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大蒜

  小徐家种了很多大蒜,为了方便带出去卖,小徐老婆把蒜编成一串串的,她本来就是乡编织厂的女工,心灵手巧,把一串串大蒜编得又好看又整齐,简直就像工艺品一样。
  
  这天,小徐刚把大蒜摆上摊,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叔就领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过来了。到了摊前,大叔问:“大蒜多少钱一串?”小徐报了价格,说:“这都是今年的新大蒜,特别鲜,您多买点吧,也许还要涨价呢。”“这蒜也太贵了吧?”大叔迟疑了很久,小徐见状,说:“不是叫它‘蒜你狠’嘛,照这势头,价格还会继续涨呢,还是趁早买吧。”大叔听了,就买了一串。
  
  第二天,大叔又来了。小徐问:“您昨天买的大蒜今天就吃完了?”大叔笑着摇摇头,说:“我再买一串。你给我挑一串整齐点的,一点儿都没松散的。”“好嘞!”小徐麻利地帮大叔选好,包起来。
  
  过了一天,小徐刚摆上摊,那大叔又来了。小徐笑了:“大叔,您又来买大蒜?要是昨天多买点不就省事了?”大叔没回答,只是买了三串大蒜。小徐实在忍不住了,一边把大蒜给装好,一边问:“大叔,您I这么多大蒜,有啥用啊?”
  
  “咋说呢!”大叔有些难为情,“这还不都是因为我的小孙女?”
  
  “怎么?您小孙女爱吃大蒜?”
  
  “不不!”大叔苦笑着说,“几天前,我带她来买菜,她见你这儿的大蒜编得好看,非常喜欢,就非要她奶奶也给编个一样的辫子。她奶奶一连拆了几串大蒜都没学会,我只得多买些回去给她奶奶学呀!”

湿猴的故事

  《为未来竞争》是一本管理学名著,由美国著名管理学家哈默尔与密歇根商学院企业管理教授普拉哈拉德合著。书中讲述了一则很具启发性的故事,梗概如下:
  
  五只猴子被实验人员关在同一个笼子里。笼子顶端悬挂着一串香蕉,但每当有猴子尝试去摘香蕉时,一个会喷射大量冷水的机关就被触发,结果笼子中的所有猴子都被冷水浇个透。经过一段时间,反复被冷水淋湿的猴子们终于达成了共识——谁也不要去摘那一串香蕉。
  
  后恚笛槿嗽苯永锏囊恢缓镒臃懦隼矗⒎沤ヒ恢恍潞镒印U庵恍潞镒右患较憬毒图辈豢赡偷厝フ硗馑闹怀⒐渌Φ暮镒釉诜⑾炙恼庖欢蚝螅土⒓炊云湮Чィ柚沽怂1缓莺葑崃思复魏螅庵恍潞镒颖淅鲜盗耍馐兜侥且淮憬妒遣荒苋フ摹
  
  接下来,实验人员将四只尝过冷水威力的猴子放出一只,并再次放入一只新猴子。故事重新上演了,三只元老级猴子攻击了这只新猴子,而第一次被放进来的那只猴子也加入了围攻的队伍。
  
  尝过冷水威力的元老级猴子逐步被新猴子取代,以致笼子里最后的五只猴子都没有被冷水淋湿的经历。在此过程中,实验人员把会喷冷水的机关也撤掉了。因此,现在即使有猴子去摘香蕉,也根本不会给大家带来任何危险。然而,没有一只猴子会去摘香蕉,“谁也不要去摘那一串香蕉”这一共识成功地延续下来,成为一项优良传统。
  
  显然,这项优良传统的维持机制在于,尽管后来放入的猴子从未有被冷水淋湿的经历,但它们都遭受过比被冷水淋湿更加痛苦的体罚警告,于是这让它们长了记性。然而不幸的是,时过境迁,起初用于保护群体的规则早已丧失了功能,但没有一只猴子能识破这一点,只会默默遵守老规矩。总结起来,该故事的深刻寓意有三:
  
  第一,传统具有强大的路径依赖性。经济学家道格拉斯·诺斯指出,路径依赖类似于物理学中的惯性,是指事物一旦进入既定的路径,就会在以后的发展中得到不断的自我强化。这种既定的路径既可能是良性循环的轨道,也很可能是对原来错误路径的延续,以致最终会走向某种无效率的锁定状态。
  
  第二,传统固然凝聚着历史的智慧,但现实可能已在过去的基础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若人们陷入惯性思维而固守传统,不去思考传统究竟缘何而起、如何而来,则必将失去创新的动力。因此,继承传统不等于盲目守旧,而应“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对传统进行合理的扬弃。
  
  第三,正如小说家帕慕克所言,“传统很重要,但不能用传统压制人。应当尊重个性和人的选择。每个人都能够选择自己面对传统的方式,甚至是忽略它”。唯有如此,整个社会才能形成有利于创新的宽容氛围。