什么赚钱的方法。当他看到校门口的小贩时,心里便有了主意。
  
  第二天,刘强便开着装有液化气罐和液化气灶炒锅的电动三轮车,来到了校门口,炒起了蛋炒饭,加入了摆摊的行列。
  
  谁知,刘强的炒饭生意刚做了一个星期,城管便来了。他们把小贩们赶到离学校100米远的马路边。马路边不是学校门前的防尘大坪,坑坑洼洼的,来往车辆多,太阳天尘土飞扬,下雨天泥汁横飞。小贩们为了养家糊口,只得继续在路边抡起锅瓢,这样炒出来的食物自然很不卫生。
  
  想到儿子刘博士也在吃这些路边摊,柳秀兰不干了。他让刘强赶紧想办法。刘强左思右想,最后一拍大腿,说:“老婆,我想到办法了,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第二天是下雨天,一个小贩被城管赶得摊位没地方放,只好放在车辙沟旁边。恰好有一辆大拖车经过,泥渍溅到小贩的凉拌菜上。因为没有带水,学生们又要下课了,小贩没办法,赶紧用酱油涂在上面,将泥渍盖住了。不一会儿,一个女学生把溅有泥渍的凉拌菜买走了。刘强立刻用手机将这一幕拍了下来。
  
  第二天,金太阳市早报版面第一条新闻,标题是“泥渍成了灵药,学子吃了真能考清华?”,并配上刘强拍的照片。很快,学生家长们便赶到学校来讨说法。
  
  迫于压力,学校又来了一招,撤了城管,把每个教室安装了监控,又采用封闭式管理,走读的学生不准带东西进校,带了的扣五分,罚扫一个月地。这一招真灵,学生都不敢在外面吃了。
  
  可是,这样一来,虽然解决了食品卫生问题,刘强的生计又没保障了。但这难不倒刘强,他当即决定把业务范围扩大到网吧。但没几天问题又来了,小网吧人少,大网吧又不准他进。
  
  刘强只好将摊摆在网吧外面,这天,他在“自由时间”网吧外卖炒饭,一个学生走出来,一下要了15份,这下可把他高兴坏了。
  
  谁知,刘强炒好后,准备送进网吧的时候,一个老头满脸怒气地把他拦住了:“小伙子,网吧是我的,你送了蛋炒饭,我的方便面怎么卖!如果你继续炒蛋炒饭,我保证你的电动三轮车永远没气!”
  
  刘强出门一看,只见他的电动三轮车的车胎被锥子戳破了。刘强本打算报警,却发现这里没有监控,没有证据,即使警察来了,又能怎么办呢?刘强只得忍气吞声地推着三轮车往家走。
  
  老头看着他狼狈的样子,笑着说:“跟我斗,你还嫩了点!我有五个连锁网吧,黑白两道都有人,你还敢到我这儿卖蛋炒饭,真是吃了豹子胆,下次你再来,我保准你还推着回去。”
  
  “老板,你应当也是有儿女的人,学生们吃多了方便面,对肾脏和骨骼有害啊!”刘强说。
  
  “他们的健康关老子屁事,我投了那么多资,还没赚回来呢!”老头说。
  
  刘强见跟他讲不通道理,便不再说话,默默地推着三轮车走了。等他把三轮车推到家,已经快累瘫了。
  
  刘强咽不下这口气,当天晚上,他琢磨了很久,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
  
  第二天,刘强就去了省里,通过朋友见到了省里文化局的王局长,然后偷偷学会了王局长的声音。接着,他模仿王局长的声音给市文化局局长打了电话,说让他照顾一下刘强。
  
  紧接着,市文化局局长给“自由时间”网吧的老板和其他大网吧老板们都打了招呼。这样一来,网吧老板们谁还敢不让刘强在网吧卖蛋炒饭?
  
  一个星期后,金太阳市大网吧都争相邀请刘强到他们网吧卖蛋炒饭了,“自由时间”的老板一改常态,对刘强客气得不得了,刘强别提多得意了。
  
  生意做得风风火火,但烦心事又来了,最近刘博士成绩突然垮了,一学期不到,从全校第一名退到一千多名了。刘强回家把刘博士叫到身前,语重心长地说:“儿子,爸为了你读书不容易,你要争口气啊!”
  
  刘博士告诉刘强,他成绩退步是有原因的。原来,刘博士来一中没几天,就有差生以求学为名,结识了刘博士,每天都给他小恩小惠。开始刘博士以为他们是想上进,没有在意,谁知没半个月,他们的作业干脆不做了,专门抄刘博士的。
  
  刘博士很犹豫,给他们抄吧,耽误了他们的学习,不给他们抄吧,吃人家的嘴软。无奈之下,他只得故意考得很差,装成学习不好的样子。
  
  最后,刘博士说:“爸爸,让我转到八中吧!我会为您争气的。”
  
  不久后,刘博士就转到了八中,他的成绩突飞猛进,很快便回到了全校第一的名次。
  
  其实,刘强不知道,城管的刁难、网吧的恶作剧、刘博士的成绩都是包谷平和陈建设暗中操纵的。
  
  原来,包谷平的父亲当八中校长时,八中曾是金太阳市最好的高中。很多领导纷纷把自己的孩子往学校里塞,包谷平的父亲怕儿子前途受阻,迫于压力,便违规收下了领导们的孩子。
  
  谁知,那些孩子不但本身成绩不好,还调皮捣蛋,把其他的好学生也带坏了,让那些原本能考上清华北大的苗子,最后连二本都没考上。一些家长不服气,让没考上二本的孩子转到另一所高中复读,结果好几个孩子都考上了清华北大。此事曝光后,再没人愿意把子女送到八中了。八中每况愈下,最后竟成了被全市唾弃的普高。
  
  包谷平早就被查出患了黑素癌,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他不想八中继续这样堕落下去,为了振兴八中,他放弃了治疗,努力搞好教育,并拒绝一切关系户将学生送到学校来。他希望,能在有生之年里,看到八中变回原来的样子。
  
  他千方百计让刘博士读八中,一是为了改变学校的现状,二是因为,他知道一中的校长也和他父亲当年一样,迫于压力,收了一些领导们的学习不好的孩子,一中很可能也会重蹈八中的覆辙。如果刘博士读一中,势必会影响他的学习,毁掉一个能考上清华北大的好苗子。
  
  刘博士考上清华这年,重病在身的包谷平来到父亲的坟墓前:“父亲,父债子还,我帮您还清了。”

谢谢你,曾经拒绝我

  A
  
  刚考上二中高中部时,我郁闷死了。
  
  中考发挥不佳,我以1分之差没考上一中,最后不得不选择城郊边上的二中。二中和一中比,有着质的区别,这里的学生都是一中挑剩的。
  
  心里憋闷,从第一天的军训起,我就萎靡不振。军训无聊,特别是原地定型时,一站就是半小时。只是在这漫长的半小时里,身体不动,眼睛却是互相打量。教官挺逗,有一次他居然命令男女生近距离面对面定型。
  
  站在我面前的是陆浩宇,他的脸就在我眼前30厘米之内,我甚至都能够感受到他鼻息的起伏。晒了几天的太阳,他的脸看起来有点黑,但配上直立的短发,显得特别精神。我还注意到他的五官很好看,特别是那双眼睛,晶亮的、闪着温润的眸光。
  
  我愣愣地盯住他的脸,他的目光也一直停留在我的脸上,我不知道,那时候的他想过些什么?
  
  心动,有时候就是一瞬间的事情。陆浩宇那张棱角分明的脸还有清澈的眼眸、直立的短发就那么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坎上。
  
  B
  
  一个星期的军训结束后,班上的同学基本上都熟悉了,大家围坐在一起谈笑风生。陆浩宇话很少,都是坐在边上听别人说,然后跟着笑。我也坐在那里,眼睛里只有陆浩宇。
  
  排位置时,陆浩宇竟然就坐在我的后桌。我的同桌温宜是个很安静的女生,戴着厚厚的宽边眼镜,整天埋头学习。她人很好,就是寡言少语。倒是陆浩宇的同桌肖斌是个爱说爱闹的男生。因为他,我经常在下课时名正言顺地转过头去聊天。我的眼睛总是停留在陆浩宇身上,聊得热闹时,他也会凑过来说几句。
  
  我暗示陆浩宇,再加上我目光中传递的情感,但他居然装聋作哑没有任何回应。我心里一片黯然,但我喜欢他,萌动的心思怎是f放就能放呢?
  
  我偷偷给陆浩宇递纸条,他没回复。我不甘心,开始给陆浩宇买早餐。可是我为他买的第一份早餐,居然被早上没吃饭的肖斌给解决了。
  
  肖斌还兴奋地说:“浩宇,是不是有人暗恋你呀?居然为你准备早餐?不过,今天我代劳了,我正饿着呢。”
  
  我手里捧着书,耳朵却仔细聆听他们的对话,心里恨极了嘴馋的肖斌。
  
  “有的吃还堵不住你的嘴呀!”陆浩宇说。他没有问谁送的早餐,难道他猜到是我?还是他根本不在乎是谁?心里有些失落,但我坚持做。一连五天,我每天变着花样给陆浩宇带早餐,而他一次也没吃,还把我特意为他准备的早餐送给没吃早饭的同学。
  
  星期五下午放学前,陆浩宇终于忍不住了,在我书里夹了一张纸条:我知道早餐是你买的,我代那些同学谢谢你了!不过,希望这事,到此为止。
  
  他不喜欢我?这是我的第一反应,心里仿佛被什么东西蜇了一下,硬生生地疼。
  
  C
  
  静夜里,躺在黑暗中,我辗转反侧无法入眠,脑海里浮现的全是陆浩宇清凉的眼眸。
  
  当我偶然从肖斌口中得知,陆浩宇喜欢短发女生后,我一放学就去把自己留了三年多的长发毫不留情地“喀嚓”剪掉;当我知道陆浩宇喜欢瘦一点的女生时,原本并不胖的我,也开始严格控制饮食,特别杜绝零食。
  
  陆浩宇在和别人聊天时,曾说过一句“安静的女生特别可爱”后,我就不再大声说话,我希望我的安静能够让他接受。我总是在可以不穿校服的日子里,穿上他喜欢的颜色的衣服。
  
  有一次很凑巧,我们都穿了天蓝色的T恤和牛仔裤去学校。肖斌一看见我们就直嚷:“你们这算不算情侣装?”看着陆浩宇涨红的脸,我却满心欢喜。
  
  一直到高一结束,陆浩宇都对我不温不火。他很客气,对我从不亲近。以旁观者看,他对我的同桌温宜倒还热情一些。我很气恼,却无计可施。
  
  期末考试结束的那天下午,我又一次给他递纸条,约他晚上一起看电影。陆浩宇来了,但他还邀来了温宜和肖斌。他说:“马上要分文理科了,以后大家能够在一起的时间也不会多了。”
  
  那天晚上,陆浩宇比平时活跃一些,和肖斌有一句没一句地说了不少话,但我不开心,我所期待的二人世界变成四个人聚会,我在里面算什么角色呢?
  
  D
  
  陆浩宇学理科。文科很出众的我也毅然选择了理科。
  
  理科12个班,我居然还能和陆浩宇分在一起。这不是缘分是什么?
  
  我注意到班上已经有几对在交往的“迹象”,心生向往。看着他们打着一起写作业的幌子相处时,心里满是羡慕。
  
  我一心一意地喜欢陆浩宇,做我认为他可能会喜欢的事,但有一天,我却在放学路上,偶然看见他和一个学妹有说有笑。那女生是新生代表,迎新晚会上,她的孔雀舞一鸣惊人。
  
  看着陆浩宇关切的眼神,温润的笑容,我心如虫噬。第一次,我居然跑到那女生的班上去警告她。那女生淡淡地告诉我,陆浩宇是他表哥。听到她的话,我长吁一口气,但她后面紧接的一句话,却让我的心悬了起来。
  
  她说:“按我对表哥的了解,你应该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你少管啦,不捣乱就成。”我说。“那你加油哟!我表哥喜欢有个性的女生。”临别时,她给了我提议。
  
  当我注意到班上有个女生也对陆浩宇示好后,我明里暗里一次次找那女生的茬。陆浩宇看见我对那女生的刁难,来找我,让我别那么霸道。
  
  陆浩宇的话激怒了我,于是趁在课间休息时,我偷偷跑去停车处,拔掉了那女生的单车气门芯。陆浩宇再次找我,问我能不能收敛点?他说他对我从来没有感觉。
  
  看着陆浩宇铁青的脸,我努力解释,想再争取一下,他却决绝地说:“我拒绝了你那么多次,难道你都不明白吗?我怎么会去喜欢一个不自尊自爱的女生?”
  
  他说我不自尊自爱……所有伪装的勇敢,在那一刻崩溃如泥,我强忍住眼泪,故作欢颜:“我喜欢着我的喜欢,跟你有什么关系。”然后转身离开。
  
  走了很远后,我终是在晌午灿烂的阳光下泪流满面。
  
  E
  
  高二的期末考试,我的成绩不出意外地让父母叹息。老妈说:“你原来很优秀的,怎么就变成这样了?”看着她忧伤的表情,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两年的时间,我一直在追逐一个不喜欢自己的男孩,为他做了那么多荒唐事,他却只认为我不自尊自爱,从不正眼看我。我是这么差劲的女生吗?
  
  漆黑的夜里,我独坐窗前,望着遥远夜空中闪烁的星星思绪飘飞。第一次喜欢一个人,我把自己弄丢了,我忘记了曾经的梦想,忘记了爱我的父母,我做了那么多不招人喜欢的事情,我变得连自己都陌生。漫长的一夜,我一直在想事情,想得头晕欲裂。
  
  一夜长大,总是在经历过一些特别的事情之后,或许我就是这样。
  
  那个暑假的蜕变,连我自己都觉得惊讶。我找到在一中的老同学,让她们帮我查漏补缺。她们的成绩非常好,已经被选入一中的实验班,跟她们相比,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那是悬梁刺股争分夺秒的一个暑假,我把自己逼进了没有退路的绝境,我知道唯有这样,才不会让一直为我担心的父母再为我忧伤。
  
  我的脑子也仿佛开了窍,整个高二的课程,在老同学的帮助下,我用一个暑假就搞定了。高三一开学,第一次考试,我就从年级六百多名挤进了前一百名。我的变化出乎所有人意料,当然也有人说三道四,但我并不理会。
  
  被人嘲笑的滋味,被陆浩宇当面挖苦和拒绝的心痛,都成了我前进的动力,我把青春的忧伤唱成歌。高三一年,我废寝忘食把整个高中三年的课本都翻了两遍,逼着自己每天学习十小时,逼着自己不与人说一句废话。孤独的人并不可耻,只因为她明白唯有孤独才能让自己提升。
  
  兵荒马乱的高三,我再也没有时间去想陆浩宇,更不曾再去关注他。天道酬勤,一年多时间的发奋努力还是在高考的考场上给了我完美的回报。二中第一名,全市三十三名的好成绩,给我的高中生涯画下了完美的句号。
  
  我没想到,在分数出来的那个晚上,陆浩宇会给我打电话,他说了些祝贺的话,然后就沉默了。我知道他在等我说话。可是太突然了,我不知所措,脑子里空空的,不知说什么才好。整个高三一年,他的拒绝是我前进的动力。
  
  沉默良久,我终是找到一句适合的话,我说:“陆浩宇,谢谢你曾经拒绝我。是你骂醒了我,是你教会了我自尊自爱。曾经我厌恶你,但现在,我只想说:谢谢你!”
  
  是的,我现在只想谢谢他,是他的拒绝,给了我整个高中生涯最完美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